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99章 顾家的兴亡,全在你一人身上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愈发冷淡:“回母后话,儿臣与薛远,并未争抢女人。”

    妙妙是他一个人的,薛远算什么,也有资格与他争?

    顾皇后抚摸着猫儿的手顿了顿,杏眸中划过暗芒,声音不觉带上了皇后才有的威严:“在你看来并非是争抢女人,可在那些百姓眼中,你们就是在抢女人!你刚回京,多少人等着看你的笑话,为了个女人,与薛远共同置(身shen)旁人的闲话中,这便是你所求的?”

    “儿臣知罪。”

    顾皇后忍不住瞥向他,见他嘴上说着知罪,眼睛里却分明一点悔悟都没有,戴着金色甲(套tao)的手不由加重力道,怀中的波斯猫儿吃痛,叫了声便窜出她的怀抱,被一旁侍立的女官轻轻抱起。

    顾皇后起(身shen),从御阶上一步步走下来,站在君天澜面前,居高临下:“你是本宫的孩子,顾家、王家、韩家,那么多人盼着你能争气些,好登上那个位置,可你却沉湎于儿女(情qing)长,真真是罔顾他们盼你回来的一片赤诚!”

    说着,视线愈发威冷:“拿荆条来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闭上双眼,跪在那里稳如磐石。

    台阶上的女官将猫儿交给一名小宫女,犹豫片刻,还是去后(殿dian)取来了荆条。

    顾家尚武,年轻子弟若有犯错,长辈便会用荆条抽打其背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那荆条上满是倒刺,女官垂着眼帘奉到顾皇后手中,不敢多看,带着(殿dian)中宫女们一齐转(身shen)面壁。

    当荆条重重击落在君天澜的后背上,他以为他会痛,可事实上并没有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王府里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是央着夜寒帮她在梨花树下搭一架秋千,还是捧一本医书,坐在廊下认真研读?

    可她那样活泼的(性xing)子,大约看书也是看不久的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小姑娘倚着廊柱打盹儿的模样,暖阳下,她的脸蛋白嫩俏丽,像是做了什么甜甜的美梦,小嘴儿微微翘起,比满院梨花还要明艳纯净。

    血液从他的唇角淌落,那凤眸里却漾出一抹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荆条鞭笞在肌(肉rou)上的声音,回((荡dang)dang)在整座大(殿dian)。

    顾皇后终于打累了,丢掉带血的荆条,在君天澜跟前蹲下,双手捧住他的脸,轻轻为他拭去唇角的血,杏眸中都是泪:“我的孩儿,顾家的兴亡,全都在你一人(身shen)上……莫要沉湎女色,再让你外祖父失望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下眼帘,声音依旧淡漠:“儿臣谨记母后教诲。”

    女官扶着他去偏(殿dian)包扎伤口,只见前些时(日ri)被皇上鞭笞过的伤口再度崩裂开来,宽阔的后背上,新旧鞭痕交错,竟没有一寸好(肉rou)。

    这女官跟随顾皇后多年,自然怜惜他,一边为他敷药,一边轻声道:“娘娘都是为了王爷好,王爷莫要怨她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唇色苍白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他在偏(殿dian)换了袍子,才到正(殿dian)向顾皇后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顾皇后抱着猫儿,盯着他离开的(挺ting)拔背影,眼眸再度湿润:“你说,若他还活着,是不是也同澜儿一般模样?他若还活着,澜儿也不必受这样的罪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官拿了帕子帮她拭泪:“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生死这东西,那也是说不准的。娘娘莫要伤心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出了坤宁宫,便去崇政(殿dian)给皇帝请安。

    一名太监守在崇政(殿dian)外,见他过来,笑道:“皇上与诸位大人在里面商议国事呢,四(殿dian)下请回吧。皇上吩咐了,以后无特殊(情qing)况,您不必过来请安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面无表(情qing)地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没走上几步,就碰到君舒影带着萧城诀过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敏锐地嗅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息,瞧见他唇色比平常苍白,不(禁jin)笑了笑:“四皇兄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未曾。”君天澜目不斜视,径直从他(身shen)边穿行而过。

    君舒影也不计较他的态度,带着萧城诀走到崇政(殿dian)外,那名太监立即陪起满脸的笑,迎到他跟前,恭恭敬敬行了个礼:“给宣王(殿dian)下请安!皇上已经在里面等您了!”

    “有劳公公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行了数十步,下意识地回过头,就看见君舒影与萧城诀进了崇政(殿dian)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瓣,周(身shen)气息越发冷漠。

    回到王府,已是用午膳的时辰。

    沈妙言巴巴儿地守在东流院门口,远远看见他的(身shen)影,连忙小跑过去:“四哥!”

    刚抱住男人的腰(身shen),她便闻到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难道四哥在他生母宫中,也受了委屈?

    小脸贴着他的(胸xiong)膛,她紧紧闭起双眼,强自将眼泪咽下,再睁开时,琥珀色瞳眸清澈无邪,仰头(娇jiao)笑道:“我让厨房做了一桌好菜,都是四哥(爱ai)吃的呢!”

    君天澜原本还怕她嗅出他(身shen)上的血腥,惹得她平白担忧,见她如此模样,心中稍安,摸了摸她的脑袋,又牵了她的手,朝花厅走去。

    午膳过后,小姑娘照旧要午睡。

    君天澜背着手走到屋外:“夜凛。”

    夜凛犹如落叶般从房顶翻下来,单膝跪地,拱手道:“主子!”

    “镐京城,咱们有多少人手?”

    “暗卫那边,以夜凉为首,共有三百零二人,分布在王府附近。咱们府里的侍卫,包括您近(身shen)的侍从,一共两百一十八人。”

    夜凛说着,斗胆抬起眼帘,轻声道:“主子若要行大事,咱们兄弟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,绝不会怕了皇帝老儿和那宣王!”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抿出淡淡的笑:“如今还不是时候。传信给容战,让他务必守住西南与南蛮。楚国京城的部署,亦不可偏废。”

    夜凛立即称是。

    男人独自立在檐下,院中芳草鲜美、落英缤纷。

    这样的时节,乃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,已近黄昏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看见君天澜正坐在窗边软榻上看书。

    夕阳的柔光洒落在他(身shen)上,即便戴着暗金雕花面具,他也仍旧风姿卓绝。

    她看了良久,忽然跳下(床chuang),噔噔噔跑到他(身shen)边,轻轻抱住他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放下书卷,单手环住她的纤腰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姑娘刚睡醒,头发还有些蓬乱,眼睛红红,非常惹人怜(爱ai)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