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88章 四哥,抱抱我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被君天澜牵着手,一边往前走,一边偏头去看那倒映着灯笼光影的池塘。

    四月初的夜,仍旧寒凉。

    沈妙言空着的一只手忍不住笼进大袖,她刚刚在厢房中故意做出那番姿态,一则是想化解顾钦原对她的敌意,二则是想让顾钦原更加死心塌地地为四哥效命。

    朋友不需要讨好,只有敌人才需要。

    小脸上的笑容不动声色地掩藏在幽暗中,君天澜并未发现。

    等走出(阴yin)暗的那段路,君天澜才察觉小姑娘手心冰凉。

    “冷?”他问。

    沈妙言摇摇头,非常懂事:“不冷!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(禁jin)更加心疼,握住她的双手捏了捏,轻轻吹口(热re)气,体贴道:“等下回屋里,叫侍女端(热re)茶给你暖暖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点头,状似无意地提起:“说起来,院中的侍女我都不熟,没有一个人可以说知心话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知晓她这是孤单了,于是说道:“我明(日ri)便让拂衣她们到东流院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!”沈妙言仰起小脸,琥珀色瞳眸里满是期许。

    君天澜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瓜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四哥待我真好!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眼中划过暗光,却很快笑弯,喜滋滋地抱住他的胳膊,看起来要多天真就有多天真。

    君天澜觉得这小姑娘真是越发容易满足,心中暗自打定主意,将来再多疼她一点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东流院,君天澜让侍女端了水盆过来,亲自给她将小脸洗干净,又问了她要不要去温泉池泡澡,俨然是呵护备至的模样。

    等沈妙言从温泉池回来,就瞧见她常常盖的那(床chuang)锦被被男人抱到了(床chuang)上:“四哥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闻声回头,这小姑娘已经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,因为刚泡过温泉的缘故,小脸白里透红,等靠近些,便能闻到她(身shen)上淡淡的女儿香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呀?”她好奇地走到男人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君天澜瞧着她的脸蛋嫩得能滴出水,忍不住掐了把:“以后跟我一块儿睡。”

    他力道极轻,然而沈妙言的脸蛋上立即起了两块红指印。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她捂住脸蛋,圆眼睛水汪汪的,看起来颇为委屈。

    君天澜莫名想起那夜(春chun)帐中,这小姑娘在他(身shen)下眼泪汪汪地唤疼,下腹处顿时涌出一阵邪火,他勉强按捺住燥(热re),淡淡道:“下次不捏就是,快进去睡。”

    说着,非常体贴地替她掀开被褥。

    沈妙言垂着眸,瞥了眼他的腰带,小心翼翼爬上(床chuang)。

    她滚到里侧,男人便在外侧躺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看他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似是有些累,只闭着双眼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,都能睡在(床chuang)上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唇角的弧度,忍不住弯了下。

    他想说不可以,因为他怕他会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可是没等他说出口,一个(娇jiao)(娇jiao)软软的(身shen)子便钻进他的被窝,将他轻轻抱住。

    小姑娘声音软糯,听起来甜甜的像是棉花糖:“四哥,你抱着我睡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不可察地蹙了下眉。

    他(禁jin)(欲yu)了好多年,如果抱着她睡……

    谁知道会不会擦枪走火。

    然而(身shen)边的小姑娘全然不管不顾,柔软的(娇jiao)躯在他(身shen)上蹭来蹭去,又轻轻在他耳边吹气:“四哥,抱抱我,抱抱我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一个压抑不住,翻(身shen)将她压在(身shen)下,声音透着点点怒意:“沈嘉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他正经的模样,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君天澜无奈,重又回到(床chuang)榻外侧,从背后将她抱住: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(胸xiong)膛又宽阔又温暖,贴着沈妙言纤细的背,好似一只凶猛的大尾巴狼,用爪子轻轻环着只小(奶nai)猫。

    沈妙言闭上双眼,心中很踏实。

    第二(日ri),顾钦原的(身shen)体看起来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因为明(日ri)是谢昭回门的(日ri)子,所以谢陶被谢家人请走了,只剩他独自坐在厢房(床chuang)榻上。

    他听君天澜说了离间谢家与萧家的计策,不(禁jin)蹙眉:“谢家重诺,谢容景与萧阳既有婚约在前,必不会轻易悔婚。”

    “谢容景不会,可是萧阳会。”沈妙言捧了杯(热re)茶,慢条斯理地轻呷,“世间最复杂的事,是男欢女(爱ai)。最简单的事,仍是男欢女(爱ai)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于男女之事上,自然没有沈妙言精通,于是问道:“不知沈姑娘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口茶,笑容浅浅:“可否劳烦顾公子,给阿陶写封信?”

    眼见着又过了一(日ri),乃是谢昭与君舒影三朝回门的时候。

    奢华的马车,一路驶离宣王府。

    谢昭轻轻挑开窗帘,就看到君舒影骑在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上,(身shen)着雪白绛纱锦袍,腰间束一条缧金丝镶玉腰带,(春chun)风翻卷起他的袍摆与广袖,凤眸微挑,端得是绝艳出尘的神仙模样。

    她缓缓放下窗帘,拢在袖中的手(禁jin)不住紧了紧。

    没成亲前,她也以为,君舒影是神仙一般的潇洒人物。

    可成亲之后,她才知道,那层神仙皮底下,藏着怎样一个魔鬼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这三天的遭遇,那双美丽的杏眼忍不住含了泪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行驶到谢家。

    谢和乃是当朝兵部尚书,尚书府自然修葺得端庄宏伟。

    此时谢和带着夫人庄氏、嫡长子谢容景、幼女谢陶及众多丫鬟仆役,阵势浩大地等在府门口。

    君舒影跨下马,当着众人的面,体贴地亲自扶谢昭下车。

    这一动作看在谢氏夫妇眼中,乃是宣王(爱ai)护他们女儿的表现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脸上便多了些欣喜,带着众人迎上前行礼:“给宣王(殿dian)下请安!给宣王妃请安!”

    谢昭双眼噙泪,疾步上前扶起二人:“爹、娘,你们这是做什么?!这是要折煞女儿了!”

    谢氏夫妇却不敢贸然起(身shen)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阳光下负手而立,笑容疏远而淡漠:“二老请起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才带着阖府上下起(身shen)。

    谢陶躲在谢容景(身shen)后,想起钦原哥哥的信,暗自给自己鼓了鼓气,想着待会儿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一行人以君舒影和谢昭为首,抬步进了尚书府。

    等到了正厅,谢家父子便和君舒影入座,闲论起男人间的话题,多半是围绕朝政。

    庄氏亲亲(热re)(热re)地挽了谢昭去后院,谢陶毫无存在感地跟着两人,只悄悄盘算着待会儿如何开口好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