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82章 新婚之夜的眼泪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人世间的很多秘密,被掩盖在尘世的喧嚣之下。

    若心细如发,便可察觉到端倪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注视着做男子打扮的君怀瑾,琥珀色瞳眸充满异样。

    许是萧城烨中午喝了太多酒,终于坚持不住,败在了谢容景手下。

    谢容景收剑,朝他拱了拱手:“萧兄承让!”

    萧城烨摆了摆手,由贴(身shen)小厮扶着走出水榭。

    水榭中的比试还在还在继续,沈妙言望着取代萧城烨成为擂主的谢容景,他一袭蓝衫,虽然俊逸潇洒,但到底比不得君舒影那副无人能及的绝世风姿。

    也难怪萧阳会喜欢君舒影……

    她想着,跟谢陶说了几句,便折(身shen)去找君天澜。

    夜宴比中午的宴会还要隆重盛大,萧城诀吩咐在护城河岸燃放烟花,为昭示宣王仁善(爱ai)民,还吩咐宣王府的二管家带着小厮们在城中广撒糖果与糖糕,一时间全城百姓都称颂起君舒影的慈悲。

    直到子夜时分,前院的酒席才算喝罢,君舒影无心送客,萧城诀替他将宾客三三两两地送出府,礼仪十分齐全。

    此时月色正浓,庭院里摆着数十桌酒席,因为客人都离开了而显得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。

    可侍女们踌躇着不敢上前收拾,因为将军萧城烨还独自趴在上面喝酒,似乎是不开心。

    送完客人的萧城诀漫步回来,瞥了眼酩酊大醉的兄长,叫小厮将他抬下去。

    正要吩咐侍女收拾酒席,后院的一名大丫鬟匆匆跑过来:“萧公子,这都什么时辰了,怎的还不见王爷去后院?王妃娘娘的侍女,明里暗里问了好多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且去安抚王妃,就说王爷还在送客。”

    那大丫鬟应了声是,连忙往回跑。

    萧城诀转(身shen)朝前院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推开书房门,迎面而来便是浓浓的酒香。

    月光从雕窗洒落进来,在地面投下白影,却被窗棂分割成许多方块儿。

    面容绝艳的男人坐在黑暗的角落,衣领被大力扯开,朱红色袍摆旖旎满地,丹凤眼早已被酒熏成******,透出致命的(诱you)惑。

    萧城诀凝视他半晌,轻叹一声:“早知今(日ri)会后悔,当初何必答应这门婚事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眯着眼睛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萧城诀上前,勉强将他扶起,朝书房外走去:“表兄,你注定要成为大周的帝王。若她的存在挡了您的路,您便该将她除掉。如您常说的,唯有无(爱ai),方能大(爱ai)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一路沉寂不语。

    直到被萧城诀扶到后院的新房前,修长的手指落在门上,君舒影才勉强站住步子,回眸一笑:“那是因为,过去的我,还未曾(爱ai)上她……没(爱ai)上她的我,又怎知什么是(爱ai)?”

    月华如水。

    萧城诀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君舒影收回视线,缓缓推开门。

    (床chuang)上的新娘早已等得焦急,听见脚步声,心中悬着的一块巨石才算是真正落了地。

    旁边的喜娘正要奉上喜秤,君舒影推开她:“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房中伺候的人只道是新郎急不可耐,因此含着揶揄的笑容,恭恭敬敬地行过礼后退下。

    谢昭拢在袖中的双手忍不住地攥紧,垂眸盯着君舒影的纹龙靴履,一颗心宛如小鹿乱跳,眼见着就要跳出(胸xiong)膛,她连忙按住心口。

    君舒影居高临下地站在(床chuang)前,盯着她看了良久,忽然一把扯下盖头。

    那张慢慢抬起来的脸,是闭月羞花不错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丹凤眼中掠过黯淡,她不是她。

    谢昭察觉到他不悦,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,因此站起(身shen),声音柔婉:“王爷今(日ri)((操cao)cao)劳,妾(身shen)侍奉王爷沐浴更衣?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声音冷淡,一把将她推到(床chuang)榻上,直接大力撕开了那(身shen)漂亮奢华的凤袍。

    谢昭没料到他这般粗鲁,惊呼一声,凤袍上用金线缀着的珍珠粒尽数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没有温柔,没有疼惜,没有亲吻,这个神仙一样的男人,直接粗暴地将她占有。

    下(身shen)仿佛被撕裂开来,疼得钻心。

    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在枕上,可她不敢违逆这个尊贵的男人,只得将哭声尽数咽进嘴里。

    然而男人的动作实在太过粗鲁,痛呼声控制不住地溢出唇齿,终于再难压抑,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君舒影似是厌烦她的声音,随手扯过帕子塞进她口中,不愿看见她的脸,将她翻了个(身shen)按在(床chuang)上,动作越发凶猛。

    谢昭疼得浑(身shen)打颤,想要回头,却被那人狠狠按住脑袋,不许她转过来。

    她终于疼得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夜深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君舒影要了几回,谢昭醒过来时,那人还在撞击她的(身shen)体。

    似乎要将她整个人都撞碎。

    谢昭茫然地偏过头,只见长长的龙凤喜烛还在燃烧,桌上的合卺酒他们还未曾喝。

    夜还很长。

    罗帐中,谢昭听见背后那人压抑的轻唤:“妙妙……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接着一声,如此深(情qing)款款。

    她的指甲深深掐进枕头。

    枕巾上绣着一对栩栩如生的鸳鸯,那是她出嫁前怀揣欣喜与羞怯,亲手绣制。

    长长的指甲将鸳鸯丝线生生抓断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入了宣王的眼,她以为她将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,却不知原来这一切,都是笑话。

    泪水打湿枕巾,晕染开的深色还在蔓延。

    此时寿王府,东流院。

    沈妙言端着君天澜的洗脚水出来,正好碰到脚步匆匆的夜寒。

    她连忙叫住他:“可是出了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夜寒皱着眉毛:“顾公子在花园里喝醉了,不肯离开,咱们怎么劝都没用!”

    “喝醉了啊……”沈妙言轻笑,将洗脚水交给一名路过的小丫鬟,“你带我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夜寒犹豫过后,猜测沈妙言可能有什么良招,于是爽快地带她往花园去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到了花园一角,果然看见顾钦原躺在一株牡丹花下,旁边稀稀疏疏还扔了好几个空酒瓶。

    即便喝了这么多酒,他的面色也仍旧苍白。

    她蹲下来,戳了戳他的(胸xiong)膛,他闭着双眼,声音透出浓浓的醉意:“昭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昭儿?她认识你嘛,你叫她昭儿?”

    沈妙言语带嘲讽,盯着他看了片刻,夜风中,唇角的笑容愈发腹黑(阴yin)冷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舒舒不是穿越的哈,本书朝代架空,节(日ri)习俗大部分依据宋朝的《东京梦华录》,其他诗词歌赋出自各个朝代。国名地名皆为架空与史实无关,群里地图上写过。《西游记》是明朝吴承恩所著,菜觉得原著写的特别生动,到现在还记得书上的一些细节描写和片段,不过可能让大家出戏了,觉得舒舒是穿越的。。。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