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16章 妙妙太娇嫩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屏风后的君怀瑾满脸急不可耐,只盼着自家兄长赶紧应了她的容景哥哥。

    然而君天澜只是不慌不忙地饮茶,并不理会跪在他跟前的谢容景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团扇,瞥见君怀瑾满头细汗,忍不住含笑给她扇了扇风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君天澜才漫不经心地开口道:“这番话,想必谢尚书也同宣王说过。更何况,宣王妃乃是谢家长女。若宣王继位,她便是皇后。谢家舍得抛弃一位皇后?”

    谢容景瞳眸一紧,这是不信任谢家的意思?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,维持着姿势不改,认真道:“昭儿是母亲放在心尖上的宝贝,可父亲的亲女儿、臣的亲妹妹,却只有一人。而谢府,并非是母亲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眼屏风方向,尽管知道趁此机会,提君怀瑾与谢容景联姻再好不过,可谢家刚刚被女人背叛,若现在又提谢容景的婚事,未免((逼))他太过。

    他沉默良久,将茶盏放到花几上,亲自起(身shen)扶起谢容景:“本王说过,咱们是一家人。一家人,自当相互扶持。”

    他咬重了“相互扶持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清冷的山水香扑面而来,谢容景心中稍稍松了口气,在不小心对上君天澜的眼眸时,却再度将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那是一双黑沉到极致的眼眸,犹如万年寒潭,令人看不透分毫。

    战场上厮杀多年的直觉告诉他,这位寿王很危险,比镐京城那些世家们想象的,还要危险。

    可也只有这样的男人,才有资格与宣王斗上一斗。

    谢容景告辞离开后,君怀瑾兴高采烈地拽着沈妙言绕出屏风,“太好了,如此一来,本小爷与容景哥哥的婚事更近一步了!等小哑巴嫁进顾家,本小爷也算是她的表妹,就更有机会和容景哥哥独处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端坐在圈椅中,目光凉凉地落在她握着沈妙言手腕的手上。

    君怀瑾高兴之余,只觉冷飕飕的视线正扫向自己。

    她顺着自家兄长的视线,看见自己的手,吓得一哆嗦,连忙松开沈妙言,马不停蹄地奔向书房外:“那什么,我先回宫了!”

    她可没忘记上次占了嫂嫂便宜,被皇兄揍得有多惨。

    屋中重新寂静下来,沈妙言失笑:“四哥真是……何必吓她?”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男人眼眸灼(热re)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子一僵,可这个时候已经跑不了,只得缓慢地挪过去,还没靠近,就被他一把拉到怀中,大掌握住她的一条小细腿,径直让她跨坐在他的腰间。

    这样的姿势,着实暧昧。

    沈妙言红着小脸,低垂眼睫,竖起团扇隔开他的视线:“四哥,这里是书房,恐怕不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好?”

    君天澜嫌弃那团扇碍事,夺过来放到花几上,又挑起她的下颌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黄昏,昏惑的光影之中,小姑娘面若桃花,(娇jiao)艳俏丽。

    眼波流转着少女独有的纯真,偏那眼尾透出些勾人的妩媚,像是天生的妖精。

    他摩挲着她的小腰,盯着那张红艳艳晶润润的小嘴儿,瞳眸暗了暗,毫不犹豫地低头含住。

    收服了谢家,沈妙言能明显地感觉到他心(情qing)好,连这吻都比平常温柔许多。

    可再如何温柔,也架不住他长时间的采撷品尝。

    沈妙言只觉小嘴都要破皮了,实在疼得受不住,轻唤出了声,男人才稍稍罢休,捧了她的脸左右端详,忍不住地嫌弃:“妙妙太(娇jiao)嫩了。”

    若真成了夫妻,恐怕压根儿承受不住他(床chuang)笫间的宠幸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小嘴红得能滴血,她本来就火辣辣的疼,竟还被他这般嫌弃,于是双眸忍不住蒙了层雾气,委屈起来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从袖袋里取出个比指甲盖略大的小瓷罐,打开来,挖了些药膏涂在她的唇上:“妙妙乖,以后哪里疼,只管问我讨这药。”

    药膏湿润沁凉,将沈妙言唇瓣上的疼痛舒缓了些。

    她觉着舒服,正想问他是不是从她姐夫那儿得来的,就察觉口中多了个东西。

    那人,居然把手指伸到她嘴里了!

    她蹙眉盯着面前的男人,他仍旧面无表(情qing),只用食指在她嘴里搅动,触碰翻弄她柔软的小舌。

    君天澜凤眸深沉,无视小姑娘咿咿呀呀的反对,只觉她的小嘴温暖湿润,乐此不疲地玩弄了好一会儿,直到小姑娘的涎水都滴到衣襟上,才收回手指,却不忘重重捻了几下那馥香柔软的唇瓣。

    他取出帕子给她擦唇角,又细细擦拭干净自己的手指。

    沈妙言红着小脸,又羞窘又乖巧的模样,令他(爱ai)不释手。

    他亲了亲她的额头,克制住内心狂(热re)的**,哑声道:“去吩咐厨房备膳。”

    说着,重重拍了下小姑娘的****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在空寂的屋中相当清脆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红得厉害,浑(身shen)软得像是面条,动了好几下都没能从他大腿上下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越发沙哑:“再不走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,我马上走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生怕他又干出什么羞人的事儿,定了定心神,紧忙离开他滚烫的大腿,头也不回地跑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独坐在圈椅中,转了转墨玉扳指,凤眸愈发深邃。

    谢家投诚,乾元宫那位必然已经知晓。

    上一次是鞭笞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又会做出怎样的举动呢?

    薄唇勾起一道冷漠的弧度,人说虎毒不食子,他倒想看看,那位会不会吞吃了他。

    此时萧府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萧阳跪在大厅,早已哭成了泪人儿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想放纵一下自己,谁知道会被谢容景发现,还闹得满城风雨!

    萧战对她失望透顶,只将她交给萧城诀处置,自己压根儿不曾露面。

    萧城诀端坐在上座品茶,余光瞥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萧阳,瞳眸内冷光乍泄,分外瘆人。

    这个妹妹已经毁了,连联姻的工具都做不成。

    烛火跳跃。

    萧阳见萧城诀只是任由她哭,不(禁jin)更加慌张,膝行上前,去牵他的袍角,抬起红肿的双眼,哑声道:“二哥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!呜呜呜,你饶了我这一次吧!”

    人人只道萧家两位公子乃是人中龙凤,艳羡她有两位好兄长,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,从小到大,她从没有受过这两人的疼(爱ai)。

    她的大哥冷(情qing)冷面,只有面对宣王(殿dian)下时,才会一展笑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