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81章 神仙和帝王,都不能动凡心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此时大厅内,君舒影刚过来,就被绿葱皇子君无极拉到席面上,将一盏斟满酒的金杯塞到他手中:“五弟,今儿个咱可是不醉不归啊!来,喝酒!”

    君舒影微笑,同他对饮了这一杯。

    刚喝完,就察觉到一注冷淡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抬眸,君天澜正隔空举起手中杯盏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他(身shen)下的轮椅,君舒影唇角笑容多了些讽刺,隔空与他碰了碰,再度喝下这杯酒。

    他敬完一帮皇亲贵戚,君无极不给他休息时间,拉了他往贵公子们的席位上走,口中念念叨叨:“咱们等你好久了!今天可要喝个尽兴!”

    因为是大喜的婚宴,所以即便那些贵公子素(日ri)里畏惧君舒影,这个时候也尽都放开了,一个个儿凑到他跟前,一副要把他喝倒的架势。

    萧城诀俊脸含笑,替君舒影挡了一杯酒,笑道:“诸位,五(殿dian)下还要到女客那边敬酒,这边就由咱们大将军先陪着,等晚膳时,再让五(殿dian)下陪诸位喝个痛快,如何?”

    萧城诀是萧家二子,在朝中虽无官职,却是君舒影最重要的幕僚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自然卖他面子,连连应是。

    萧城诀将萧城烨拉过来陪酒,便亲自陪着君舒影离开。

    萧城烨尽管相貌堂堂,可他是武将,再加上眉间那道刀疤,看起来威慑力十足。

    君无极并不怕他,拉了他一道喝,非常开怀。

    而萧城烨也不知怎的,明明是表弟成亲这种大喜事,眼睛里却无甚欢喜,一杯酒接一杯酒灌下肚,叫在场的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君舒影来到女客所在的庭院,一桌桌敬了酒,那张绝艳出尘的面庞染了些红晕,叫他多了几分人间气,少了谪仙的冷傲孤绝。

    这边敬完酒,已经过了未时。

    君舒影眯起丹凤眼,让萧城诀帮忙待客,他要去眯一眯,毕竟晚上还有一场宴会。

    萧城诀盯着他离开的背影,眼睛里多了丝疑虑,却到底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并未去厢房休息,而是独自在府中转悠。

    转了小半个时辰,酒醒的差不多了,却见不远处偏僻的庭院里,两个姑娘坐在台阶上,一人捧着一只烧鸡,正嘻嘻哈哈地说话。

    双眼眯起,他抬步,径直闯进庭院。

    风将他(身shen)上的酒味儿送到两个姑娘鼻尖,沈妙言抬起头,便撞入一双黑沉沉的丹凤眼。

    谢陶咬了口烧鸡,目光在两人(身shen)上逡巡了会儿,比较识时务地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撩起大红喜袍,在沈妙言(身shen)边坐了,撕了她一个鸡腿,吃了两口,淡淡道:“席面上菜多得很,你却躲在这里吃烧鸡,没得说我怠慢客人。”

    他昨晚就特意吩咐厨房,每一桌务必准备一大盘红烧(肉rou),因为她喜欢吃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有些尴尬,朝旁边挪了挪,生怕被人发现,压低声音道:“今儿是你大喜的(日ri)子,你不陪着新娘,却跑到这里来……若给人看见,要传闲话的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笑弯了眉眼:“闲话?”

    他肤白胜雪,今(日ri)难得穿红衣,乍一看宛如红梅映雪,孤绝清远。

    又仿佛高山里的隐士,透出(禁jin)(欲yu)与仙气,然而那斜飞的丹凤眼和勾起的红唇,却分外(诱you)人。

    只是手里捏着的鸡腿,有些不大合衬。

    沈妙言又朝旁边挪了挪,只觉和这人坐在一起压力忒大了些,仿佛是砂砾待在珍珠旁,令人无端卑怯。

    而君舒影无视她的躲闪,低头细细品尝起鸡腿来。

    他自幼锦衣玉食,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。

    可吃着从她手里抢来的鸡腿,顿觉这世上任何食物,都比不得这个鸡腿美味。

    正如世上千千万万个女子,都比不过她可(爱ai)动人。

    可神仙和帝王,都是不能动凡心的,他又想。

    庭院中的气氛有些诡异,过了会儿,萧城诀寻了来,瞥了眼看不清表(情qing)的沈妙言,带着君舒影离开。

    谢陶等两人走了,才从外面探进半个脑袋,见只剩下沈妙言一人,连忙过来:“宣王(殿dian)下好可怕呀!妙妙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摇摇头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来,费了半天力气才啃完烧鸡,去西房洗过脸和手,整理了仪容,便沿着曲廊散步。

    不远处是一座宽阔的水榭,此时里面三三两两站了不少公子,众人都面带醉意,不时爆发出阵阵声喝彩。

    两人走近了,才看到是有人在舞剑。

    那人(身shen)着绛红锦袍,眉宇间的伤疤为整个人平添了几分凌厉。

    他手中那把雪亮的剑刺破空气,一招一式都透出狠辣。

    许是喝醉了,动作虎虎生风之余透出些洒脱,大将风采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正是萧家嫡长子,将军萧城烨。

    剑法舞到精彩处,一名小公子拍案而起:“萧将军好(身shen)手,我来与你斗斗!”

    说罢,抽出腰间软鞭,径直跃进水榭中央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观看,她曾在杂史上读到过,大周的世家贵族,在酒足饭饱后,喜欢舞剑助兴,且常常成群结伴,少年之间互相比试,即便只是闹着玩儿,却也仍旧非常注重输赢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划过暗光,她觉得这个习俗甚是不错,既可以让贵族子弟学些本事不至于成为纨绔,而且还能磨炼这些未来栋梁的能力。

    大周强大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水榭之中,那位小公子(身shen)着鹅黄对襟袍子,一手鞭子舞得像模像样,在空气中时不时炸响几个鞭花,可见(身shen)手不凡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看看着,忍不住眯起眼,那小公子,怎么看起来倒有点像是……怀瑾?!

    没想到她竟然这般厉害。

    然而君怀瑾的对手到底是(身shen)经百战的萧城烨,不过十几个回合,她就战败,朝后面倒退数十步,正要跌倒,却落进一个宽阔而结实的怀抱。

    君怀瑾只来得及看清对方的相貌,就被对方扔到一旁侍女怀中,那人犹如利剑出鞘,手中长剑直指萧城烨。

    “哥哥!”

    谢陶轻呼出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仔细看去,那贵公子生得高额(挺ting)鼻、剑眉星目,(身shen)形十分高大威武。

    对上萧城烨,来往数十招,丝毫不落下风!

    水榭中顿时响起阵阵喝彩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得酣畅淋漓时,突然听见君怀瑾高喊出声:“容哥哥,你要加油啊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