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56章 到了大周,你可不能再这样欺负我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楚华年走后,顾钦原的随从进来,轻声道:“二公子,楚华年(阴yin)鸷狡诈,恐怕会让四(殿dian)下陷入危机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举杯,淡淡道:“明(日ri)派人手埋伏在郊外,务必确保(殿dian)下安全。若有半分损伤,你们知道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此时的韩家。

    几辆马车停在后门,府中侍女都在收拾东西,屋檐下堆了无数箱笼,房屋内尽都空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。

    韩叙之静静站在廊柱边,仰望飞雪,内心挣扎得厉害。

    父亲说,是时候返回大周了,可妙言妹妹还在这里,他怎么能一走了之?

    正犹豫间,董氏欣喜地迈出门槛,笑道:“叙之啊,等回了大周,母亲给你相看一门好婚事,你如今也正是成婚的年纪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成婚。”

    董氏闻言,脸立即板了起来:“莫非你还在想那个小妖精?!她有什么好,值得你这般惦记?!不仅没有(身shen)份背景,又长得妖妖媚媚,嫁进来就只会缠着你,闹得家宅不宁!”

    “母亲,妙言妹妹不是那样的人!”韩叙之皱眉反驳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若敢娶她,你就不必再认我这个娘!”董氏怒气冲冲地说完,便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韩叙之满脸惆怅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韩家最终在这个傍晚离开京城。

    韩叙之不放心沈妙言,不顾董氏的劝阻,执意留下,想着再去国师府一趟,问一问她,可愿跟他回大周。

    然而刚靠近国师府,就被守门的侍卫撵走,不许他接近半步。

    风雪之中,他矗立在门前,范亮吃力地在北风中为他撑伞:“公子,属下估摸着您是见不到沈姑娘了,不如咱们回韩府歇一晚,明儿一早去追老爷他们?兴许还能追的上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双手拢在袖管里,蹙着眉头,失望地离开了国师府。

    沈妙言待在衡芜院,房屋里烧了地龙,十分暖和。

    她坐在窗下陪君天澜下棋,走了十几步,瞧见对面的男人正要落子,连忙抬手抱住他的手腕:“不许下在那里!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,他们有约定,谁输了,就得用墨水在脸上画一道,这小丫头脸上已经画成了花猫,看起来无比滑稽。

    薄唇勾起一道弧度,他的语气有些促狭:“愿赌服输,这话可是你亲口说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摸了摸脸蛋,不乐意地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君天澜毫不客气地下在了棋盘中间,沈妙言所执的黑子再次输掉。

    雪光与灯火的映衬下,男人笑容绝艳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嘟着嘴,不甘不愿地挪到他(身shen)边,被他一把抱到怀中。

    君天澜提笔,蘸饱墨水,瞧了瞧她的小脸,薄唇笑容更盛,围着她的嘴巴画了一圈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欺负,偏偏还不能还手,抬眸瞪着眼前的男人,他今(日ri)穿了件纯黑绣暗金竹枝纹锦袍,露出里面雪白挑银线暗纹的里衬,黑金冠束发,凤眸温柔,薄唇微翘,十分英俊养眼。

    他真是世上最好看的男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着,心中的委屈消散了些,在他画完之后,抱住他的脖颈:“四哥,到了大周,你可不能再这样欺负我……我从没去过那么远地方,我什么都没有,所以你不能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(身shen)子(娇jiao)(娇jiao)软软,透着女孩儿特有的香气,叫人(爱ai)不释手。

    君天澜单手搂住她的腰,周(身shen)凛贵威严的气息早已化为绕指柔,低沉(性xing)感的声音中满是认真:“只要你不负我,我定护你一世周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四哥都来不及,又怎么会负你?四哥就知道胡说!”

    沈妙言说着,伸手拔下他发顶的金簪,取下那只黑金发冠,让他的头发披散下来,琥珀色瞳眸中满是羡慕:“四哥的头发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随手拿起本史书翻看,任由她跪坐在他(身shen)后,将他的头发编成各式各样的辫子。

    偶尔一回眸,凤眸端得是宠溺至极。

    翌(日ri)一早,风雪停了,天气晴好,乃是个难得的艳阳天。

    宫里的大太监过府宣旨,说是要厚葬沈国公,司天监在郊外相中了一块风水极好的宝地,请沈妙言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然乐意,君天澜怕有危险,便陪同她一道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乘坐黑金马车,随宣旨的大太监,一路往郊外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即将回镐京成亲,两人的心(情qing)都不错,一路相依偎,很快便到了郊外。

    那名大太监指着不远处荒废的宅院,陪笑道:“皇上发了话,沈国公死得实在冤枉,因此墓地一定要选最好的。这宅院便是块难得的风水宝地,司天监挑了好多天,才挑出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宅院四周还有不少工匠,正忙着将周围的院墙拆下,俨然一副修建墓地的架势。

    沈妙言攥着君天澜的衣袖,笑道:“皇上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楚华年出于什么目的,他肯为爹爹翻案,还肯在时隔这么久之后厚葬国公府,于她而言实属难得。

    “国师大人、沈小姐,可要过去瞧瞧?若国公爷在世时有什么忌讳,也请沈小姐一并告诉咱家,咱家也好吩咐下去!”

    大太监笑得诚恳。

    “四哥,咱们过去看看吧?”沈妙言仰起(娇jiao)美的小脸,扯了扯(身shen)边人的衣袖。

    君天澜知晓她念着家人,想到自己好歹也是沈国公的准女婿,因此心中一片柔软,便陪着她朝宅院而去。

    那名大太监恭恭敬敬地跟上,待两人步进庭院,便开始给他们介绍,墓室打算如何布置。

    他讲得唾沫横飞,沈妙言心中微酸,爹爹为楚国效劳了一辈子,临到最后也没落个好下场,可如今,也算是重新正名。

    她即便去了大周,也再不是什么罪臣之女的(身shen)份,而是堂堂正正的名门之后。

    两人迈进宅院,那名大太监笑道:“大人、小姐,等这处宅院彻底拆掉,工匠就会着手建造新的墓地。您瞧那处,东南方向,听闻国公爷在世时喜欢侍弄菊花,所以皇上亲自吩咐,东南角的花圃,就栽菊花,捡最名贵的栽!”

    “劳皇上费心。”沈妙言笑道。

    那名太监引着二人,在一处地下通道前顿住步子,状似犹豫:“这下方将用作墓室,然而里面还有些(阴yin)暗潮湿,小姐进去,怕是会被吓到,咱们还是去看看那边的景致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