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08章 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话音落地,众人一齐望向上座,但见(身shen)着黑底暗金团龙纹锦袍的男人,薄唇抿出淡淡的弧度,点漆凤眸缓缓抬起,目光直接落在前方。

    众人寻着他的视线看去,面容温柔、(身shen)姿修长的年轻公子临窗而坐,见所有视线都聚在他(身shen)上,不(禁jin)含笑抖了抖袍子:“萧大公子想和王爷过招,不如先同棠之过过招?棠之也会些拳脚功夫,想来不会让大公子失望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人尽皆了然,宣王这边派的是萧家的公子,寿王那边为了不掉面子,自然不会亲自出马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韩家二房的公子,听起来颇为陌生,而萧城烨却是(身shen)经百战的将军,韩棠之能打得过他吗?

    可有了顾钦原大放异彩在前,他们也不敢小觑了韩棠之,纷纷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萧城烨冷笑了声,下一瞬,高大威猛的(身shen)影已然掠了出去,海碗大的拳头直接砸向韩棠之的脸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过招,分明是要人(性xing)命。

    韩棠之侧头,整个人像是雨燕,轻盈地跃出数米远,笑吟吟转(身shen)看他。

    萧城烨的拳头砸了个空,落在木制墙壁上,硬生生把墙壁砸出了个大窟窿!

    他收回手,转(身shen)盯紧了韩棠之。

    到底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人,即便站在那里,周(身shen)的(阴yin)冷气息也令旁人畏惧。

    二楼中央场地被腾空,沈妙言拿了个杏酪,一边吃一边盯着场中过招的两人,韩棠之擅长夜间暗杀,这样光线充足的白天,其实并不利于他发挥。

    时间拖得越长,他就越处于弱势。

    他只能,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两人在狭窄的天地完全放不开手脚,先后掠出窗户,直落到湖面,足尖点在荷叶上,在湖中心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起(身shen)奔到窗前,他们只能看见道道残影,快得完全无法分辨此时到底谁处于弱势。

    萧城诀不动声色地走到谢容景(身shen)边,笑道:“谢兄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谢容景瞥了他一眼:“萧兄有何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那(日ri)舍妹逃婚,被兄长带回来后,细言之下,我们才知道,原来是她(身shen)边不知好歹的婢女撺掇,才让她做出如此惊世骇俗之举。家父与兄长皆已狠狠训斥过她,她亦有悔意,今(日ri)前来参加宴会,并非是为了(热re)闹,而是为了给谢兄道歉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朝萧阳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萧阳心不甘(情qing)不愿地挪过来,朝谢容景屈膝行了个礼:“谢公子,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刁蛮任(性xing),更不该随意逃婚,让你丢了颜面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闷闷的,尽管不大,可四周的人还是听见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视线从湖面打斗上转向萧阳与谢容景,暗道这是萧家在挽回联姻了,却不知谢容景会如何回答?

    沈妙言偏过头,谢容景背对着她,她看不见他的表(情qing),却听见他声音淡淡:“过去之事不必再提。父亲说了,我们谢家高攀不起萧家,那纸婚约,还是作罢。”

    萧阳一听,顿时急了,不顾其他人在场,连忙去拉扯谢容景的袖角:“谢家哥哥,我不过一时任(性xing),才做了糊涂事,你怎么半点机会都不肯给我?!难道过去,你从未喜欢过我吗?!”

    她面前只有两条路,要么成为谢家少夫人,要么入青梅庵剃度修行,再怎么不喜欢谢容景,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嫁。

    谢容景低头望着她,她的面容绝对称不上漂亮,可她毕竟是他看着长大的,在他眼里,她比其他小姐都要顺眼。

    如今她眼圈泛红,俨然是要哭了……

    内心莫名抽痛,他犹豫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(情qing)地盯着他的背影,拢在袖中的手紧了紧,就在他要开口前,忽然抬手扶额,朝旁边倒去。

    不偏不倚,正好倒在君舒影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“头好晕呀……”她靠在君舒影(身shen)上,完全是柔弱无骨的模样。

    君舒影蹙眉,连忙将她扶住:“小妙妙?”

    萧阳正急切地等着谢容景的回答,目光落在他(身shen)后,正好看见君舒影与沈妙言纠缠在一起!

    无名妒火从(胸xiong)腔蹭的窜上来,她径直将谢容景丢在一旁,冲到君舒影(身shen)边,一把拉开沈妙言,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:“不要脸的狐媚子,你有寿王还不够吗?凭什么还来纠缠我的舒影哥哥?!”

    她几乎是怒吼出来的,整座二楼的人,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整座楼都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谢容景背对萧阳,眼眸里的犹豫与期待,一点一点,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抬步,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萧阳这才意识到不妥,连忙推开沈妙言,急切地去追谢容景:“谢家哥哥,你听我解释!”

    她的手刚碰到谢容景的衣裳,就被对方推开。

    谢容景退后几步,当着满楼的人,一字一顿:“父亲说过,婚约作废。从此以后,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!”

    说罢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萧阳崩溃地站在原地,眼睁睁望着他离开,最后怒不可遏,将满腔怒意皆都发在沈妙言(身shen)上,冲过去就想再打她一耳光:“都怪你这个((贱jian)jian)人!”

    然而她还没有打着,一股大力就在半空中握住她的手腕,“萧阳,对寿王府不敬,就是对本王不敬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骨折声响起,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折断了她的手骨!

    钻心的惨叫声震彻整座木楼,萧阳捧着手臂,疼得蹲在地上,黄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掉落在地,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沈妙言抱在怀中,当着众人的面,凤眸温柔而宠溺:“咱们回府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向沈妙言,但见她的小脸红了半边儿,看起来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小姑娘将脸埋在君天澜的(胸xiong)膛前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只道她是委屈地哭了,却没人瞧见她微微勾起的唇角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窗外猛地传来水花声响,众人急忙看去,只见韩棠之脚尖点在荷叶上,气息温雅内敛。

    而萧城烨整个人都跌进水中,好不狼狈!

    众人俱都沉默。

    今(日ri)宴会,文武两局,皆是寿王获胜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,他们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(春chun)风从窗外拂进来,将君天澜的黑色袍摆吹得飞扬。

    他将沈妙言打横抱起,面无表(情qing)地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由顾钦原领头,所有人都在他背后行大礼:“恭送寿王!”

    恭恭敬敬,规规矩矩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