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84章 许你,与本王一起,君临天下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不管四哥变成什么样,我都喜欢。

    软软糯糯的话,像一束光,照进君天澜黑暗封冻的心。

    那么温暖……

    他忍不住紧紧箍住怀中姑娘的腰,凤眸中含着满满的期待:“当真?”

    女孩儿傲(娇jiao)地别过脸:“当真!”

    寝屋中寂静良久,君天澜握住她的小手,让她的掌心覆在那张暗金雕花面具上。

    他引着她的手指,双眼眨也不眨地直视她的眼睛,一点点,慢慢摘掉那张面具。

    窗户的黑夜蔓延不见边际,只有一盏盏红绉纱风灯在远处散发出团团朦胧光晕。

    暗金面具被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男人右脸完美到无可挑剔,仿佛是上天最得意的雕刻品。

    而左脸——

    无数火烧后的伤疤纵横交错,遍布在那半张脸上。

    翻开的皮(肉rou)早已结成疤,狰狞扭曲,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,看起来(阴yin)森恐怖,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沈妙言,她的眸中起初闪过害怕,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心疼。

    再然后,那眼圈渐渐红了,晶莹的眼泪顺着下巴掉落,一颗一颗,打湿了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她颤颤伸出手,缓缓摩挲过那半张脸,最后泣不成声地抱住他,哭得悲切。

    男人的大掌轻轻抚摸她的头发,声音清凉:“妙妙嫌弃我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呜呜咽咽地哭泣,因为伤心至极,所以根本不曾听见他的问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慢慢垂下眼帘,遮住了瞳眸的黯淡。

    良久后,沈妙言忽然捧住他的脸,双眼红肿得像是核桃:“四哥,你疼不疼?”

    君天澜怔了怔,没料到她会问这个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不说话,顿时哭得更加厉害,她拼命去亲吻那半张残毁的脸:“对不起!对不起!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早已破碎颤抖得没了调,眼泪滴落在伤疤上,明明是冰凉的,君天澜却觉得无比灼(热re)。

    他感受着怀中小姑娘的战栗与悔恨,心中的某道枷锁,悄然解开。

    扪心自问,他真的恨过她吗?

    即便她背叛他、伤害他,可他在心底,仍旧将她当做世上最珍贵的宝贝。

    只要她回头,他就会张开手臂,迎接她的归来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太阳,从来到他(身shen)边的那一刻起,就照亮了他那黑暗惨淡的人生。

    君天澜闭上双眼,将沈妙言抱在怀中,抱得那么紧,像是要把她深深揉进他的骨血里。

    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报复她的心。

    他从一开始,就只想把她从韩叙之手中夺回来,放在(身shen)边好好疼宠。

    他想用行动告诉她,他并不比韩叙之差。

    女孩儿还在拼命亲吻他被烧毁的面颊,他单手捧住她的小脸,轻轻为她擦拭掉泪花,声音低而轻缓:“我等待的,从不是一句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透过朦胧泪眼,错愕地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覆上她的唇瓣:“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而是,我(爱ai)你。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倏然放大,男人轻而易举撬开她的贝齿,湿(热re)的舌头席卷着她的甘甜芬芳,那舌尖灵巧地绘出她牙齿的形状,一颗一颗,耐心而温柔。

    那张狰狞可怖的面容,在灯火下也变得柔(情qing)似水,沈妙言并未闭眼,只痴痴凝视他那双眼眸。

    四哥从前说过,再好看的外貌也不过是张皮囊。

    比皮囊更重要的,是里面包裹的那颗心。

    她盯着那双点漆凤眸,在这一刻无比清晰地察觉到,这个男人心里的角角落落都是她,点点滴滴都是她。

    泪水再度翻涌,她搂住君天澜的脖颈,放肆地回应他的缠绻。

    (情qing)到深处,她急不可耐地解开男人的腰带,想要扒掉他的外裳。

    然而男人却握住她的手腕,声音透出浓浓的沙哑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起泛红的眼眸:“干你!”

    没有婚礼也没有关系,没有名分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她只想用(身shen)体,回应他的(热re)(情qing)和(爱ai)意。

    君天澜嘴角抽了抽,不让她乱动弹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什么?!”沈妙言委屈。

    她等了好多年,这个男人每次临到关头却都不急不躁,若非亲眼见过他那处巨大,她都要怀疑这男人是不是不行。

    君天澜亲了亲她的额头:“我总想着,等咱们名正言顺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名正言顺,我都不在乎,你在乎什么?”沈妙言气急,“若真要等到名正言顺那一天,说不定我都人老珠黄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失笑:“你就这么瞧不起你的未婚夫?”

    沈妙言撇嘴,不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扳正她的脑袋,同她对视:“两年之内。给我两年时间,我把大周江山,尽数送到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你的江山!”沈妙言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连我也一起送到你面前,可好?”君天澜咬着她的耳朵,“许你,六宫无妃。许你,后宫参政。许你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恶意地重重咬了口那白嫩嫩的小耳垂:“与本王一起,君临天下。”

    敏感处被咬,沈妙言战栗了下,伸手捶了他一拳头,跳下他的大腿,往自己的小木柜走:“男人说的话最不可信了!我才不信!”

    君天澜含笑坐在软榻上,望着她从木柜里搬出锦被摊在地面,小姑娘生得(娇jiao)小玲珑,钻进被子就只能看见拱起的一小团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即便藏在被子里,也能感觉到那注火(热re)的视线。

    她在黑暗中,悄悄红了脸。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望向窗外,窗外仍旧是沉沉不见五指的黑夜。

    灯笼的薄光照不穿无边无际的黑暗,可那并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他的(身shen)边,早已有了一个随时温暖他的太阳。

    他起(身shen),揭起灯罩,轻轻吹熄了烛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(日ri),东边儿刚泛出一点鱼肚白,寝屋的门就被人急促敲响:“王爷,醒醒,王爷!顾公子出事了!”

    是顾明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睡意全消,在被子里陡然睁开眼,就听见拔步(床chuang)上起了动静,那人穿了衣袍和靴履,匆匆朝外走去:“钦原怎么了?”

    似是怕惊醒她,雕扇被轻轻合上,两人一边说着什么,一边脚步急促地走远。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掀开被子坐起(身shen),顾钦原出事了?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