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89章 一个小哑巴,凭什么比我活得幸福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母女三人进了后院花厅,庄氏这才仔细打量起谢昭,但见她面容较未出嫁前更加美貌,可眉宇间却多了层淡淡的忧愁,仿佛芍药笼烟,令人怜(爱ai)非常。

    她忙拉了谢昭的手,急切问道:“昭儿,可是宣王待你不好?”

    谢昭别过视线,轻声道:“(殿dian)下待女儿极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眼圈却再度红了。

    庄氏立刻明白她在宣王府过得不开心,于是皱眉道:“可是宣王欺负了你?!你与娘说,娘让你爹爹好好说道说道他!他虽是龙子凤孙,可咱们谢家的女儿,也没有凭他欺负的道理!”

    谢昭听着这番话,突然就哭了,趴在庄氏怀中呜呜咽咽:“娘,宣王(殿dian)下他,他根本不把女儿当人看!这三天,他在府中不管女儿名声,想要就要,卧房、书房、花园、水榭,只要他心里不痛快,女儿便是他发泄的对象!女儿出(身shen)谢府,又不是青楼姑娘,怎能容他如此羞辱?!”

    庄氏听了,满脸都是震惊。

    毕竟君舒影看起来玉树临风,神仙一样的人物,怎的行事竟如此糊涂?!

    她搂住谢昭,气得浑(身shen)发抖:“他倒是胆大……昭儿放心,回头你爹爹定会为你出头,不叫他再欺辱你!”

    谢昭点点头,哭得梨花带雨,更加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谢陶站在旁边,望着娘亲搂着谢昭的亲(热re)慈(爱ai)模样,娃娃脸上一点表(情qing)都没有,显然是见惯了的。

    谢昭哭了片刻,似是才察觉到谢陶在这儿,于是拿手帕擦了擦眼泪,“妹妹来了?真是对不起,那些话,不该叫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儿听见。”

    说着,垂下眼帘,“听闻妹妹和寿王府中的一名侍女交好?”

    “侍女?”庄氏抬头,不可思议地望向谢陶,语气变得严厉起来,“你和侍女玩什么?!”

    谢陶并未说话,谢昭先道:“娘,她并非普通侍女,听闻是韩三公子献给寿王(殿dian)下的美人,叫做沈妙言,生得美貌倾城,就连宣王(殿dian)下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急忙掩住朱唇,似乎是不敢再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宣王(殿dian)下怎么了?!”庄氏急了,难道女儿失宠,和那个什么妙言有关系?

    谢昭泫然(欲yu)泣,脸儿臊得通红:“每次行房事,(殿dian)下都不许女儿转过去看他……他会对女儿,喊出沈妙言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眼泪潸然而落,她看起来宛如被风雨摧残的牡丹,(娇jiao)弱可怜至极。

    而她似是再也承受不住这种羞辱,竟径直晕厥在了庄氏怀中。

    她那么纤瘦,那么苍白,叫庄氏心疼得不行,连忙喊府医过来。

    等侍女将谢昭送进闺房,大夫们问脉后说只是忧虑过度,歇一歇就好,庄氏这才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瞥见站在(床chuang)尾的谢陶,不(禁jin)又皱起眉,压低声音道:“那个沈妙言,你赶紧与她断了来往!且不说她是寿王府的人,她能迷得寿王和宣王团团转,能是什么好东西?!别怪娘没提醒你,你姐姐如今是宣王妃,将来说不准就是皇后,你可不能坏了她的事!”

    谢陶低头,不说话。

    庄氏又数落了她几句,才亲自去小厨房,监视丫鬟们煎药。

    房中只剩下谢陶,以及谢昭的丫鬟们。

    她在绣墩上坐下来,将始终带在(身shen)边的针线包打开,里面是一块尚未绣完的鸳鸯枕巾。

    四月的阳光洒进绿纱窗,(床chuang)上的谢昭睁开眼,就看见那小哑巴坐在光影中,慢条斯理地穿针引线,侧脸满是认真。

    她静静看了会儿,声音冷淡地开口:“你与顾钦原,何时成婚?”

    谢陶专注地绣一只鸳鸯的尾巴,闻言只是摇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绣着绣着,她忽然抬起头:“过两天,东郊踏青。妙妙说,寿王会带薛小姐去。你,你去吗?”

    面对谢昭,她仍旧有些结巴和畏缩,可到底敢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而这几句话,便是顾钦原信中教她说的。

    谢昭怔了怔,东郊踏青?

    也是,现在四月天气这般好,东郊的青山绿水的确(诱you)人……

    她想着,笑了笑:“你管我作甚?莫非,还没在我手上吃够苦头?”

    谢陶闻眼便下意识地瑟缩了下。

    谢昭打了个眼色,旁边侍女立即从谢陶手中夺过没绣完的鸳鸯枕巾,恭恭敬敬递到她手中。

    她望着那两只鸳鸯,忽然想起她的新婚之夜……

    那并不是愉快的回忆。

    美眸中现出狰狞之色,她忽然发疯般,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,将枕巾撕成两半,似是仍不解气,从(床chuang)头暗屉里摸出剪刀,拼命将那鸳鸯枕巾剪成数片,哭着抛到空中。

    那双腥红的眸眼紧盯着谢陶,语调是与绝美面容毫不符合的狰狞:“小((贱jian)jian)人!我若得不到幸福,你也休想得到!”

    谢陶手脚冰凉,呆呆仰头望着半空,那块她花了无数心血与时间的鸳鸯枕巾,就这么变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她想让钦原哥哥喜欢她,所以没(日ri)没夜地想把这块枕巾绣好……

    十根手指,根根都曾被绣花针扎伤过无数次。

    她一点都不觉得疼,只要想到钦原哥哥会睡在她绣的枕巾上,心里就会很甜蜜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渐渐红了,突然猛地扑上(床chuang)去捶打谢昭:“你赔我枕巾!你赔我!你赔我!”

    丫鬟们吓呆了,连忙去拉她,可她就像着了魔般,一边哭一边想去打谢昭。

    谢昭冷眼望着她被丫鬟们拉开,嘲讽道:“沈妙言毁了我的婚姻,我便要毁了你的婚姻!你一个小哑巴,凭什么比我活得幸福?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守在外面的小丫鬟匆匆进来禀报,说是夫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谢昭面无表(情qing),眼泪却顺着眼眶滑落。

    等庄氏跨进门槛,就看到小女儿发了疯般大喊大叫,似乎是想去打大女儿。

    而大女儿瑟缩在(床chuang)角,哭得悲切,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闹什么?!”庄氏怒声,快步走到(床chuang)榻前,将谢昭揽进怀中,“乖女儿,你妹妹又发什么疯,你告诉娘,娘为你做主!”

    谢昭趴在她怀中,余光瞥了眼声嘶力竭的谢陶,声音柔弱:“娘,妹妹在房中绣鸳鸯,有几个针脚错了,女儿好心告诉她,她就突然将枕巾撕碎,还用剪刀将鸳鸯都划破了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