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62章 她被当成了礼物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寿王府大的离谱。

    穿过垂花门,又进了四道门,走过花木扶疏的庭院,韩叙之和沈妙言才来到正厅。

    此时正厅中灯火通明,已经坐满了世家贵族。

    韩叙之不认识他们,所以尽管不(情qing)愿,却还是坐到了韩棠之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要落座,韩棠之递了个眼神给旁边的侍女,那侍女立即上前,笑容谦和有礼:“这位姑娘不知是何(身shen)份?可有收到请柬?”

    沈妙言瞥了眼韩棠之,垂眸不语。

    那侍女便笑道:“今(日ri)正厅座位不够,委屈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将椅子搬走。

    一些人注意到这边的(情qing)况,纷纷打量沈妙言,见她生得美,眉宇之间却笼着淡淡的忧愁,不(禁jin)纷纷猜测起她的(身shen)份来。

    上座君舒影的目光从她踏进来开始,就落在了她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那目光中含着几许探究,一别经年,这小姑娘长得比从前还要美,可(身shen)上怎的多了以前未曾有过的悲伤?

    莫非是他那个残废皇兄,抛弃了她?

    精致的唇角噙起神仙般出尘绝艳的微笑,他朝她招了招手:“妙妙,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见有人唤她,抬头看去,正对上君舒影如(春chun)风般温暖的目光。

    拢在袖中的手紧了紧,她轻轻咬住唇瓣,君舒影这是……什么意思?

    而众人皆都惊异,这个女孩儿是什么来头,竟然让宣王(殿dian)下如此青眼有加?!

    宣王那可是神仙般的人物、皇上最宠信的儿子,他能赏脸来参加这场宴会已实属难得,竟然还这般平易近人地同一个小姑娘说话?!

    见沈妙言脸上全是防备,君舒影心中莫名涌起不悦,又唤了声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下头,慢吞吞走过去,在台阶下行了个屈膝礼:“给(殿dian)下请安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没叫她起来,盯着她,眉尖难以察觉地蹙起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这小姑娘周(身shen)都散发出浓烈的悲伤,仿佛随时会哭出来。

    他正打量间,一名内侍高声唱喏:“寿王到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朝门外看去,(身shen)着黑色绣团龙纹锦衣的男人,左脸戴着暗金色雕花面具,坐在轮椅上,正被一名高大的侍卫推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连忙起(身shen),将视线低下去,齐声道:“给王爷请安!”

    沈妙言背对着门口,浑(身shen)不可抑制地轻颤起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瞥了眼君天澜,又望向她,含笑起(身shen),亲手将她扶起,声音低得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:“这是怎么了?我还以为,你们(情qing)比金坚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忍不住瞪他,君舒影笑容(热re)切了些,伸手掐了掐她嫩出水的脸蛋,语调温柔:“妙妙,会瞪人,会生气,会微笑,这样的你,才是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掐脸蛋说悄悄话的一幕尽数落进君天澜眼中,他仍旧面无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夜凛将他推到上座,他不在乎人是否来齐,也不在乎众人贺寿送礼的环节,直接沙哑道:“宴会开始。”

    角落垂着珠帘,十几名乐师坐在珠帘后,弹奏大周上层贵族中最盛行的曲子。

    舞姬们(身shen)着金纱长裙,莲步摇曳,冲淡了君天澜带给众人压迫(阴yin)冷的感觉。

    全镐京城的人都知道新近归来的四皇子(性xing)格残酷、脾气(阴yin)晴不定,因此谁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继续觥筹交错。

    韩叙之有些焦急,冲沈妙言小声道:“妙言,回来!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回到他(身shen)边,他斟了杯酒塞到她手中,命令道:“去给王爷敬酒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看向君天澜,对方正盯着舞姬。

    视线下移,她看到他(身shen)下的轮椅。

    他的腿,怎么了?

    是被那根横梁砸坏了吗?

    她呆愣半晌,对方似乎察觉到她在看他的腿,刀锋般锐利的视线立即投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低头,心(情qing)复杂地走到他面前,不敢同他对视:“酒。”

    上方的动静吸引了众人的视线,歌舞也不再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盯着那位粉嫩少女,莫非,这少女是被韩家三公子拿来献给王爷的美人?

    在座一些人准备的寿礼之中,也有各色各样的美人,只是都不如这姑娘美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各异,都在等待,看寿王会不会接受这份礼物。

    君舒影含笑,也在旁观。

    沈妙言能感受到她在被四周人打量。

    她很难堪,心气儿上来,不想敬这劳什子的酒,正要赌气离开,手腕忽然被人握住,她被带进一个宽大却并不温暖的怀抱之中。

    这人(身shen)上熏得是的山水香,非常的寒凉清冷。

    初闻这香味儿,仿佛置(身shen)于雪山之中,冰冷彻骨,令她(禁jin)不住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抱在怀中,清晰地感受到她似乎瘦了。

    是因为不能再和韩叙之夜夜缠绵的缘故吗?

    薄唇的弧度诡异而邪气,他当着众人的面,轻嗅女孩儿的脖颈,声音嘶哑犹如野兽:“叙之的礼物,很不错。本王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礼物?我不是礼——”

    沈妙言瞪大眼睛,话未说完,就被君天澜丢开,似是嫌脏般抖了抖袍摆:“把她带下去,好好清洗干净。”

    两名面无表(情qing)的侍女上前,不顾沈妙言的挣扎,径直将她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韩叙之见寿王似乎喜欢,心中顿时宽慰不少。

    君舒影单手托腮,摩挲着腰间佩玉,盯着沈妙言被拖走的方向,神仙般的面庞上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夜宴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带到后院厢房,几个会拳脚功夫的侍女不由分说地将她的衣裳扒下来,把她丢进浴桶,拿了毛刷在她(身shen)上刷。

    她被刷得很疼,强忍着眼泪,问她们话:“你们主子,腿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她的话,只继续在她(身shen)上刷。

    晶莹雪白的肌肤经不起如此折磨,她全(身shen)都泛起一层红。

    她又羞又气,想要抱住自己,却被那些仿佛哑巴般的侍女大力拉住手,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都清晰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眼泪在氤氲着(热re)气的浴桶中掉落下来,她呜呜咽咽地哭,只觉这些天的经历,就像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四哥那么温柔的人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

    水汽缭绕。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,到底他从前的温柔是一场梦,还是现在的残酷是一场梦?

    若现在是梦,能不能,快一点醒过来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