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60章 他是君天澜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沈妙言睡得不好,天刚亮就起(床chuang)了。

    府中的侍婢许是得了董氏的吩咐,一个个都不搭理她。

    她费了大力气才找到盥洗用具和打水的地方,匆匆收拾好,对着镜子里那张憔悴的容颜,咬了咬唇,还是从她的红木箱里取出一盒珍珠膏,轻柔地匀了面,又涂了些胭脂,气色这才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在房中独坐了一会儿,摸了摸饿扁的肚子,起(身shen)想去厨房找些吃食,转来转去,没找到厨房,却无意路过大厅,听见董氏正在训斥韩叙之。

    充斥言语的,是“小((贱jian)jian)人”、“浪蹄子”、“攀高枝儿”等字眼。

    韩叙之正同母亲分辨,眼角余光瞥见沈妙言站在门口,知晓她听见自己母亲说的那些话,不顾董氏,快步走到她(身shen)边,“妙言妹妹,我娘只是一时口快,你别往心里去!”

    “谁一时口快?!我就是看不惯这小((贱jian)jian)人,叙儿,今儿娘就把话撂在这里,这个家,有我没她,有她没我!”

    董氏说话,狠狠剜了眼沈妙言,疾步朝外走去,还不忘重重撞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韩叙之见沈妙言面色淡漠,以为她是因为自己母亲而伤心,连忙柔声安慰。

    “我肚子饿了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压根儿不在意董氏。

    “啊,那我带你去吃东西。镐京名点颇多,一定有你喜欢的!”

    韩叙之说着,含笑带着她朝厨房走去,一路都在絮絮叨叨地介绍尚书府的布局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二月中旬,府中景致欣欣向荣,亭台楼阁掩映于林木之中,处处透着书香气息,叫人心境开阔。

    两人穿过小路,不防迎面走来韩悯、韩路兄弟及韩棠之。

    韩悯背着双手,笑容慈(爱ai):“四(殿dian)下虽然欣赏你,可(春chun)闺考试还是要参加的。在朝中谋个一官半职,才更好为(殿dian)下效力。我书房中有几本策问,等会儿你过去拿。”

    “谢大伯父!”韩棠之笑道。

    韩叙之听到这番对话,眸中神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两拨人遇到,他露出一抹敬仰的笑容,朝韩悯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:“大伯父!”

    大伯父在镐京人脉众多,他若想进官场,就必须讨好他。

    韩悯连忙将他扶起来:“自家人无需多礼。再过一个月便是(春chun)闺,叙之可要好好努力才是,莫要沉湎于儿女(情qing)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威严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难堪,还未说话,韩棠之忽然笑着开口:“叙之是二房嫡出,婚事什么的,还是(春chun)闺高中之后再谈才好。镐京世家贵女众多,弟弟一表人才,还愁找不到好的吗?至于妙言,将来若能为弟弟生下一儿半女,再从通房抬为姨娘,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在旁人听来妥帖至极,令人如沐(春chun)风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紧紧攥住拳头,(身shen)子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韩棠之,他在说什么?!

    什么通房,什么姨娘?!

    韩叙之面露尴尬,可他不敢在大伯父面前承认喜欢沈妙言,怕断了自己的官途,因此只讪讪道:“大哥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抬步,同沈妙言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周(身shen)气息,冷冽至极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捂住心口,琥珀色瞳眸满是受伤,整个人喘息得厉害。

    韩叙之无暇顾及她,只转(身shen)拱手,目送韩悯离开。

    心中却满是不甘。

    四(殿dian)下不是才回京吗?韩棠之什么时候碰到他的?怎的就得了他的青眼?!

    他想不通,望着韩悯与韩棠之谈笑风生的模样,心中更加恼怒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父亲还是伯父,都将韩棠之当成明珠,而他却是路边儿的草芥!

    他真不甘心……

    想着,又想起范亮的谋划来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沈妙言(身shen)上,她今(日ri)穿了件淡粉色对襟长裙,一张小脸已经渐渐长开了,一眼看去,像是纯洁无暇的粉莲,可细细观赏,眼角眉梢却又透出浑然天成的媚意,端得是艳丽无双。

    这般绝色,任何男人见了,怕都要把持不住吧?

    若四(殿dian)下得到她,不知会不会对自己青眼有加?

    届时,他只说妙言是他妹妹,只要妙言在王府得宠,他在朝中还怕谋不到一官半职吗?

    他盯着沈妙言,心底的斗争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轻声道:“我领你去外面吃吧?也顺便为你买几盒胭脂水粉,添些(春chun)衣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。

    镐京城中(热re)闹非凡,比楚国还要繁华。

    行人熙熙攘攘,即便是市井百姓也都保持着礼仪,处处透出大国气度。

    街道的建筑鳞次栉比,皆都巍峨壮阔。

    而矗立在城中央的皇宫,无数宫(殿dian)高低错落,层层叠叠的琉璃瓦折(射she)出淡淡金阳,远远看去十分奢华端严,令人油然而生一股拜倒之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正静静看着,韩叙之皱眉,拉住她的胳膊,“妙言妹妹,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垂下眼帘,抬步被他拽着朝前走。

    两人没走多远,一副朱红木制裹金漆肩舆从长街尽头行来,肩舆上罩了一层黑金色薄纱,坐在里面的男人,(身shen)着纯黑锦袍,半张暗金色雕花面具,遮住了他左半张脸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扫过不远处,即便隔了那么多人,可他仍旧一眼认出那个(身shen)穿粉裙的少女。

    以及她(身shen)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透过薄纱静静注视他们,凤眸幽深可怕。

    一旁跟着的夜凛同样看见了沈妙言和韩叙之,犹豫片刻,轻声示意抬着肩舆的小厮:“绕道走。”

    小厮未及有所反应,君天澜声音冷漠彻骨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从小摊上拿起一个大红拨浪鼓,回忆起以前的事儿,不(禁jin)笑道:“妙言妹妹,你看这鼓,小时候你也有一个差不多的,后来不小心掉进湖水里,你不依不饶地哭,非要侍女给你捞上来。旁人拿新的哄你,你也不高兴,就要原来的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不在焉地听他说这些话,不经意偏头看去,却看见了坐在那副肩舆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四周的喧嚣,仿佛在这一刻静止。

    尽管他用面具遮住了半张脸,尽管他的气息隔了老远都显得(阴yin)沉可怖,可沈妙言仍旧一眼认出,他是君天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