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12章 宁可我负天下人,不叫天下人负我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君舒影居高临下,清晰地看见她浑(身shen)都在发抖,眼睫轻轻打着颤,俨然是害怕畏惧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又((逼))近一步,丹凤眼斜挑着万种风(情qing):“这世上,唯有妙妙与我是同类人:宁可我负天下人,不叫天下人负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温凉的指尖轻轻触碰到她的脸蛋,瞳眸里的风(情qing)逐渐化为孤寂冷清:“小妙妙,活在这世上本就孤单,你我既是同类人,为何不能做个伴儿?我愿为你舍弃皇位,游遍四海八荒,咱们做一对神仙眷侣,岂不美哉?”

    若隐若现的莲花香萦绕在鼻尖,沈妙言紧抿着小嘴,闭着双眼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若当初沈国公府覆灭之时,有人同她说这么一番话,她或许会心动。

    可世上……

    从来就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君舒影再度((逼))近,小姑娘后背紧贴着冰凉而厚重的铁门,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他俯(身shen),深深浅浅的吻落在她白皙的脖颈上,她自知无路可逃,垂在腿侧的双手早已攥成拳头,开始思考,若与君舒影正面冲突,她会有几分赢的可能。

    答案,自然是零。

    男人扶着她的腰,轻轻抚摸她的肌肤,膝盖顶开她纤细的双腿,凤眸似笑非笑:“妙妙若肯乖乖配合,倒也能少吃些苦头。”

    他又含住她洁白的耳垂,语带邪魅:“小妙妙,我会温柔些,尽量不弄疼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正要有所动作,余光却看见两行清泪从她的睫毛缝隙中滑落。

    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就这么突如其来地哭了。

    哭得隐忍,哭得委屈。

    君舒影自问从不是怜香惜玉之人,然而在面对她的眼泪时,始终蒙着一层坚冰的心,竟然意外地开始融化。

    他是尊贵的天家皇子,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,旁人都恨不得双手捧了送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,有什么东西,是他得不到的呢?

    他怔怔凝视眼前的小姑娘,他肖想了她那么久,明明如今唾手可得,可他竟下不去手了。

    扶着她纤腰的手缓缓上移,最后顿在她的面颊上,轻柔地为她拭去眼泪。

    沈妙言透过朦胧泪眼,看见他的丹凤眼已然恢复清明,此时瞳眸中盛着的,满满都是怜惜与无奈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声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他从衣架上拿了自己的外裳披到沈妙言(身shen)上,将她护在(身shen)后,沉重的铁门徐徐打开,面色冷凝的萧城烨站在门前:“(殿dian)下,寿王的轿辇到了门口,让您出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目光扫过君舒影没有遮蔽物的下(身shen),耳根一红,连忙将视线挪到旁边。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丝毫不觉得难堪。

    美好的东西,难道不是给人欣赏的吗?

    他淡漠地穿了中衣,又松松垮垮披了件外裳,任由三千青丝垂落在(胸xiong)口和背后,抬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巴巴地想跟出去,萧城烨却毫不迟疑地将铁门合上。

    她赤脚站在铺着红色软毯的房间里,水眸掠过四周,这里封闭得很,没留一扇窗。

    君舒影说喜欢她,将她当做金丝雀关在华美的笼子里,这就是他的喜欢吗?

    未免太过沉重。

    宣王府。

    黑金轿辇停在大门前,暗金色薄纱被高高卷起,端坐在里面的男人气度凛贵威严,即便什么都不做,也依然给人一种仿佛极北之地暴风雪压境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轿辇四周是三十六名(身shen)着黑色劲装的精锐侍卫,各个散发出肃杀之气,叫四周围观的百姓纷纷赞叹寿王府的端严谨肃。

    两扇朱红大门徐徐打开,谢昭被十几位侍女簇拥着出现在屋檐下,仿佛仙子般高贵美艳,笑吟吟道:“不知寿王驾临,所为何事?这儿风大,还请进府一叙。”

    这寿王摆了这样大的架子过来,一看就是没好事。

    与其在门口丢人现眼,还不如请他进府,想来王爷也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想起君舒影,她便又觉得下(身shen)隐隐作痛,扶住旁边侍女的手才勉强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君天澜自然不会跟她对话,侍立在轿侧的拂衣朝她屈膝行了一礼,声音温婉大方却透出疏离:“见过宣王妃,我家小姐在开元街附近走丢了,想来与宣王有些关系,还请王妃行个方便,请王爷出来对峙。”

    谢昭一听沈妙言丢了,便知晓这事儿八成跟她家王爷有关。

    眼底的神色有些难看,她不知道沈妙言到底哪里好,怎么就惹得王爷干出当街抢人这般荒唐的事?

    可恨归恨,面子却是不能丢的,于是她盈盈笑道:“寿王怕是找错地方了,夫君品行举止高贵良善,不会无端做出在大街上抢人的事(情qing)来。”

    拂衣笑了笑:“我家王爷亲自找人,在小姐失踪的地方发现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旁边小侍女立即捧着托盘走上台阶,呈给谢昭看。

    漆木托盘里,盛着一小段半透明丝线。

    谢昭扫了眼,笑容不达眼底:“这是什么?蛛网吗?”

    她自然认出这是王爷手下头号暗卫所用兵器,看着像是蛛网,实际上韧度极好,这一小根,甚至就能割断人的咽喉,并非寻常物什。

    然而当着君天澜和全城百姓的面,她肯定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“据我家王爷得来的消息,宣王手下有一暗卫,轻功了得,善用这种丝线作为武器,外号‘蜘蛛’。宣王妃若不知(情qing),大可请宣王出来说话。毕竟,即便贵为王爷,也没有光天化(日ri)之下强抢民女的道理。您(身shen)为王妃,更应该贤淑地劝诫他,而不是这般左右推卸责任。”

    拂衣一番话说得不慌不忙、掷地有声,叫四周百姓纷纷称是,暗道这位新近归来的寿王(身shen)居高位,竟也能如此明事理,当真是百姓的福气。

    谢昭面皮涨红,拢在袖中的双手不甘地攥起,这寿王府的侍女也太会说话了,不仅当着全城百姓的面抹黑王爷和她,还顺带帮寿王树立威风、拉拢人心……

    她正要开口反驳拂衣时,(身shen)后传来脚步声,衣着随意的君舒影正闲步而来。

    带着弧度的乌黑长发垂落在(胸xiong)前与腰间,上好的纯黑丝绸中衣微微敞开,外面松松垮垮地披着件雪白锦裳,斜挑的丹凤眼满是绰约风(情qing)。

    这般绝世姿容,实在令人惊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