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87章 被顾钦原刻意掩埋的真相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顾钦原喝完那碗药,沈妙言知晓他这是原谅的意思了,于是站起(身shen),将空碗递给侍女,乖乖退到君天澜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顾钦原抬袖擦了擦唇角,因为低垂眼睫的缘故,叫人看不清他的神态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要让他好好休息,谢陶不知打哪儿抱了(床chuang)被子进来,眼圈还是红红的,声音发哑:“寿王(殿dian)下、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哑声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谢陶连忙将被子放到旁边,走到他跟前,轻轻扶住他。

    两人相处了那么久,顾钦原哪怕仅仅只用一个眼神,谢陶便知他是何意。

    此时的顾钦原浑(身shen)软弱无力,全(身shen)力量压在谢陶(身shen)上,勉强下了(床chuang),还未迈上一步,便“噗通”一声,朝君天澜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瞳眸骤然放大,正要上前扶起他,却被他推开。

    他跪在冰凉的地面,咳嗽得十分厉害,谢陶紧忙拿了帕子帮他擦拭,他又将谢陶推开,面皮涨得通红,朝君天澜拱手:“(殿dian)下,臣弟有话要说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等恢复了(身shen)子,再说不迟。”君天澜皱着眉头,还要上前扶他,却被他再度推开。

    顾钦原声音虚弱,抬起眼睫,唇角的笑容十分苦涩:“沈姑娘深明大义,臣弟自愧弗如!”

    屋中烛火明明灭灭,被顾钦原刻意掩埋的真相,终于纤毫毕露地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他保持着拱手行礼的姿势,拖着一口气说完,殷红的血液便已顺着唇角汨汨淌落,晕染在他纯白的中衣袍摆上,犹如泣血梅花。

    可他浑然不顾,冷峻而苍白的面庞转向沈妙言,声音清寂:“世间诸事,恩恩怨怨,纷纷扰扰。我过去欠你种种,你如今也害我折寿数年,可算是扯平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震惊于他道出的真相里。

    怪不得,她会被独自抛在楚国。

    怪不得,四哥之前会那般待她……

    灯火的薄光无法温暖她冰凉的指尖,她呆呆站立良久后,忽然俯(身shen),亲自将他扶起,一言不发地扶着他上榻。

    屋中冷寂得可怕。

    谢陶十根手指紧紧搅在一起,“钦原哥哥,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从小喜欢的男人对最好的姐妹做出这种事,她已不知该如何面对妙妙。

    然而场中最震惊的,莫过于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曾怨恨她无(情qing)无心,怨恨她没有眼光。

    原来一切,都是他怨错人了吗?

    没等这两人有所反应,沈妙言已经放下青罗纱帐,朝后面退了两步,撩起裙摆,笔直对着(床chuang)上的男人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和谢陶皆都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(身shen)形纤弱的小姑娘双手交叠于额前,宽袖垂落在小脸前,礼仪周全标准至极。

    那清越稚嫩的女音透出郑重:“顾先生是四哥的首席谋士,才智举世无双。没有顾先生,便没有今天的四哥。妙言女流之辈,为人处世多有不妥,害顾先生至此,是妙言不是。从今后,一愿大周一统、百姓安康,二愿四哥皇图霸业、前程锦绣,三愿顾先生(身shen)体康健、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她说罢,正要行顿首礼,青罗纱帐中却已是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顾钦原掩面而起,堂堂七尺男儿,竟在此刻哭得仿佛孩童。

    他不顾(身shen)体,强行下(床chuang),将沈妙言拉起:“你行此大礼,可是要折煞我?!”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,也跟着哭。

    君天澜深深呼吸,走上前将沈妙言揽在怀中,沉黑的凤眸凝望向顾钦原:“镐京局势险恶,君舒影更非寻常对手。咱们几个从楚国一路走来,更应相互扶持才是。今夜你二人和解,我甚是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表兄不怪我?”

    君天澜摇了摇头,“今夜过后,咱们之间再无恩怨。钦原,你当务之急,是养好(身shen)体,如此,才好为我继续出谋划策。我说过,当我坐到那个位置时,我希望(身shen)边有你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再度将顾钦原的眼泪引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喘息着,还要对君天澜行大礼,君天澜连忙扶住他:“(身shen)子要紧。”

    谢陶连忙上前扶住顾钦原,将他送到(床chuang)榻上。

    顾钦原凝视那二人离开的背影,心中愈发坚定,他一定要治好(身shen)体,辅佐表兄登上皇位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和沈妙言出了厢房,沿着曲廊一路往东流院而去。

    红艳艳的绉纱灯笼在曲廊中散发出凄迷的光,走到无人处的水榭,君天澜忽然顿住步子,大掌拉住沈妙言的手腕:“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起小脸,白嫩嫩的面庞早哭得通红,看起来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君天澜心口一阵阵钝痛,凝视她良久,什么话都说不出口,只大力将她拥进怀中。

    夜风送来四月莲叶的清香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只嗅到男人(身shen)上淡而清冷的山水香,丝丝缕缕将她萦绕,缠得那么紧,宛如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良久后,君天澜终于松开她,哑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便牵了她的手,重又朝东流院走,薄唇抿了又抿,半晌后才道:“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?我买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眉眼弯弯:“没什么想要的。只要四哥一心一意待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忍不住低头看她,她看起来没心没肺,单纯而天真。

    他心中便又是一痛:“(日ri)后若有什么想吃的,只管叫厨房做。我害怕失去你,****将你留在(身shen)边,你一定早就厌烦了吧?若有想去的地方,只管说出来,我可以陪你去。若不想我陪,我让夜凛带暗卫跟着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气说了许多话,却仍旧觉得,这些都弥补不了他给小丫头造成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四哥待我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感动地说着,低垂下眼帘,鸦羽般浓密的长睫毛遮掩了瞳眸里的平静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会问他要东西。

    她想要的,是他的愧疚。

    只要他始终怀着这份愧疚,她在他心中,就会永远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那是任何女人,都取代不了的。

    至于顾钦原……

    她随着君天澜穿过一段幽暗的曲廊,唇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到底都是男人,不明白女子心中的弯弯绕绕,只当她是真的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呵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