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00章 这次亲亲,换我主动!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摇摇头,只将脑袋轻轻靠在他的(胸xiong)膛上。

    君天澜轻抚她的后背,宛如抚摸最珍贵的宝物。

    顾钦原进来时,就看见夕阳中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(娇jiao)小的姑娘依偎在高大的男人怀中,两人的一举一动,皆透出缠绻深(情qing)。

    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咳嗽了声。

    两人朝他望去,他缓步走进来,“明(日ri)便是谢容景迎娶萧阳的(日ri)子,萧阳那边,一切都已安排妥当。想来今夜,便会有消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。”君天澜抬手让他坐。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地去隔壁耳房泡茶,将茶水端过来时,听见两人在商量接下来该如何行事。

    “朝中六部,如今站在表兄这边的,有我兄长的岳丈——吏部尚书王硕,以及户部尚书韩悯。若谢家归拢,表兄便算是掌握了兵部。除此之外,若能将中立的刑部、礼部拉拢来,表兄才算是真正在朝中站稳脚跟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端起茶盏呷了一口:“此事我已交由李斯年负责,听他说,如今(春chun)闺结束,他会想办法,将棠之安插进刑部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点了点头,心中熨帖:“刑部尚书江义海在朝中素以铁面无私闻名,想来礼法上,更偏重嫡长子些。棠之行事稳妥,必然能说服他。”

    用过晚膳,两人在府中散了会儿步,便回到书房对弈。

    沈妙言端了盘点心,一边吃一边盯着棋局,心中十分期待萧家那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天色彻底暗了下来,萧家灯火通明,侍女小厮们都忙着为小姐明(日ri)出嫁做最后的准备。

    萧阳有气无力地趴在(床chuang)上,难过得饭也吃不下,心心念念,都是表兄君舒影那副神仙般的绝艳姿态。

    她恨恨地揪着软枕,凭什么谢昭那个((贱jian)jian)人能嫁给表兄,她却不能?!

    谢昭除了长得好看点,论出(身shen),哪里比得过自己?!

    一名侍女进来,轻声提醒道:“小姐,明(日ri)是您大喜的(日ri)子,夫人叮嘱,您今晚要早些休息才好。奴婢伺候您沐浴更衣吧?”

    “滚!”萧阳暴怒,将软枕砸到那侍女(身shen)上,眉宇之间的煞气挡也挡不住,“再敢提什么大喜,当心本小姐割了你的舌头!”

    那侍女惊骇不已,连忙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又过了会儿,另一名侍女进来,奉上一只食盒:“小姐,这是宣王府送来的东西,说是让您今晚当宵夜吃。”

    “宣王府?”萧阳愣了愣,连忙接过食盒,匆匆打开来,食盒里面整齐地摆着十几个精致的点心包,模样玲珑可(爱ai)。

    她(禁jin)不住心旌摇曳:“我就知道,表兄心中是有我的!他送这些点心,肯定是舍不得我嫁给谢容景!”

    说着,将那食盒第二层打开,里面并没有点心,只有一封信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动,迫不及待地将信拆开,正是君舒影的字迹:“……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曜秋菊,华茂(春chun)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……”

    一字一字地将整篇赋文读完,她难掩激动,双眼涌出浓烈的光彩:“没想到,没想到在表兄眼中,我竟然这么美!果然,表兄他是(爱ai)慕我的!”

    说罢,将那信贴在心口,缓缓偏头转向菱花镜,越看镜中的人儿,越觉得像表兄赋文中说的那么美……

    侍女见她满面绯红,眼底划过冷讽,面上不动声色地笑道:“恭喜小姐得此美誉!不知(殿dian)下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萧阳连忙将信件再度展开,目光落在信末,顿时瞳眸骤缩:“表兄约我,今夜子时,东郊不见不散……”

    那侍女笑道:“这话真是不妥。小姐明(日ri)便要嫁给谢公子,若今晚赴约,定要休息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萧阳跳下(床chuang),匆匆开始收拾金银珠宝,“表兄这是要与我私奔呢!我可不能辜负他的深(情qing)!”

    侍女盯着她的背影,犹如看待白痴般深深看了一眼,语气却格外郑重:“小姐放心去就是,未免明(日ri)老爷夫人他们发现端倪,不让小姐离开,奴婢愿意顶替小姐出嫁!”

    萧阳惊讶地回头望了她一眼,随即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我平(日ri)待你动辄打骂,你竟然肯这么忠心!”

    说着,从腕上褪下个玉镯子塞到她怀中,“多谢你了!”

    侍女千恩万谢,眼底却难掩讥讽。

    萧阳与这侍女互换了衣裳,趁着夜色,悄悄离开她的院子。

    萧家人都忙着明(日ri)事宜,看守后门的小厮也不看仔细,一听说她是小姐的贴(身shen)丫鬟,急着去帮小姐买明(日ri)要用的东西,他们生怕耽搁小姐大事,就不敢怠慢地放她出去了。

    城东大门今夜值勤的是顾灵均,他早从弟弟那儿得了消息,看见萧阳装扮成侍女模样,心中好笑,未加盘问更没有拆穿她,刻意将她放出了城。

    消息很快传至寿王府。

    此时东流院书房内,棋盘上黑白纵横,杀机四伏。

    两人得到消息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顾钦原知晓明(日ri)之事必然顺遂,于是心满意足地起(身shen)辞行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棋子丢进棋篓,瞥向(身shen)边的小姑娘,她正抱着点心盘子打盹儿,没听见人家过来禀报好消息。

    薄唇抿出浅浅的弧度,他一手托住她的膝盖窝,一手穿过她的腋下,将她打横抱起,轻轻放到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未料这一动作却将小姑娘惊醒。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眼睛,声音含混:“四哥,事(情qing)成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成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低沉,双手撑在她两侧,俯(身shen)在她额头上亲了亲:“妙妙计谋无双,若能拉拢谢家,当居第一功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傻傻地笑,双手捧住他放大的脸:“那我要奖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仔细想了想,忽然坐起(身shen)跨坐到男人腰间,将他压在(身shen)下,双眸笑吟吟直视他的凤眼:“每次都是四哥主动,这次亲亲,换我主动!四哥你只管受着就好!”

    君天澜失笑,正要说话,小姑娘已经霸道地俯(身shen)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凝视她认真的眉眼,察觉到她的小舌很灵活地探进他的唇腔,缓缓****他的牙齿,偶尔试探着碰一碰他的大舌,却又像是害羞般迅速避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