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61章 丑陋不堪的残废,平白污了本王眼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瞳眸一动,她直接冲过去,拦在肩舆前,圆圆的眼睛里充满了雾气。

    男人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一眼都不曾看她,似是不耐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如此冷漠,尚未开口质问,原本怀着几分期待的心,先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而韩叙之跟过来,瞧见男人袖口和锦袍上的四团金龙纹,吓了一跳,连忙拽着沈妙言跪下,心思百转:“给寿王(殿dian)下请安!草民是从楚国京城来的,姓韩名叙之,曾做过楚国丞相,也是韩尚书的侄儿。这位是草民的妹妹,她不懂事,冲撞了您,还请您莫要见怪!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着头,那人的视线透过薄纱,(阴yin)冷恐怖,径直落在韩叙之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她听见他声音嘶哑而缓慢:“妹妹?”

    “是!是草民的义妹,名唤妙言!”

    这位四皇子邪气得很,他不敢直视,心中却有些窃喜,(殿dian)下这是看上沈妙言了吗?

    想着,又斗胆道:“听闻(殿dian)下即将过寿,若(殿dian)下不嫌弃,草民愿意与舍妹一道,携重礼过府祝寿。妹妹她,想来乐意之极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好听,然而都是官场上厮混的人,君天澜自然听得出,韩叙之这是想将沈妙言作为美人献给他。

    他冰冷的视线落在沈妙言苍白的面庞上,她不是说,夜夜恩(爱ai)缠绵吗?不是说,要与韩叙之双宿双飞吗?

    韩叙之将她献给别的男人以谋取高位,这便是她所谓的双宿双飞?

    凤眸冷讽至极,他漫不经心地收回视线,声音依旧嘶哑难听:“本王等着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心中大喜,连忙拉着沈妙言起(身shen),将路让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望着肩舆上的男人,贝齿紧紧咬住唇瓣,两行清泪顺着面庞滚落。

    君天澜目不斜视,抬手缓缓地抚摸过脸上冰冷的面具,他,已不会再怜惜她。

    韩叙之兴高采烈,拉着失魂落魄的沈妙言,一口气豪掷千两银票,为她添了许多首饰衣裳与胭脂水粉。

    等回到韩府,他亲自将她送进后院厢房,同她一道坐在榻上,认真道:“妙言妹妹,你觉得,四皇子(殿dian)下,如何?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垂着眼帘,没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“四皇子乃是顾皇后之子,在天下游学历练,前阵子才回来。这一归来,就被册封为寿王,在开元街赐府邸,可见荣宠非常。将来,或许很有机会坐上那个位置。”韩叙之盯着她落寞的侧脸,循循善(诱you),“你若成了他的女人,即便只是侍妾,只要将来生下儿子,再加上有我为你撑腰,一个妃位,是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妃位?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笑。

    韩叙之光顾着为自己的前程高兴,只听出了她的话里的笑意,却不曾听见那浓浓的嘲讽,于是道:“不错。大周的皇妃,那是楚国的皇后都不能比拟的。更何况,大周有吞并天下之心,若真能统一天下,妙言,你就是这天下的皇妃了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答他的是冰冷的沉默。

    韩叙之想抬手摸一摸她的头发,却在半途中又放下来。

    他想起他曾对她许过的誓言,心下略微难堪,便轻声道:“我也不是非要把你送出去,只是我在韩家的处境,你也看到了。妙言,我必须证明,我比韩棠之更加优秀。你,会帮我的吧?你侍寝之时,只需在他耳畔,说几句我的好话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响亮清脆的耳光声响起,沈妙言抬起通红的双眸:“滚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捂着脸,深深望了她一眼,黑着脸起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房门被关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见韩叙之在外面吩咐丫鬟看紧她。

    她站起(身shen),脑海中浮现出长街上那人冰冷的视线。

    无法言喻的愤怒从心底升起,她将桌上的茶壶茶盏等一气扫落在地,不顾一切地掀翻圆桌和多宝格。

    果然,他还是介意她的出(身shen)的!

    说什么会娶她,他分明就是想要抛弃她,好迎娶大周的世家贵女!

    好一个君天澜,竟将她的感(情qing)玩弄于鼓掌间!

    无边无际的愤怒将她从头到脚掩埋,她静立良久,最后蹲下(身shen),将脸埋进臂弯,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到底,该何去何从?

    此时的宣王府。

    白衣胜雪的美貌男人斜倚在水榭中的软榻上,一头乌发在绣枕上铺散开来,眉目清冷高远,犹如高山上的雪莲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天青色对襟长衫的年轻公子缓步而来,望向水榭中那个神仙般的男人,抚掌笑道:“(殿dian)下,再过几(日ri)寿王过寿,您可要去?”

    男人并未睁眼,精致的唇角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,声音清冷犹如碎玉敲冰:“去做什么?看那个丑陋不堪的残废?呵,别平白污了本王的眼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公子撩起袍摆,在石桌旁落座,眉目如画的面庞噙着淡笑,令人如沐(春chun)风:“他好歹是您的兄长,您若不去,会给人落下口舌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仍是闭眼含笑的模样,显然没被打动。

    那公子面上笑容更盛:“刚刚我在街上,听到一桩趣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从楚国回来的韩路,膝下有位二公子,今儿一早带着个小美人跪在寿王的车辇前,言语之间,都是投诚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韩家乃是顾家的党羽,君天澜是顾皇后之子,韩叙之投靠他,没什么稀奇。成诀,下次别拣这些无聊的事儿说与本王听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语调慵懒。

    萧城诀喝了口茶,再度抬眸看他,声音透着笑:“那个小美人,名为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倏地睁开眼帘。

    “(殿dian)下回来之后,常说那姑娘有趣儿。既然她会参加寿宴,那么臣弟我也当去瞧瞧,她到底怎么个有趣儿法。”

    他搁下茶盏,声音透着揶揄,重又问了一遍:“寿王的夜宴,(殿dian)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皆知,这次寿宴是寿王回到镐京后举办的第一场宴会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夕阳未落,寿王府便已高挂红灯笼,府中宾客云集。

    韩棠之先走一步,韩叙之只得自己带沈妙言过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马车中下来,但见往来之人说说笑笑,衣着锦绣,仪态优雅,大约都是世家公子、贵族小姐。

    她站在台阶下,仰头看去,但见寿王府的大门端严宏伟。

    脚步生出胆怯,她摸了摸心口……

    这里,有点疼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四哥会中计的原因明天解释,明天上(肉rou)。

    四哥后面会痊愈,不必担心。

    其实,顾钦原如果真想要妙妙的命,妙妙早就死在那个废宅里了。

    而且大家别忘了,之前四哥误食了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的药,如果钦原弄死了妙妙,嗯,他表兄就后继无人了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