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98章 铁面公子,也会怜香惜玉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嘴角抽了抽,君无极笑呵呵上前:“四弟,听闻你昨夜被父皇鞭笞,为兄甚是心疼,这两只老母鸡,你让厨房炖汤喝,滋补(身shen)体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似乎早已看破这位皇兄行事荒诞,便微微颔首:“多谢二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朝拂衣使了个眼色,拂衣接过君无极手中的两只鸡,行过礼后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又起(身shen),请他在软榻上落座,自个儿去耳房泡茶。

    等将茶水端来,却听得君无极在劝君天澜:“你与他争什么?此事本不该由我插嘴,可他在镐京经营多年,其势力岂是你能比的?若现在收手,将来或许能做个闲散王爷。若执迷不悟——”

    “二哥是来为他做说客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看见父子相争、兄弟相残。四弟,我想在有生之年看见天下一统,我想看见万民前来镐京朝拜,我想看见世间每一寸土地,都生活着大周人。你可明白为兄的话?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着眉眼,将茶盏放到君无极手边。

    这位端王(殿dian)下看着荒诞不经,没想到,竟也有这般顾全大局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二哥认为,凭他,能实现四国一统?”君天澜漫不经心地把玩棋子。

    君无极不语。

    书房中沉默片刻,君无极起(身shen)道:“攘外必先安内,无论如何,我只希望大周皇族能够真正团结起来,再不要出现同族倾轧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面容冷峻的君天澜,主动送君无极出府。

    回来时,她独自穿过长廊,心中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她认识了大周的三位皇子,四哥心系皇位,君舒影比起皇位似乎更喜自由,却又不得不与四哥争夺那个位置。君无极倒是对皇位没什么兴趣,他只想维护皇族平安。

    即便是女子,她也知晓,这样人心不齐的大周,是没办法争夺天下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段时(日ri),君天澜放了沈妙言半天假,她便兴高采烈地约了谢陶去街上玩耍。

    谢陶带她去街上一处酒楼里,絮絮叨叨地介绍:“这里的酒菜最好吃,哥哥常常带我来吃,妙妙你一定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见酒楼环境幽雅干净,心中便先喜欢上了几分:“阿陶说好吃,肯定好吃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二楼临窗位置坐下,小黄猫不知打哪儿窜出来,坐到桌上,喵喵了几句。

    谢陶满脸惊喜地抱起猫儿,“好些(日ri)子没见着你,我还以为你不见了!”

    这猫儿随她去过很多地方,是她最重要的朋友之一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那猫儿长得圆圆滚滚,显然消失的这段时(日ri)被养得极好。

    两人点完菜,谢陶抱着猫儿,慢条斯理地聊了起来:“再过几(日ri),哥哥便该迎娶萧家的姑娘,现在府中的人都在准备。她也回来过两趟,说是要帮忙。唉,我倒宁愿她别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她又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谢陶点点头,瞳眸有些黯淡。

    沈妙言便拍了拍她的手背,以示安慰,又叫小二多上两壶酒。

    两个姑娘吃吃喝喝,那酒尝着清甜,两人当果汁喝完了,又叫小二再上两壶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的功夫,桌上的菜肴便被席卷一空,还有五六个歪歪倒倒的空酒壶。

    两人趴在桌上,(身shen)上酒气熏人。

    小黄猫嫌弃地跳到窗台上,喵喵了几句,转(身shen)跳下楼。

    “猫猫……”谢陶醉眼朦胧,朝小黄猫伸出手,依稀看见它蹦进长街上一位青衣公子怀中,俨然跟人家很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猫猫也不要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喝多了,一边哭一边拿酒瓶捶打桌子,将周围人的目光全吸引了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同样醉得不轻,跟她一起敲桌子,嘴里叽叽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谢容景刚下朝,想着打包些点心给自己妹妹,却在楼下就听见他妹妹的鬼哭狼嚎,紧忙上了楼梯,但见两姑娘手拉着手,又哭又笑。

    他上前拍了拍谢陶的脸儿,见她不搭理自己,无奈地将她打横抱起,正要离开,犹豫地望了眼沈妙言,便让(身shen)边小厮去寿王府,通知寿王来接人。

    谢容景抱着谢陶走了,沈妙言独自跌坐在地,脸蛋通红通红,也不知想起什么伤心事,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:“我的命好苦呀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小二哥想把她拉起来,可她力气极大,坐在地上怎么都不肯起来。

    正闹得不成体统时,三楼雅间里走出一位年轻公子,眉宇间笼着(阴yin)郁,正是薛远。

    他在三楼吃饭,听见沈妙言在下面嚎。

    他气她把莲花送给君舒影因此不想理她,然而这姑娘一直在嚎,嚎得他心里不舒服,只得走下楼过来瞧瞧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她面前,居高临下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,唤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女孩儿抬头,双眼蒙着涟涟水雾,一张脸像是红透的牡丹,(娇jiao)艳端丽。

    薛远眸光闪了闪,只觉(胸xiong)腔被心脏狠狠撞了下。

    他在她面前蹲下,抬手给她擦眼泪: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背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喝醉了是不管敌友的,只乖乖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薛远心跳再度加速,转过(身shen),那小姑娘主动趴到他后背上,口齿含混不清:“我家……我家在开元街、寿、寿、寿王府,嗝……”

    酒嗝熏得薛远直皱眉毛,却意外的……

    并不嫌弃。

    他站起(身shen),背着她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薛府的小厮牵着马过来,薛远淡淡道:“走路就行。”

    那小厮奇怪地挠挠了头,今个太阳是打西边儿出来了?自家那位铁面公子,何时学会怜香惜玉的?

    薛远是第一次背姑娘。

    他从不知道,原来将姑娘背在背上,竟是轻得像一根羽毛。

    他目视前方,面庞依旧(阴yin)郁冷肃,眼底的神(情qing)却柔软了些。

    只是尚还未走出半条街,迎面就有黑金软轿过来。

    轿帘大开着,里面端坐的男人面无表(情qing),黑沉的凤眸静静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薛远脚步顿住,“寿王。”

    软轿落地,君天澜的目光扫过沈妙言通红的小脸,声音淡淡:“妙言给薛大人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拂衣和添香便上前,将沈妙言扶了下来。

    薛远只觉背上一空,仿佛什么重要东西,被人夺走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