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48章 楚随玉之死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那侍卫单膝跪地,哭道:“皇上,顺安王、李青和夏侯铭造反,咱们的人快要守不住凤仪宫了,请皇上和娘娘带着小皇子,速速离开!”

    温倾慕眼皮跳了跳,抬眸望向楚随玉,他的面色格外镇静。

    她不(禁jin)抱紧手中孩子:“王爷?”

    楚随玉握着腰间佩剑,缓缓站起(身shen):“云儿,照顾好你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云儿慌得不行,连忙应是。

    温倾慕望着他的背影,刚刚,他的称呼……

    楚随玉朝外面走了几步,忽然顿住步子,转(身shen)冲到温倾慕(身shen)边,亲了口她怀里的孩子,又抬手托住她的脑袋,狠狠亲了口她的唇瓣,转(身shen)决然离去。

    温倾慕呆了呆,抱着孩子坐在(床chuang)榻上,半晌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时,外面厮杀声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宫人们都围在寝(殿dian)里,有胆小的宫女抱在一团,已经吓得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内侍们同样瑟瑟发抖,不时朝外面偷偷瞄上几眼。

    楚随玉大步走到凤仪宫屋檐下,偌大的庭院中,他的侍卫与楚华年带来的精兵们拼命厮杀,满院都是血,溅在角落的梅花上,越发衬得花瓣鲜红。

    隔着无数血液与人命,他抬眸望向楚华年,对方骑在高头大马上,面容是楚家人素有的俊朗亲和。

    那双眼充满了睿智,没有昔(日ri)半分痴傻。

    而他的背后,李青的军队排列整齐,森严威武。

    李青和夏侯铭的倒戈,使得这场宫变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失败,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薄唇勾起淡淡的笑,楚随玉转(身shen)进了宫内:“关门。”

    凤仪宫大门重重合上,被抛弃在庭院里的亲信,被迫以一当十,拼命厮杀。

    然而有些事,即便拼尽全力,也是没有结果的。

    譬如他们无法挽回的死亡。

    楚随玉的一名亲信生得孔武有力,手持双刀,不过片刻便杀了十几人。

    楚华年面无表(情qing)地从随从手中接过弓箭,长箭呼啸着,(射she)进那名亲信的心口。

    院中的厮杀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不过一炷香的时间,楚随玉的亲信便全都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天空(阴yin)沉可怖,眼见着又是一场大雪,楚华年没有浪费时间,直接命人抬着撞木冲向宫门。

    数十人抬着粗大沉重的撞木,将凤仪宫门撞得砰砰作响,仿佛整座宫室都将坍塌。

    寝(殿dian)中尖叫声此起彼伏,温倾慕抱着宝宝,端庄美艳的脸庞上虽然平静,却不自觉地紧紧攥住七星匕首。

    几名亲信拥着楚随玉进来,他站在屏风前,声音冷静:“慕慕,过来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抬眸看他,见他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庄肃,于是忍着刚分娩过后的不适,被云儿搀扶下(床chuang),小心翼翼走到他(身shen)边:“王爷?”

    楚随玉扶住她的腰,转过屏风,朝凤仪宫南门走去。

    温倾慕不解他要做什么,刚走出寝(殿dian),迎面就撞上(身shen)着黑色劲装的韩棠之。

    韩棠之瞥了眼楚随玉,手立即挪到刀柄上。

    楚随玉正要将温倾慕交给他,(身shen)后忽然传来“砰”一声巨响,无数军靴声踩踏的声音响起,他没有回头,拥着温倾慕的腰,飞快朝南走。

    凤仪宫的两扇大门彻底倒在地面,被甲兵践踏。

    这些人闯进寝(殿dian),尚还未来得及逃走的宫女与内侍,被拽住头发或衣领,刀剑无(情qing)地捅进他们的心口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不留活口的杀戮。

    楚华年(身shen)着锦衣华服,面无表(情qing)地踏进寝(殿dian),瞥了眼横七竖八的尸体,提刀转(身shen)朝南门而去。

    凤仪宫南门修建得很是窄小,本是供宫女和内侍使用的。

    温倾慕(身shen)体虚弱,再加上抱着孩子,根本跑不快。

    楚随玉拥着她,还未奔到南门,(身shen)后追兵已近。

    而十名甲兵,早已堵住南门。

    众人喘息着,转(身shen)望向追兵,楚华年站在屋檐下,静静看着他们,面无表(情qing)地取下弓箭,瞄准了楚随玉。

    长箭闪烁着寒光,比冰雪还要凛冽。

    楚华年(射she)出箭的刹那,唇角忽然轻笑,稍稍挪开了方向。

    长箭(射she)破空气,笔直刺向温倾慕怀抱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韩棠之正与那些堵住南门的人厮杀,只来得及回过头,通红的双眸中,倒映出楚随玉转(身shen)抱住温倾慕和孩子的画面。

    长箭穿透了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温倾慕呆呆望着他,他勉强抬起头,笑容惨白却格外深(情qing)款款:“快走!”

    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温倾慕声音发抖。

    楚随玉低头望向她襁褓中傻笑的宝宝,声音很轻:“因为……我是你的夫君啊!我要保护你,和宝宝……”

    眼泪狂涌而出,温倾慕尚还未来得及说话,云儿哭着拉住她朝南门奔去。

    韩棠之砍杀了最后一名拦路的侍卫,接应她们离开。

    刚跨出南门,温倾慕听见(身shen)后并没有传来那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回头,就看到楚随玉拼尽全(身shen)力气,将朱门重重合上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

    门被关上的刹那,温倾慕陡然发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最后的画面,是那人含笑而深(情qing)的眼眸。

    门后,楚随玉艰难地转过(身shen),背靠朱门,抬头望向天空,那泛灰的颜色沉重至极。

    楚华年依旧站在屋檐下,面无表(情qing)地盯了他片刻,抬起手。

    甲兵潮水般朝他涌了过去,无数刀剑捅穿了他的(身shen)体,然而他的双手却依旧保持着张开的姿势,紧紧护住那道门,任其他人怎么拉,都无法将他拉开。

    他任由那些人撕扯他的(身shen)体,只盯着天空。

    雪花飘摇而落,凄迷美丽。

    四周的声音仿佛都已静止,他缓缓绽开一个含(情qing)脉脉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,再也听不见她矜持地唤他王爷。

    再也看不到,她喜怒哀乐的模样。

    雪花落进瞳眸的刹那,他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甲兵们散开,楚华年走到楚随玉跟前,这人浑(身shen)都已血(肉rou)模糊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轻而易举便将他从门上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朱红的门,早已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他打开门,韩棠之带着温倾慕和那个孩子,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凉薄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搜宫。”

    甲兵涌了出去,只剩下孤独倒在血泊中的男人。

    雪渐渐大了,落满了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那么孤寂,如他孤寂而短暂的一生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