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05章 妙妙真是……欠调教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眼见着已是四月中旬,镐京城在发生了萧家悔婚的丑闻后,寂静了多(日ri),便又传出宣王府要举办花宴的消息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今(日ri)穿了件梨花白丝缎斜襟衫子,下(身shen)着水红云纱绣牡丹十二幅长裙,松松垮垮挽着堕马髻,斜倚在软榻的矮几上,手持一杆紫竹狼毫笔,就着绿纱窗外透进来的光,慢条斯理地在宣纸上练字。

    摊开的青皮字帖,是君天澜给她搜罗来的,说是当朝大长公主的字,一手簪花小楷异常繁丽漂亮,比薛宝璋的字更有风骨。

    她听拂衣念完请贴上的内容,头也不抬,仍旧专注于笔下的字:“请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据奴婢所知,镐京城中有头有脸的人,都请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颔首,让她下去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从外面进来,映入眼帘的便是美人当窗临字的一幕。

    相当养眼。

    他走进来,从背后抱住沈妙言的腰,望了眼宣纸:“字写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搁下毛笔,挣开他的手,起(身shen)去旁边银盘里净手:“谢昭明(日ri)会在宣王府办花宴,请了不少人。我猜,他们是打算利用这次机会,让萧阳向谢容景道歉。四哥,咱们不能让他们事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的侧脸,淡淡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擦干双手,走到他跟前,被他一把搂住腰,大掌轻轻摩挲起她的腰(身shen)。

    她双手搭在他的肩上,认真凝视他的双眼:“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?”

    男人将她抱进怀中:“放心,他们不会得逞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低头亲吻起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初不肯让他亲,可他紧紧箍着她不让她挣扎开,直吻得她(娇jiao)喘连连,才松开口,深沉的目光扫过她越发鼓起来的(胸xiong),大掌不老实地探进薄薄的衣裳里。

    “四哥!”沈妙言生气,紧紧握住他的手腕,不让他再进去半寸。

    君天澜失笑:“妙妙放心,就算萧阳诚心道歉,谢容景也未必能原谅她。一纸婚约约束的姻缘,责任比(爱ai)更多,又哪儿来的矢志不渝?再者……”

    凤眸愈发黑沉,他也正想要利用这次镐京城贵族云集的聚会,向所有人宣布,他君天澜,真真正正归来了。

    不是以落魄皇子的(身shen)份。

    而是……

    王者归来。

    衣襟下的手不觉加重,疼得沈妙言发出一声惊呼,抬手冲着男人的脸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君天澜回过神,及时握住她的手腕,挑着眉,似笑非笑:“妙妙胆子越来越大了,真是……欠调教。”

    说着,探进衣襟中的大掌又捏了捏。

    “疼!”

    沈妙言泪眼汪汪,漂亮的小脸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这男人下手总是如此不知轻重,他不知道他是练武的吗?

    更何况他的力气本就大,自以为收敛了力道,却不知女孩儿的(身shen)体本就(娇jiao)嫩,这么随便捏一捏,就疼得她好想踹死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手拿出来,赞道:“妙妙冰肌玉骨,真叫人(爱ai)不释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瞪了他一眼,低头将衣裳理好:“要捏捏你自己的去,少来招惹我!”

    君天澜嘴角抽了抽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两人乘坐马车来到宣王府,但见门庭若市,宾客盈门,王府侍女迎来送往,俱都言笑晏晏,仪态万方。

    等进了垂花门,绕过几道九曲回廊,宣王府的花园便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花园里有一片大湖,湖上遍植莲叶,亭亭如盖,绿意盈盈。

    湖岸边矗立着一座精致的两层小楼,丝竹管弦及欢声笑语从楼中传出,贵族们聚在其中寻欢作乐,推杯换盏、纸醉金迷,俨然是太平盛世模样。

    君天澜带着沈妙言上了楼,二楼宽阔,摆着一水儿的花梨木桌椅,公子小姐们并不避讳,坐在一处讨论诗词歌赋,偶有人得了妙句,引得其他人连连称赞。

    君舒影坐在上座,单手托腮,抬眸见君天澜与沈妙言进来,唇角依旧含笑:“皇兄到了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闻声,朝门口看去,只见侍女卷起珠帘,君天澜一(身shen)黑袍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他们便七零八落地站起(身shen),也有懒得起来的,直接道了句“见过寿王”。

    君天澜也不恼,穿过众人,与君舒影隔了个案几,拂袖落座。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站在他(身shen)后,此时四月的阳光正好穿过雕窗,她看起来像是站在光影之中,仿佛踏光而来的神女,较平常更多几分艳色,令在场公子们的目光(情qing)不自(禁jin)地朝她(身shen)上扫。

    君天澜垂下眼帘掩饰了眸底的不悦,摩挲着指间扳指,淡淡道:“去谢陶那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瞧见谢陶正独自坐在一处角落,连忙过去寻她。

    她刚坐下,门口的侍女再度卷起珠帘:“顾二公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怔了怔,一同循声望去,进来的男人(身shen)姿纤瘦高挑,白玉冠束发,系着件斗篷,面容虽苍白病态却难掩英俊,步伐十分稳重。

    他径直走到上座前,先朝君天澜作揖行礼:“寿王(殿dian)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他才转向君舒影,同样作了个揖:“宣王(殿dian)下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(禁jin)窃窃私语起来,早听闻顾家有位二公子,因为自幼体弱多病,鲜少露面,却不知今(日ri)为何会来参加宣王府的宴会?莫非是与寿王的回归有关?

    顾钦原直起(身shen),走到君天澜下方落座。

    端坐在君舒影(身shen)侧的谢昭,笑容端艳大方:“本妃从前随王爷去草原,曾与顾二公子有过一面之缘。当时只觉二公子对妹妹照拂有加,却不曾想,原来二公子与妹妹竟有婚约关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众人的目光皆都落在顾钦原与谢陶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谢陶又害羞又骄傲,垂着眼帘,脸蛋儿悄悄红了。

    谢昭将她的表(情qing)尽收眼底,微微一笑,又道:“我这妹妹任(性xing)(娇jiao)蛮,总要人哄着。二公子一介白(身shen),想来也是不打算考取功名了,平时尽可带妹妹游山玩水、纵(情qing)享乐,真真是一段好姻缘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在旁人耳中,是宣王妃在称赞这对璧人。

    可在沈妙言听来,却是谢昭在拐着弯儿地提及顾钦原无所事事,谢陶刁蛮无理。

    这女人也忒变态了些,非得把别人踩在脚下,才能显出她自己的幸福和高贵吗?

    顾钦原与君天澜对了个眼,知晓他今(日ri)要借着这场宴会,现出皇后嫡长子该有的锋芒,于是端起茶盏,笑道:“王妃这话,错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明儿钦原虐渣打脸啪啪啪~~

    谢谢昨天十七位宝贝儿的打赏,抱住大家,么么么么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