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46章 他将倾尽一生,对她百般呵护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可看穿又如何,楚华年若想继位,唯有投靠夏侯家。

    她从未怀疑过,楚华年对于那张皇位的野心。

    一个装傻装了这么多年的男人,怎么可能只想做一个闲散王爷?!

    她扶着丫鬟的手踩上马车,昔(日ri)平静的双眸在此刻悄然泛起涟漪,隐隐可见对于权力的**。

    权力是个好东西,从来都是。

    马车从深巷中离开,京城再度呈现出风雨(欲yu)来之势。

    国师府。

    白清觉为君天澜重新止住血,包扎好伤口,语气颇有些医者的凌厉:“若再不知分寸,这一(身shen)血,便让它流光算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起都是自己害的,不好意思道:“谢谢姐夫……”

    她亲自送白清觉出府,回到临水阁四楼,却见君天澜靠坐在她的绣(床chuang)上,正拿着本医书翻看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衡芜院吗?”她端来茶水,

    “今晚歇在这里。”君天澜翻了几页,将医书放回原处,接过她递来的茶,浅浅呷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低头瞥了眼茶水,小丫头泡的松山云雾,比拂衣泡的还要好。

    那是别人泡不出来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他将茶盏放到(床chuang)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倚坐到他怀里,小心翼翼不敢碰了他的伤口。

    君天澜倒是不介意,反正他又死不了。

    他将她往怀里拥了些,从脖颈上取出墨玉麒麟,为她戴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低头望向墨玉,男人轻轻抚摸她的面颊:“大师占卜过咱们的庚帖,说很般配。这麒麟玉佩,大周皇子每人都有一块,是用来送给自己正妻的。我打算,用这玉作为送给你的定亲之物,妙妙,你可喜欢?”

    他在她耳边轻语,声音压得很低,凤眸潋滟着(春chun)色,是他从未有过的柔(情qing)。

    沈妙言捧着(胸xiong)前的墨玉麒麟,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刚来府上时,她碰了下这男人的玉佩,他就宝贝得跟什么似的,还罚她跪。

    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她,真的走进这个男人的心里了吗?

    见她垂眸不语,君天澜(情qing)不自(禁jin)地害怕,“你不想同我定亲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袖,背着他擦去眼角的湿润,哑声道:“我想与四哥定亲……我想嫁给四哥!”

    她都想了好多年了!

    说着,连忙到自己(床chuang)头翻找起来,想找出件宝贝作为自己的信物送给他,找来找去却都没有合适的,不(禁jin)有些恼,正对着那堆物什皱眉毛,君天澜知道她在烦恼什么,便将她拉到怀中:“我想要妙妙亲手做的荷包。”

    他不在乎她的信物是价值连城还是几枚铜钱就可以买到,他只想让她认认真真给他做一个荷包,让他可以每(日ri)戴在腰间,叫世人都看见,这是他未来妻子,这是他深(爱ai)的女人,亲手为他做的荷包。

    叫他们都羡慕,他娶了妙妙做妻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鼻尖酸酸的,望着他温柔的眉眼,忽然就哭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不知道她在哭什么,连忙抬手给她擦眼泪:“哭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嘟起嘴,紧紧环住他的脖颈,哭了一会儿,揩揩眼泪,用脸蛋蹭了蹭他的面颊,哽咽道,“那我给你做荷包,你可要好好待我,不许再娶旁的女人!世上只有一个妙妙,你只能待我一个好!”

    君天澜大掌贴在她纤细的脊背上,柔声哄她:“都依你。等回到大周,我带你见过父皇和母后,咱们就成亲。”

    去他的江山社稷,去他的黎明百姓!

    他就要娶她为妻,就要狠狠疼(爱ai)她!

    向来冷硬如冰的心房,此刻全部被怀中的小姑娘占据,她如(春chun)风化雨,将他从黑暗的地狱带回太阳底下,给了他旁人无法给予的温暖。

    他发誓,他将倾尽一生,百般呵护她,叫她不后悔做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绣房中甜蜜暖心,站在绣房外的素问,手脚却有些发凉。

    她这些天在府中翻找书籍,侥幸在一名幕僚那儿,得了本又厚又旧的《魏国志》。

    她记得,当初沈青青入府是主子一手安排,后来作为魏国小郡主,被魏国人接走。

    却原来,是狸猫替了太子,鱼目换了珍珠……

    她静静注视着绣(床chuang)上依偎在一起的人,手顿在门上,过了良久,还是选择将所有秘密咽进肚子里,沉默着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大魏是吃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回到那里,未必就是对小姐好。

    眼见着又过了三(日ri),楚随玉的登基大典终于开始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,花容战带着四十名精锐暗卫,急不可耐地闯进顺安王府,将王府里的下人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王府主院的灯火已经点了起来,楚华年(身shen)着王爷服制,头戴玉冠,静静站在青铜落地镜前。

    他伸展开双臂,两名侍女恭敬地为他整理好腰带与衣襟。

    灯笼的薄光中,少年面如冠玉,天庭饱满,看起来颇为高贵。

    若他(身shen)上穿的是龙袍,是否会更加威严不可侵犯?

    他想着,薄唇不(禁jin)勾起冷笑。

    管事进来,拱手道:“王爷,花公子带着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淡淡应着,抬步离开寝屋。

    朱雀街住的官员最多,他们(身shen)着最隆重的官袍,乘坐马车,在天色朦胧时便赶赴皇宫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早就醒了,倚在窗边,眺望远处巷道里的车马,又看了看(身shen)边睡熟的男人,他是不打算参加楚随玉的登基大典吗?

    不参加也好,今(日ri)她眼皮跳得厉害,宫中怕是有变故要发生。

    她在君天澜(身shen)边重新趴下来,纤细柔嫩的手指划过他的眉眼,在浅色晨光中细数他的睫毛。

    登基大典在金銮(殿dian)外的汉白玉广场上举办,百官抵达这里时,天色已是大亮。

    然而今(日ri)冬阳惨淡,照在(身shen)上,没有丝毫温度。

    他们等了半晌,却还不见新帝出现。

    此时楚随玉没有半分心(情qing)参加登基大典,他(身shen)着定制的崭新龙袍,头戴垂十二旒的明黄帝冕,正坐在凤仪宫中。

    一道屏风隔开了凤仪宫寝(殿dian),屏风后,女子痛苦的喊声不停地传出来,空气中隐隐弥漫着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他心(爱ai)的女人,好巧不巧,偏偏赶在他登基这一天生产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某夜,屋子里传出啪啪啪的**声音。

    妙妙:我很强,我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天澜:我很强,我内力雄厚,(身shen)体坚韧,持久度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于是,夜半时分(床chuang)塌了。

    谢陶:妙妙和(殿dian)下又把(床chuang)睡塌了。钦原哥哥,为什么他们晚上不肯好好睡觉呀?

    钦原:……

    另外,楚云间真的杀青了,菩提手串的作用,是在他临死前送他一场最美的幻境(见云妙番外),在那个国度,他和妙妙生活得很幸福。

    另外,菜每个小地图和人物都有用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