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70章 她是寿王府的人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正暗自观察,一名(身shen)着鹅黄纱裙的伶俐少女上前见礼,笑声爽快:“给王爷请安!臣女是薛家二姑娘薛灵。嫡姐正和公子们赛画儿,不如您来品鉴品鉴?您若愿意亲手画副牡丹图让咱们开开眼界,那真是再好不过!”

    沈妙言观察她,这姑娘应是薛府的庶女,可行事风度却跟个嫡女似的,想来在府中颇为受宠。

    而薛灵话音落地,一名俊俏公子摇开折扇:“薛二小姐说的不错,咱们都献了丑,四弟既然来了,也该叫咱们看看你的水平!”

    沈妙言寻着声音看去,说话的男人头戴碧玉冠,(身shen)着翡翠锦袍,袖口与(胸xiong)口共有四团墨绿绣龙,挑着一双凤眸,眉梢眼角都是风流。

    该是位皇子。

    虽然他容貌继承了大周皇族的美貌,但那一(身shen)打扮,混坐在公子哥儿里,绿的就跟棵葱似的。

    她暗自咋舌,这诡异的审美……

    而君天澜自是懒得搭理他们,随意敷衍了几句,便端了桌上茶水品尝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没再管他,兀自玩起赌棋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了会儿他们赌棋,觉着无趣,便俯(身shen)到君天澜耳畔:“我去下西房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眼四周,见府中有许多侍女活动,料想她该不会迷路,便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沈妙言得了自由,撒蹄子般高高兴兴地走开,却压根儿并不想去小解,只挑着人少的地方,走走看看。

    楚国京城繁华,镐京城却是更加繁华富庶。

    听闻薛宝璋的父亲乃是当朝丞相,这一座丞相府,都抵得过两座国师府了。

    她在花园小径上蹦蹦跳跳,瞥见路边儿有丛银粉金鳞牡丹开得好,凑过去仔细欣赏,对着碗口大的牡丹,想起薛宝璋那张国色天香的脸,心中颇有些艳羡,忍不住掐了朵开得最好的,瞅瞅四周无人,于是小心翼翼,臭美般戴在鬓角。

    小径旁边儿长着一棵古树,抱着剑斜倚在树杈上的男人生得剑眉星目,静静注视站在牡丹花丛旁的小姑娘,她生得面嫩,摘了朵牡丹,十分小心地簪上鬓角,脸上的笑容非常羞涩,双手捧脸摇头,脸蛋儿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,(禁jin)不住“嗤”地笑出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独自臭美,被那笑声吓了一跳,攥着裙摆连忙往后退了几步,惊慌地朝四周张望:“谁躲在那里!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脚后跟被一块石头绊了下,惊呼一声,整个人朝后方仰倒。

    阵风拂过,她瞪大眼睛,落进一个宽阔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男人低垂着眼帘,映入视线的是一张(娇jiao)嫩(欲yu)滴的小脸,清丽雍容更甚鬓角牡丹。

    月牙般的眉,琥珀色水汪汪的大眼睛,红润微翘的小嘴……

    每一寸都透出少女特有的纯真,眼尾却偏偏勾勒出罕见的妩媚。

    真是个小妖精。

    男人在心中喟叹,尚未来得及松手,沈妙言一巴掌扇到他脸上:“偷窥女子,真不要脸!”

    薛远松开手,摸了摸脸颊,深邃的瞳眸掠过不悦:“刚刚是我救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你惊吓的我!”

    薛远吵不过她,打量了她的衣着打扮,淡淡道:“寿王府的人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理他,摘下鬓角的牡丹扔进花丛,转(身shen)跑了。

    薛远盯着她的背影,唇角微微扬起,却又很快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牡丹园,看见那些世家公子和小姐们仍旧喧哗(热re)闹,而她家四哥坐在角落,正慢条斯理地品茶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绯衣长裙的美艳少女与他隔了桌案端坐,正笑吟吟偏头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眸眯了眯,急忙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薛灵正提笔写诗,眼角余光瞧见这寿王府的小丫鬟似乎要去打搅她嫡姐与寿王独处,连忙招呼:“那谁,你过来为本小姐研磨!”

    沈妙言顿住步子,望了眼面无表(情qing)地君天澜,不高兴地去帮薛灵研磨了。

    然而研磨也是心不在焉,不时朝君天澜和薛宝璋瞥上几眼。

    她一时不察,手中力道大了些,墨汁溅出砚台,将她和薛灵的衣裳都给弄脏了。

    薛灵的尖叫声拉回她的注意力,扯着纱裙,秀美伶俐的小脸上遍布怒意:“你到底在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研墨,是你偏要叫我研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顶撞,撒谎时连眼睛都不眨。

    坐在角落的薛宝璋下意识地望向君天澜,对方正注视着那个小侍女,始终紧抿的唇角,似乎正……微微勾起?

    而薛灵从未见过这般胆大的侍女,呆愣半晌,怒意更盛,刚要与她斗嘴,一道清冷的声音插了进来:“弄脏了衣裳,还不回去换?她是寿王府的侍女,不该被你支使。”

    众人寻着声音看去,来人气质冷淡,眉宇虽俊朗,可眉间笼着(阴yin)郁之气,令人无端生畏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薛灵委屈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那个男人,原来他是薛家的大公子。

    好像,是任大理寺少卿?

    薛宝璋适时起(身shen),亲(热re)地挽起薛灵的手,又转向沈妙言:“既然你的衣裳也脏了了,跟妹妹一起去换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带着薛灵率先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瞥向君天澜,见他微微颔首,便抬步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三人去的是薛灵的院子,薛宝璋坐在绣房里,薛灵在屏风后更衣,不停地念叨沈妙言的坏话,薛宝璋听着,艳美的面庞仍旧平静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她似乎是听腻了,淡淡道:“妹妹先去花园,我去瞧瞧那名侍女。尽管是侍女,可跟着寿王前来,那便是薛府的客人,妹妹勿要怠慢。”

    薛灵委屈地应了是,薛宝璋便抬步朝厢房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刚推门从厢房出来,她换了件寻常的素白长裙,搭配粉色褙子,双丫髻上各簪着两朵粉色绢花,格外清嫩动人。

    薛宝璋看着,微微一笑,声音犹如大姐姐般亲切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台阶上,望着她亲切的笑容,脑海中无端响起君天澜曾说过的话:画虎画皮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    红润晶莹的唇角扬起一抹看似天真的微笑,她走到薛宝璋面前,认真见了个礼:“薛小姐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