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86章 只要他牵着她的手,她便都不怕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已是黄昏。

    素问端着饭菜进来时,就看见沈妙言睡在(床chuang)榻上,眼圈红红,睫毛间隙隐隐还挂着泪珠。

    她将饭菜放到(床chuang)头,轻轻推了推她:“小姐,起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惊醒,望了眼窗外,见外面霞光遍天,不由揉了揉酸涩的眼睛:“已经一天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主子并未派人寻小姐,想来是不打算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派人找我,才是真正的可怕。”沈妙言哭够了,也终于鼓起点勇气,起(身shen)下(床chuang),“到底是我惹出来的祸,我认错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送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没得连累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抿小嘴,琥珀色瞳眸逐渐被坚定取代,对着青铜镜理了理衣襟和发髻,迈着小步离开厢房。

    东流院。

    夕阳缓缓沉入地平线,最后一抹柔光从沈妙言的裙摆上消失,她站在了灯火通明的东流院前。

    两名严肃的黑脸侍卫手执兵器守在门口,看起来与平素无异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灯笼的火光将寝屋的格子雕窗映成暖黄,清晰地倒映出那人临窗读书的(身shen)影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瓣,心中又打起退堂鼓。

    如果她否认是她害顾钦原,四哥会相信吗?

    若当时没有侍卫侍女看见,其实她否认也没有关系吧?

    毕竟夜寒似乎更偏袒她一些。

    只要她一口咬死不是她干的……

    然而这个想法在脑海中不过稍纵即逝,她深深呼吸,抬步跨上台阶。

    寝屋中的男人(身shen)着白纱中单,乌黑长发垂落在榻上,暗金雕花面具在青灯下折(射she)出妖异的光泽,修长的手指扶着书卷,画面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可沈妙言却嗅到了一丝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她捏着裙摆上前,声音软糯中带着哭腔:“四哥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从书中挪开视线,瞧见她哭红了的眼,声音淡淡:“错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该捉弄顾钦原……我以为,他(身shen)体(挺ting)好的。四哥,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真正面对君天澜时,她忽然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得为自己犯的错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她忽然撩起裙摆,在君天澜跟前跪下,缓缓抬起头:“若他死了,我用这条命还他就是!”

    君天澜注视着她,她的瞳眸在灯火下熠熠生辉,光彩耀目。

    他知道,那是勇气的光辉。

    他等她来道歉等了一整天,而他的女孩儿,果然没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他放下书卷,站起(身shen),亲手将她扶起来,凤眸充满了信任和包容:“我知道你还是孩子心***玩(爱ai)闹。我亦知道你并非是想取他(性xing)命,不过是一时任(性xing)的恶作剧。只是妙妙,你如今已是个大人。我会纵容你,但大是大非,你须得学会分清。我曾教你君子之道,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对他信任的目光,带着哭腔道:“子曰,君子坦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,要有宽广的(胸xiong)怀,去包容别人。孟子曰,强者不畏之,弱者不欺之,从善者友之,好恶者弃之,长则尊之,幼则庇之,为民者安其居,为官者司其职,穷不失义,达不离道,此君子行事之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到后面,哭得稀里哗啦,整张小脸都哭红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满意于她的回答,大掌紧紧包覆住她柔软的小手,俯(身shen)在她额上亲了亲:“去前院和钦原道歉。我,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袖揩去满脸的泪水:“四哥……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摸了摸她的脑袋,报之以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他牵着她离开东流院,顺着长廊的灯火,朝前院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看了看两人牵着的手,又仰头望了望他冷峻的侧颜,莫名的……

    心安。

    刀山火海也好,妖魔鬼怪也罢,只要他牵着她的手,她便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前院厢房,顾钦原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房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苦药味儿,侍女将空药碗端出去,在门口碰见两人,连忙屈膝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顾钦原靠坐在(床chuang)头,看见两人进来,目光凉凉地从沈妙言(身shen)上扫过,声音十分虚弱:“这么晚了,表兄怎么还不睡?”

    “闹出这样的事,我哪里睡得着?”君天澜说着,望了眼沈妙言,又转向顾钦原,“昨晚的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了。”顾钦原捂住嘴,忽然咳嗽得厉害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红润些的面庞,因为这阵咳嗽,再度变得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血液顺着他的指缝蜿蜒淌落,在淡青色锦被上晕染开灼目的深红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了咬唇瓣,上前对顾钦原屈膝行礼:“昨晚是我任(性xing),望顾先生莫要怪罪。若顾先生定要怪罪,妙言甘愿受罚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唇角的笑容有些冷漠,声音嘶哑,仿佛是扯着肺部发出来的:“本公子倒想罚你,可表兄哪里忍心让你受罚?”

    说罢,便大口喘起气来,面部竟隐隐现出青黑色。

    君天澜见状皱眉,正要发问,一名侍女端着(热re)腾腾的药碗进来,解释道:“王爷,白大夫说,顾先生每半个时辰都要喝一碗药,熬过今晚,明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:“如此便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保持着屈膝行礼的姿势,悄悄抬眸望着顾钦原,对方双眼微阖,显然是有些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百味陈杂,她不知道她的恶作剧,竟然会让他陷入这般危险境地里。

    果真是她错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示意沈妙言接过药碗,她捧着碗来到(床chuang)榻前,轻声道:“顾先生,喝药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舀起一勺,送到顾钦原唇边。

    顾钦原勉强睁开眼,目光却透过她,落在君天澜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君天澜站在光影里:“你与她,都是我最重要的人。钦原,镐京城局势险恶,咱们绝不能再起内讧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垂下眼睫,张口喝了那勺药。

    “顾先生,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,谢谢你不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他吃了药,眼圈再度红了,又舀起一勺,吹温凉了送到他的唇边。

    修长漆黑的眼睫遮住了顾钦原瞳眸里的复杂,放在被子下的双手早已按捺不住地握紧。

    他对她做出过那般恶劣的事,他甚至不止一次地拆散她和表兄。

    为什么她一个姑娘,竟还可以如此大度待他?!

    睫毛中闪过几许暗光,不知是惭愧,还是内疚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借用群里妹子的一句话:“君天澜真的很(爱ai)妙言,真的很(爱ai)。就算他知道‘妙妙背叛了他,伤害了他’,他还是舍不得伤害妙妙,不(允yun)许别人欺负妙妙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