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94章 千古绝唱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在水一方,低吟浅唱。

    山风将君舒影的广袖与袍摆吹得鼓起,神仙般的美貌男人执笔泼墨,笔下龙飞,真真担得起风雅卓绝、超脱凡尘这八个字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痴呆、听得痴呆,一曲词写完,直到墨迹都干了,却仍旧沉浸于刚刚极致的画面中。

    君舒影亲手将墨宝挂到丝线上,笑吟吟转向众人,目光却只在沈妙言一人(身shen)上流连:“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回过神,望向在清风中招展的宣纸,纷纷低吟出声:“把酒祝东风,且共从容……”

    开篇之句,便已是大手笔,更遑论词曲后的感(情qing)升华。

    “可惜明年花更好,知与谁同?”

    明年花好更盛今朝,却不知又能与谁相逢?

    无言的悲伤蔓延至每个人的心底,叫人不由自主地惜(春chun)叹(春chun),既惋惜故人离去,更感慨时光易老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有些发痴,她想起楚国的那些岁月,想起那些从她生命中离去的故人。

    时光真像是一捧沙,它们悄悄从指缝间流走,带走亲人与挚友,没有谁能永远陪伴在谁的(身shen)旁,实在是令人难受。

    似是为了应景,远处(热re)闹的丝竹管弦声也化为浅斟低唱,令人忧伤。

    等悲哀的(情qing)绪终于渐渐淡下去,押君舒影胜的客人们纷纷高兴起来,这首词已是千古绝唱,寿王再如何有才,也不可能作出比这首更好的词曲来。

    谢昭粉面含(春chun),呷了口太禧白,拿帕子优雅矜贵地拭了拭唇角:“薛姐姐以为,此曲如何?”

    薛宝璋仍旧是气定神闲的模样,“自将成为流芳百世的千古绝唱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的才华是镐京城里出了名儿的,她如此说,众人更加坚信,这一场赌局,会由宣王(殿dian)下获胜。

    谢昭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些:“即便寿王输了,姐姐也不必恼。寿王啊,自有寿王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这话形似安慰,更似嘲讽。

    本来薛宝璋觉得寿王深沉,或许会有不同凡响的表现,可宣王这首词作得实在太令人惊艳,饶是她都无法超越,更遑论从楚国那个穷乡僻壤回来的寿王。

    而且瞧着他周(身shen)都是煞气,想来是没读过几本书了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又转向君舒影,他的光华气度,较从前更加出众,不愧是她喜欢的男子。

    唉,若她是宣王妃,该有多好……

    然而在谢昭面前,面子和镇定是不能丢的,更不能露出分毫妒忌显得没面子,因此她便淡淡道:“且看着吧。”

    谢昭见她维持着雍容大度,手中团扇还在不慌不忙地轻摇,美眸中便掠过淡淡的讽刺。

    胜负已定,薛宝璋她还有什么好得意的?

    那厢沈妙言避开君舒影的视线,亲自为君天澜铺纸研磨。

    她虽知四哥的才华,却也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她不会作诗,可品鉴能力还是有的,自然瞧得出君舒影的厉害,也不知四哥能否赢他?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早把弄到君舒影字迹的事儿抛到了脑后,只关注起这两位的输赢来。

    君无极本是喝得半醉,却被那首《把酒祝东风》惊醒,朦胧醉眼为难地望向君天澜,这位四弟新近归来,想来并未见识过五弟的才华。

    五弟珠玉在前,若是强行让四弟作诗,恐怕会叫他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虽然父皇偏宠五弟,可四弟毕竟也是他的儿子,是他君无极的弟弟……

    这才刚回来,不能被人欺负狠了呀!

    想着,便拎着酒瓶上前,笑得不羁:“我瞧着今(日ri)天气甚好,作诗什么的忒无聊了些,不如此事作罢,咱们来喝酒?”

    沈妙言研着磨,诧异地望了眼绿葱皇子,他这是在帮四哥?

    在座的宾客见状,也纷纷杂乱无章地开口:“是啊,我看还是算了吧!不如咱们去游湖?”

    “本就是冲着踏青来的,我倒想去林子里走走。”

    皇后一派的官员子女都想着帮君天澜解围,免得他待会儿作诗作得不好,平白丢了颜面。

    然而却不知是谁故意在里面搅风搅雨,含糊道:“甭作了、甭作了,作了也是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“以为手中有些钱财和稀罕画子、稀罕好酒,就能与宣王(殿dian)下相提并论了?嘁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倒是好奇,寿王他能做出怎样的诗赋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怎样,肯定是比不过宣王(殿dian)下的!毕竟流落在外那么多年,见识文采,肯定比不得宣王(殿dian)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人越说越过分,沈妙言小心翼翼望向君天澜,但见他把玩着墨玉扳指,神色十分淡然。

    于君天澜而言,这种游戏无聊透顶,没什么好参加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鄙夷……

    蛟龙在天,何必在乎泥鳅们的看法?

    然而那份淡然的神(情qing)落在沈妙言眼中,她却很替他憋屈,“啪”一声,重重拍了下白玉镇纸:“我家王爷都还没作诗呢,比不比得过,你们怎么知道?!”

    她虽是侍女打扮,气势却十分惊人。

    众人立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而她吼完,脸儿红红,轻声道:“四哥,我研好墨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头,就瞧见她满脸都是期盼。

    他心中微动,莫名的,不想看见那双琥珀色圆眼睛里现出失望。

    虽想在羽翼未丰时遮掩锋芒……

    罢了。

    寂静之中,他微微一笑:“拿笔来。”

    尽管他戴着半张暗金雕花面具,尽管在座的人都知道他容颜已毁,可是这么一笑,竟透出难以言喻的俊美,仿佛是太阳神驾着战车降临世间,仿佛是黎明第一缕到达尘世的阳光。

    那并非是容貌带来的,而是他周(身shen)的气场,带给众人的震撼。

    在众人震惊于他的气度风华时,他挽袖,瞥了眼《(春chun)江夜饮图》,在湖岸边即兴挥毫泼墨:

    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!譬如朝露,去(日ri)苦多。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如月,何时可掇?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契阔谈宴,心念旧恩。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。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山不厌高,海不厌深。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”

    湖风翻卷起他的外裳,那袖袍上的暗金团龙凌风而舞。

    仿佛下一瞬,便将龙翱九天。

    沈妙言怔住了。

    薛宝璋也怔住了。

    众人,皆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舒舒的那首是欧阳修的《浪淘沙》,四哥的那首是曹((操cao)cao)的《短歌行》,菜做不好诗,借古人的来用用……

    这部文,虽然有很多读者说不好看,但是菜很想继续往下写,因为有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,不仅仅是(爱ai)(情qing)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