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79章 权势可弃,但你不可弃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一路想着,进了小厨房去找吃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府花园,面容苍白病态的公子坐在湖畔,手持钓竿,姿态沉静地钓鱼。

    斗笠遮掩了他大半张脸,令人看不清他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纯黑绣四团暗金龙纹的男人缓步而来:“钦原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抬手,将斗笠压得更低些:“宣王府婚宴快要开始了,表兄为何还不去?”

    微风从湖面吹拂而来,将两人的袍子吹得浮动摇曳。

    半晌后,君天澜淡淡道:“现在去,还来得及。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调集人马,将谢昭从宣王府抢回来。

    至于后果……

    谁在乎?

    顾钦原笑了笑,“她已经不记得我了。表兄,就算将她抢来,她也不会开心。我不想让她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凝视他良久,默然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看着心(爱ai)的女人与别的男人成婚,是何滋味儿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若此刻成婚的人是沈妙言,他会不顾一切,哪怕血洗喜堂,都要将她抢回来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女孩儿,谁都别想将她夺走。

    他回到东流院,就看见沈妙言一手捧着个大馒头,靠坐在长廊扶手上,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想起昨晚的事,点漆凤眸暗了暗,他走到她(身shen)边,从她手里捧着的馒头上扯了一点,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是最纯粹的那种白面馒头,嚼久了,嘴里会有些甜味儿。

    “四哥真不要脸,连我的馒头都要抢。”沈妙言转向扶栏外,一边吃一边看庭院里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你的馒头?”君天澜的目光在她(胸xiong)前扫了扫,声音冷淡,“称不上馒头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见他意味深长的目光扫过自己(胸xiong)口,连忙拢了拢衣襟,小脸绯红:“大清早的,真是不要脸!”

    和风温润,两人靠在扶手上良久,君天澜才缓声道:“昨晚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哥(爱ai)我,却用错了法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淡淡说着,又咬了口馒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瞳眸中灰暗更甚:“妙言,曾经我以为,权势是我毕生所求。可直到遇见你,我才明白,原来我这么多年追求权势,都只是为了给你更好的保护。权势可弃,但你不可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吃馒头的动作顿住,抬头看他,发现他也在看她。

    她没料到这人会忽然说这种话,(情qing)急之下,不小心被馒头噎住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看见她的脸渐渐涨红,只张着嘴喘气不说话,连忙给她拍了拍背,又亲自去拿水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他递来的茶水,一口气喝掉大半杯,才咳嗽着将噎在嗓子里的馒头吞下,捂着脖颈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茶盏放到扶手上,摸了摸她的小脸,眼中都是怜(爱ai)。

    没等两人说话,顾明匆匆过来:“主子,时辰不早了,您可还要去宣王府?”

    君天澜让沈妙言将轮椅推来,两人一块儿出了王府。

    宣王府在永昌街尽头,府邸自是金碧辉煌贵不可言,几乎抵得过小半座楚国皇宫。

    屋檐下的风灯早换成了大红颜色,府中亦是张灯挂彩,一眼看去全是火红颜色。

    侍女们迎来送往,人影幢幢,全是京中贵客,可见镐京城中有多少人企图巴结君舒影。

    沈妙言推着君天澜进了府,两名侍女引路,朝前厅而去。

    尚未跨进前厅,便有个爽朗声音传出:“待会儿五弟迎了新娘子过来,大家可要好好灌他几坛酒!这厮素(日ri)里嚣张得厉害,今儿逮着机会,咱可不能放过他,叫他醉的洞房不成!本王倒想看看,他那张神仙皮底下,喝醉了是怎般神态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便引来众人的一阵附和,纷纷叫嚣着要将君舒影灌醉。

    沈妙言识得那个声音,正是上次薛府牡丹宴上,从头到脚(身shen)着绿色的皇子,她不知这人排行第几,便以绿葱皇子代指。

    她推着君天澜进了前厅,里面的欢笑声顿了顿,所有目光都落在轮椅上。

    尽管这位是皇后嫡出,可他新近归来,在朝中无甚人脉,因此在场的人都或多或少有些轻视,行礼时也是稀稀拉拉不成体统。

    君天澜也不介意,按(身shen)份在上座坐了。

    前厅聚集的都是男人,他们安静了会儿,再度开起玩笑来,许是这种(日ri)子难得,甚至还夹杂了许多荤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一瞧过去,只认得绿葱皇子、薛远,还有那个神神叨叨(身shen)着道袍的司天台判官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本王这位弟媳,美貌可是镐京城数一数二的。洞房花烛夜,也不知是何等姿态……”绿葱皇子君无极摇着把折扇,越说越放肆,“这女人啊,在(床chuang)上还是要主动些,才有趣儿。因此本王常常说,青涩的姑娘玩起来没意思,就是要人家的妻妾,偷起(情qing)来,那才叫好玩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调笑起来,被他将话题带的跑没了边儿,一位不正经的公子,甚至开始描述他家小妾在(床chuang)上的放浪形骸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得面红耳赤,君天澜侧目,淡淡道:“你且去外面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连忙悄悄退出去。

    随着她离开,君天澜看见薛远和司马辰的目光也追随着去了门口。

    薛远他尚能理解,可司马辰……

    这位总以修道为重的司天台判官,莫非也动了凡心?

    而沈妙言独自来到外面,只觉宣王府错综复杂,简直犹如一座迷宫。

    无论是嫡庶还是排行,四哥都该在君舒影前面,然而仅凭府邸来看,那位大周皇帝,分明是有意在镐京城人面前,压一压四哥。

    令全城的人知道,他心中属意的皇子,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她走到一座亭子里,正朝四周观看时,穿着半旧衣裳的娃娃脸姑娘开心地跑进来:“妙妙,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呀?”

    “阿陶?”

    谢陶在她(身shen)边坐下,“听说迎亲的队伍快要到永昌街了,她果真如愿以偿嫁进了宣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在谢府,你也能轻松些。”沈妙言握了握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谢陶笑了笑,“所以她今(日ri)出嫁,我也(挺ting)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一个略显尖酸的声音从背后传来:“不过区区谢府养女,给我擦鞋都不配!也不知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,竟然能嫁给舒影哥哥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