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53章 花慕番外:桃花依旧笑春风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那年(春chun)天,温府大小姐温倾慕乘坐马车,前往承恩寺上香祈福。

    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,马车行至郊外,行人稀少,加上难得出一回门,她也不拘着云儿,任由她将窗帘拉开,好奇地观望山中景色。

    观望着观望着,云儿忽然指向不远处:“小姐,那里躺着个人!”

    温倾慕偏头看去,一名(身shen)着白衣的公子躺在路边儿,血液将他的衣裳大半都染成了深红。

    少女心最是良善,她连忙示意车夫停车,吩咐随行的侍卫过去瞧瞧。

    那侍卫回报,说是个受了重伤的年轻公子,还未断气。

    她便吩咐侍卫将那公子抬上车,想着去承恩寺找个大夫帮他瞧瞧。

    那公子被抬到车夫(身shen)边,只剩下出的气儿了,却偏要掀开车帘,非要先谢过恩人。

    他掀得突然,温倾慕还未来得及带上面纱,就被他看到了容貌。

    不过瞬间,花容战一双桃花眼便略嫌轻佻地挑了起来:“我可是被瑶池仙女搭救了?”

    这话含着几分调戏,云儿气得不轻,连忙抬脚去蹬他:“你这登徒子,我家小姐好心救你,你却好生无礼!赶紧滚下去,小姐不救你了!”

    温倾慕又羞又气,悄眼去看他,却见这人死死扒着车门,并不在意云儿踹他,血都流到马车上了,一双桃花眼却仍旧盯着她,仿佛潋滟了(春chun)(日ri)的山水,深(情qing)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她羞红了脸,只得吩咐车夫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这一趟去承恩寺,虽是祈了福,却顺道捎回来一块牛皮糖。

    这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怎么赶都赶不走,像块牛皮糖似的紧紧粘着她,最后甚至跟她回了温府,非要做她院子里的花匠。

    他们的缘分,便是在(春chun)(日ri)里盛开的桃花中开始的。

    后来的温府花园里,她读书,他捣乱。

    她作画,他非要她画一张他。

    她喜穿红裙,他不知打哪儿弄来几(套tao)红衣,也****穿着,甚至开玩笑,说他们像一对即将拜堂的夫妻。气得她不顾仪礼拿粉拳打他,可他转手便送她一颗熟透的杏子,桃花眼温柔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她弹筝,他便执剑而舞,一(身shen)的风华,惹得亭中抚筝少女频频顾盼。

    她闲暇时间里,最(爱ai)教他认字读书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读书,她就用那把黄莺出谷的好嗓音,轻声训斥他,俨然要把他培养成大才子的架势。

    他只得依她,陪她坐在桃花树下,看她白嫩纤细的手指翻开泛黄的古籍,从《诗经》开始教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予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”

    他跟着她读,却趁她看书时,悄悄偷看她精致端庄的眉眼。

    她注视着书卷,声音婉约: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”

    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”

    她的眉梢眼角都是温柔,面颊有些红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跟着念,只盯着她的侧脸,下意识地握住她柔软的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容战缓缓推开房门,扑面而来的尘埃,昭示着这闺房已经许久不曾住过人。

    他跨进门槛,房中每一件摆设,他都很熟悉。

    这是他在夜里,悄悄来过无数次,凝望过她的睡颜后,又悄悄离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的慕慕(爱ai)读书,(爱ai)作画,(爱ai)弹筝。

    他的慕慕,是世上最才华横溢的世家小姐。

    他想着,走到绣(床chuang)前,摸了摸柔软的帐幔,(床chuang)榻上似乎还残留着她的香味儿。

    他又走到书架旁,视线缓慢地扫过那些书册,忍不住从中抽出她曾教过他无数遍的《诗经》,尽管他一首都没有背下来,可两人的约定,他却牢牢烙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    他们,明明约好了一同白首啊!

    苦涩与酸楚从心底深处涌出,他将书本放回书架,脚步有些踉跄地走向窗户。

    窗台上摆着一盆四季海棠,用朱红色瓷盆栽着,盆(身shen)刻有一个“慕”字。

    这是他送她的礼物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海棠,似是许久不曾有人浇水的缘故,这植株已经枯萎了。

    如同枯萎的慕慕。

    干涩的桃花眼中已经无法再流出液体,徒留满腔悲伤,无处宣泄。

    他抬眸,远处的桃花树光秃秃的,也不知何时才能再开。

    他依稀记得,当年桃花树下,慕慕欢喜地叫他好好努力,然后上门提亲,她会一直等着他。

    他很郑重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慕慕高兴,甚至踮起脚尖,轻轻吻了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那时的慕慕被他视若珍宝,他不敢有丝毫侵犯,强忍住吻她唇瓣的冲动,满心激动地看着她蝴蝶般飞走。

    思绪飘飞,他又想起那年桃花山,他在山腰的亭子里,是如何将慕慕按在石桌上,狠狠欺/负她的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她,一定很疼。

    花容战痴痴地望着远方,南方的天际线遥远不见尽头。

    ——西南是国师大人的领地,咱们去那儿,去看西南村镇的草市,去看巍峨壮阔的南断山脉,去看四季如夏的南蛮。

    没有她的约定,该如何兑现?

    没有她的远方,又怎会旖旎?

    去年今(日ri)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(春chun)风……

    唇角的笑容越发苦涩,明明心痛至极,那双桃花眼,却再也流不出半滴眼泪。

    寒风呼啸,一方锦帕缓缓落在枯萎的海棠花上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拾起,锦帕上的字迹娟秀温婉: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,不过妾之妄言。若妾平安归返,当与君执手白头。若妾先赴黄泉,只愿君能抚养孩儿平安长大,妾死而无憾!”

    脑海轰然一片空白,良久后,只剩一个词回((荡dang)dang)其间:

    死而无憾……

    死而无憾!!

    悲痛犹如洪水来袭,寂静的闺房中,男人的双眸再度被泪水浸润,他紧紧攥住那方绣帕,跪倒在地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也不知哭了多久,像是若有所感般,他偏过泪痕交错的俊脸,闺房的雕花木门被轻轻推开,(身shen)着红裙的美艳女子端庄静婉,站在若隐若现的光影里,笑吟吟望着他。

    他又哭又笑地朝她伸出手:“慕慕,你来接我去黄泉了吗?有我陪着你,你就不孤单了!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虚弱女子,嘴角狠狠抽了一下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哼哼╭(╯^╰)╮,要想这个女人是真的慕慕,赶紧书币订阅加投票票!菜要看到你们的(热re)(情qing)和诚意!

    小皮鞭挥起来,啪啪啪~~~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