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45章 我有点,想嫁人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花容战走后不久,一名效忠顾钦原的侍卫,压着个双手被缚在(身shen)后的女人过来:“顾先生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头发有些凌乱,嘴里塞了东西,紧盯着顾钦原,一张秀美的鹅蛋脸上满是愤怒。

    顾钦原睁开眼,看也没看她,淡然地在桌边落座:“给她松绑。”

    侍卫拔出她口中布巾,又解开她手上的麻绳,单手握在腰间的剑柄上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阿沁抬起布满血丝的双眼:“你把我抓到这儿来,到底想做什么?!”

    那晚她跟着小太监走下摘星楼,刚走进不远处的树林里,谁知那小太监忽然抽出刀要杀她!

    幸得(身shen)边这个侍卫相救,她才被无声无息地带出皇宫,可出了虎(穴xue)却入狼窟,她竟被关在了花府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帮楚随玉做过很多事,他不需要一个知道他底细的人活在世上。所以,你不能回皇宫。而我表兄若知道你背叛沈妙言,你会死的很惨。前也是死,后也是死,阿沁,这世上唯一能帮你活下去的人,只有我。”

    阿沁面容冰冷:“我从懂事起,就被当做(奸jian)细培养。你以为,我在乎生死?”

    “你为楚随玉做了很多事,你甚至在女人最美的年华里,将(身shen)体奉献给他……可到头来,却被当做弃子舍掉,你甘心吗?难道你不想亲口问一问他,问他这么多年,可曾有半分对你心动过?夜深人静,他蹂躏你的(身shen)躯时,可曾有半分喜欢?”

    顾钦原仍旧面无表(情qing),一双凛冽的眸子里却闪烁着淡淡的(诱you)惑。

    他向来擅长说服别人。

    阿沁紧紧攥着裙摆,不可否认,她的确,很想再见他一面……

    但并非要问他是否对她心动过,而是问他,若她死了,他会不会有半分惋惜?

    顾钦原微微一笑:“你若帮我做事,我会让你再见他一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正躺在(床chuang)上百无聊赖地养伤,素问领着阿沁进来,轻声道:“小姐,阿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立即坐起来,小脸上都是激动:“阿沁!我还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阿沁笑容温婉,走到(床chuang)前施了一礼:“让小姐担心,是奴婢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就好!”沈妙言说着,正要下(床chuang)扶她,接收到素问不悦的眼神,连忙重又躺回去,甩了甩包着夹板和纱布的手,“我近(日ri)受了些伤,不便扶你。你快回去洗个澡,好好休息,这几天都不必出来伺候。”

    阿沁笑着应是,同素问一道退下了。

    闺房中恢复寂静,沈妙言偏头望向窗外,天空白茫茫的,冬(日ri)里,连只鸟儿都难看到。

    她坐起(身shen),瞥见(床chuang)头花瓶里插着几束雪塔山茶,忍不住摘下碗口大的一枝,轻轻摘掉花瓣:“他想杀我,他不想杀我,他想杀我,他不想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想杀我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光秃秃的花枝扔到地上,又取出一朵,继续数花瓣。

    六枝雪塔山茶的花瓣都揪完了,仍旧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她无力地倒在松软的枕头上,脑海中浮现出那人躺在(床chuang)上,面色苍白的模样。

    大约,受了很重的伤吧?

    她揪了揪绣着玫瑰花的华丽帐幔,琥珀色瞳眸里满是挣扎,他肯定不会杀她,他待她那么好,怎么舍得杀她……

    若真要杀她,又何必在摘星楼里救她?

    脑袋瓜纠结成了浆糊,她攥住锦被,疑虑地凝望窗外,那现在,她到底要不要去探望他一下呢?

    可她都对他放了狠话,哪里有脸去探望他……

    纠结的姑娘双手捧住脸,苦恼地钻进被子,不小心碰到手腕,顿时发出杀猪般的痛叫声,引来门外丫鬟的询问,她连忙示意无妨,等那丫鬟走了,才悄悄钻进被窝。

    她自幼被(娇jiao)宠长大,经历过最残酷的事,便是沈国公府的覆灭。

    可到了国师府,又被君天澜捧在掌心里(娇jiao)养,尽管也见识过不少血腥与(阴yin)谋,可如今大仇已报,心中到底是纯善居多。

    她躲在黑洞洞的被子里,双眼却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如今没什么事可让她烦忧的了,她有点想嫁人。

    十六岁的姑娘,早该嫁人了。

    然而她没有双亲、没有长辈,谁肯为她的亲事((操cao)cao)心呢?

    亮晶晶的双眸缓缓合上,她将自己湮没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(床chuang)上躺了两天,傍晚时分,终于恢复了些许力气,可以下(床chuang)走动了。

    顾明替他更衣,扶着他往外走,嘀嘀咕咕地劝:“您(身shen)子刚好,该多休养两天才是。这般走动,恐怕伤口会裂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眉眼清冷,语气不容反驳。

    顾明不好多说,只得扶着他往临水阁走。

    此时天空落了微雪,夜凛撑一把纸伞挡在君天澜头顶,他(身shen)着黑底暗金竹叶纹外裳,露出里面雪白素银暗纹内衬,格外英俊动人。

    凤眸中的(情qing)愫,更是浓烈得叫人的心也要跟着融化。

    到了临水阁,丫鬟正要通报,他抬手制止,仰头望了眼四楼,拒绝顾明的搀扶,勉强维持住(身shen)体平衡,步伐极缓地上了楼。

    沈妙言还在被窝中思考人生,房门被轻轻推开,她低声道:“不许进来!我还不饿!”

    这些丫鬟跟什么似的,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来问她饿不饿,好似她一天要吃十八顿才能饱。

    房门被掩上,那人朝(床chuang)榻走来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我不饿!我在认真规划人生,出去!”

    沈妙言拿完好的左手掀开被褥,小脸皱成一团,还要发火,就瞧见面色苍白的男人立在榻前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沈妙言垂下头。

    “你规划的人生里,有我吗?”

    平静中暗藏期待的声音,从失去血色的薄唇中传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起头,那人凤眸深邃,只凝视着她一人。

    她不知该如何回答,捏了捏锦被,轻声道:“我有点,想嫁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嫁给谁?”男人撩开帐幔,在(床chuang)榻边坐下,双眸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了看自己手腕和脚踝包扎的纱布,声音极轻:“嫁一个疼我的,和我的(身shen)份相配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顺着她的目光看到那些伤,心中一痛,伸出手,轻轻覆在她的手背上:“我那(日ri),失了理智,对不起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