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80章 他成亲,她就这么高兴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望过去,一位(身shen)着绯红斜襟衫子、系一条淡金织花长裙的少女摇着团扇,慢条斯理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少女面容仅称得上清秀,这般艳丽的衣裳,她根本压不住,显得颇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而眉宇间的戾气,更是叫她减了好几分姿容。

    她瞪了眼谢陶与沈妙言,冷哼了声:“这宣王妃的位置她坐不坐得稳,咱们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说罢,便带着大群前呼后拥的侍女离开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呀?”沈妙言小声。

    谢陶轻声解释:“萧家的嫡出小姐,叫做萧阳,也是宣王(殿dian)下的亲表妹。平(日ri)里最是嚣张跋扈,谁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,她似乎不喜欢谢昭嫁给宣王?她喜欢宣王?”

    谢陶抿了抿小嘴,满面愁容:“她是我哥哥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(日ri)在王府亭子里,她听顾钦原说,如今镐京有萧家、谢家、张家和司马家支持君舒影,听四哥的意思,似乎是打算逐个击破,将这些世家都离间开来。

    他打算先从谢家下手,虽然君舒影娶了谢昭,但顾钦原却能娶谢陶。

    但于谢家而言,无论是谢昭还是谢陶都并非关键,关键是谢家的大公子——谢容景。

    谢容景与萧家订了亲事,若迎娶萧阳,谢家与萧家必然会成秦晋之好,于君舒影而言都谢家也成了自家人,简直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可若是打破谢容景与萧阳的亲事……

    想起萧阳的态度,琥珀色瞳眸暗光流转,红唇晶莹的唇角更是勾起一抹腹黑的微笑。

    谢陶有点被她吓到,连忙推了推她:“妙妙,你在想什么呀?笑得怪瘆人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抹去唇角的腹黑,小脸上都是无辜:“没什么,我在想待会儿喜宴上,肯定有烧鸡,我想吃烧鸡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永昌街上,官兵们纷纷出动,将围观在街道两侧的百姓拦住,不让他们堵塞道路。

    跟在迎亲队伍后的箱笼数不胜数,用十里红妆形容亦不为过。

    君舒影(身shen)着喜袍,坐在高头大马上,面容绝艳出尘。

    精致的唇角抿着淡淡的笑,姿容宛如神仙降世,几乎倾倒全城百姓。

    他的美貌早已闻名大周,乃是全城少女的梦中(情qing)人。

    沿街观看婚事的少女们痛不(欲yu)生几(欲yu)晕厥,眼巴巴地望着他打马而过,恨不得将自己变成他(身shen)上的玉佩,如此也好同他长相厮守。

    嫁了人的少妇同样难以把持,一双眼死死盯着马上神仙般的男人,只恨嫁给他的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甚至有上了年纪的婆婆满脸泪花,叹息道:“可惜老婆子早出生了几年,否则凭着老婆子当年的容貌,这样俊俏的王爷还不是我的夫婿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周围传来哂笑,一名妇人摇了摇脑袋:“您何止是早出生了几年,分明是早出生了几十年!”

    四周哄笑声更甚。

    手捧宝瓶端坐在花轿中的谢昭,将外面那些浑话尽都听进耳中,唇角忍不住地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她喜欢他喜欢了这么多年,终于……

    成了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花轿平稳地朝前行进,她只觉自己如坐云端,将来,还会坐到更高的地方,接受其他贵女的跪拜,直至……

    母仪天下。

    迎亲队伍回来,鞭炮立即放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府中等待吃酒的宾客立即赶出门,拥在门口,想看新郎踢轿门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谢陶手牵手跑出来,挤在人群中,只见君舒影翻(身shen)下马,面容始终噙着淡淡的笑,走到花轿前,重重踢了下轿门。

    端坐在里面的谢昭轻呼一声,连忙扶住宝瓶,透过盖头下方,瞧见轿帘被人揭开,一只修长如玉、骨节分明的手,递了根红绸进来。

    她粉面含羞,接过那根红绸,小心翼翼跨出花轿。

    众人便爆发出喝彩。

    沈妙言和谢陶激动不已,被这(热re)闹渲染,倒也忘了同那对新人的恩恩怨怨,跟着鼓掌,小手拍红了也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君舒影手执红绸一端,绝艳出尘的面庞上仍旧保持着微笑。

    他牵着谢昭朝走上台阶,眼角余光掠过拼命鼓掌的沈妙言,丹凤眼不经意闪过冷意。

    他成亲,她就这么高兴?

    又不是娶她,有什么可高兴的!

    不过一场闹剧而已。

    红绸另一端的谢昭浑然不觉自己夫君的想法,只道他真心(爱ai)慕自己,余光瞥到他(身shen)上的红袍,心中便更加甜蜜。

    她费了那么大力气讨好谢父谢母,终于,终于将那个小哑巴,彻彻底底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还有薛宝璋,她再也不配同她相斗。

    如今她是高高在上的宣王妃,将来,还会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她想着,心跳不觉加速,低头注视着台阶,小心翼翼踩上去。

    拜堂在大厅举行,因为皇帝与萧贵妃都在宫中,所以二拜高堂时仍旧是朝门外拜的。

    等拜过天地,喜婆将一对新人送进洞房,君舒影让丫鬟扶着谢昭到(床chuang)榻上坐了,淡淡道:“本王去外面陪他们喝酒,你自己先吃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谢昭在(床chuang)榻边缘坐下,她知道宣王素(日ri)里虽总是含笑的模样,可骨子里都是冷漠,肯对她说这些话,已是体贴,于是微笑颔首。

    君舒影走后,与谢昭交好的贵女们纷纷涌进来陪她说话,恭贺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谢昭从盖头下方注视那些贵女的绣花鞋,声音轻软动听,宛如黄莺出谷:“薛家姐姐没来吗?我妹妹,怎的也不在?”

    众人愣了愣,其中一名女子只当她是失落,连忙笑道:“薛小姐向来心高气傲,如今王妃嫁得这般好,她进来看见,难免失落。至于谢二小姐……镐京城里谁不知道她就是个忘恩负义的,也就王妃娘娘您,待她还是亲如姐妹!”

    谢昭听着这些话,心里舒服,面上却轻叹一声:“我从昨(日ri)盼着她们为我添妆,直盼到今(日ri)也没盼到……罢了,想来她们定然有事要忙,诸位姐妹万不可将这丑事说出去,平白给她们引来口舌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真是太心善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若换做我,早就跟她们恩断义绝了!”

    谢昭笑着,盖头下的视线愈发意味深长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