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59章 他好恨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这(日ri)黄昏,马车终于抵达镐京城。

    镐京城不同于楚国京城的精致华丽、诗(情qing)画意,而是处处透出一种规模宏大、气魄雄浑的壮丽。

    叫人觉得,这才是真正的国都。

    马车穿过繁华的街道,行驶到韩府前,韩叙之先下了马车,将手递给沈妙言,她冷着脸,提起裙摆,直接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收回手,笑了笑:“这是我大伯父的府邸,他在大周任户部尚书,咱们住在这儿,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说着,接过范亮递来的一件粉色披风为她披上,“妙妙,楚国的一切,你都忘了吧,咱们在这里,重新开始。没有楚云间,也没有君天澜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镐京很熟?”沈妙言随他走上台阶。

    “我自幼在京城长大,这是第一次回镐京。”韩叙之有些感喟,“镐京势力分布、各路世家的姓氏,我也并不清楚,还需向大伯父讨教。不过韩家效忠的是顾皇后,这一点我却是清楚的。刚刚在大街上,你没听见吗?顾皇后之子,当朝四(殿dian)下,已经从外面游学归来,正是我表效忠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勾起讽刺的弧度,垂着眼帘同他跨进门槛。

    户部尚书韩悯及其夫人早得了二侄儿到来的消息,韩父、董氏与韩棠之也得知韩叙之到了,一家子都聚在大厅,就等着韩叙之过来。

    韩悯捋着胡须,笑道:“听闻叙之在楚国非常有出息,官拜一品丞相,他年仅二十,这可是百年也难得一见的!”

    韩路笑了笑,“大哥说笑了,叙之也是侥幸罢了。真正论到才华,叙之是不及棠之的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领着沈妙言,刚走到门外,就听到父亲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心中窝火,面上却依旧保持着温雅,携沈妙言一道跨进门槛,老远就笑道:“侄儿给大伯父请安!愿大伯父(身shen)体安泰,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说着,恭敬地跪下,行了晚辈的大礼。

    韩悯见他长得一表人才,虽不及棠之气质出众,却也是难得的青年才俊,于是连忙上前亲自将他扶起,大笑数声:“二弟,叙之出色不输棠之呀!倒是将我的那个不肖子比了下去!”

    韩叙之笑容谦和:“哪里!听闻堂兄才华出众,乃是真正的吾辈楷模!”

    他们说着话,站在韩叙之(身shen)后的沈妙言感受到一道冰凉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韩棠之视线冷得可怕。

    韩悯注意到沈妙言,被惊艳了下,连忙笑道:“叙之,你有未婚妻,怎么也不给伯父介绍下?!”

    韩叙之还未来得及说话,董氏立即不(阴yin)不阳地开口:“什么未婚妻,不过是人家不要的破鞋,尽拣着高枝儿飞的麻雀,哪里攀得上我儿子!”

    沈妙言清晰地看见,董氏说完,韩棠之嘴角笑容更冷。

    她轻轻抿住唇瓣,韩棠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?

    而韩悯笑容僵了下,韩叙之立即皱眉:“娘,妙言妹妹千里迢迢跟我来镐京,您不能这般说她!”

    “哟,娘说她几句还不能说了?!”董氏火大,几个箭步冲过来,伸出手指去戳沈妙言的脑袋,“你这死丫头,叙儿以前从不会跟我顶罪,肯定是你这个小((贱jian)jian)人从中挑拨!”

    沈妙言任由她戳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些人,她一个都不想理。

    她只想早点见到四哥,问问他,为什么要抛下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韩家今晚举办团圆宴会,因为董氏拒绝与她同桌,所以她是不能参加的。

    她独自待在厢房,并未掌灯。

    已是二月中旬了,夜里天气仍有些寒凉。

    她拥着被衾,抬头望向雕窗外的圆月,心口一阵阵绞痛。

    他,现在在做什么?

    跟平常一样,坐在书房看书吗?

    一开始,她觉得是顾钦原抛下她的,可这么久了,四哥也并未派人寻她。

    莫非,抛弃她是四哥的主意?

    一想到这点,她连找他问清楚的勇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她好怕,好怕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无眠。

    此时,镐京城四大长街之一的开元街尽头,一座金碧辉煌的王府,雄伟地矗立在朦胧夜色中。

    王府下方高悬一方匾额,上书三个铁画银钩的大字:寿王府。

    寿王府主院名为东流院,三个大字犹如铸错丽水,碎玉昆山,正是世上难得一见的金错刀字体。

    东流院书房中,一张软榻摆在窗下,软榻上置一矮几,矮几上搁着棋盘,黑白棋子纵横交错,局势迷踪复杂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白裳、体态病弱的美男子倚靠在软榻上,一边品茶,一边等待对方落子。

    他对面的男人(身shen)着纯黑锦袍,黑金冠束发,左脸戴一张暗金色雕花面具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简单地对弈,他周(身shen)的气息,也仍然(阴yin)冷恐怖得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他落了子。

    顾钦原瞥了眼棋盘,意兴阑珊:“表兄棋艺精进,钦原甘愿认输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淡淡道:“刚刚得到消息,韩叙之已经抵达镐京。”

    “与本王何干?”男人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顾钦原偏过头,紧盯他的双眼:“沈妙言……也跟着来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将掌心的棋子丢进棋篓,语调同上一句没有任何区别,平静得没有丝毫波澜:“与本王何干?”

    “是,他们都与表兄没有关系。”顾钦原笑了笑,起(身shen)拱手,“时辰不早,表兄早些休息,臣弟告退。”

    男人独自坐在书房软榻上。

    良久后,直到灯笼里的火光都燃尽,他才扶着矮几,勉强支起(身shen),坐到旁边的轮椅上。

    一名面容姣好的侍女闻见动静,匆匆进来,朝他恭敬地行了一礼,才推着轮椅朝寝屋走去。

    侍女将他扶上(床chuang)榻,正要帮他摘下外裳,却被他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那侍女吓得脸色惨白,连忙跪下磕头:“王爷饶命、王爷饶命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侍女惊恐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男人自己脱了外裳,将没有知觉的双腿艰难地挪到(床chuang)上,拥着锦被慢慢躺下去。

    脸上那张暗金色雕花面具,依旧没有摘下。

    燃烧的噩梦驱之不散。

    ——你杀人无数,手上沾染了那么多鲜血与(阴yin)谋,真是肮脏得令人恶心!

    ——君天澜,在我心里,卑微的马夫,低((贱jian)jian)的奴隶,甚至无根的太监,都比你,更值得喜欢。

    ——忘了告诉你,之所以不让你碰我,是因为我的(身shen)子早已给了叙之哥哥。

    诛心的话一句接着一句。

    可他,那么喜欢她,那么宝贝她……

    修长的双手紧紧攥住被子,男人浑(身shen)轻颤,眼泪浸湿睫毛,无法抑制地顺着眼角滑落到软枕上。

    他好恨,他好恨啊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