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17章 别玩我!(1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而这位二哥,虽然总是笑吟吟的,实则心机深不可测,被他坑了都不知道是怎么被坑的,其无(情qing)程度更甚大哥。

    她战战兢兢地仰望着萧城诀,唯恐被他送去尼姑庵了此一生。

    萧城诀盯了她半晌,才将茶盏搁到案几上,一点一点拽回袍角,伸手抬起她的下颌,笑容依旧温暖的令人如沐(春chun)风:“小妹,你是萧家的姑娘,二哥自然不舍得将你真的送进青梅庵。”

    萧阳双眼亮了亮,却又听得他轻叹一声:“可是,如今谢家与咱们萧家断绝关系,都是小妹你任(性xing)所致。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谢家去帮寿王……你,可愿帮为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大早上的,沈妙言还在(床chuang)上贪睡,被拂衣摇醒,说是外面要来人了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惺忪睡眼,声音透出浓浓的困倦:“谁来了呀?”

    这一大早的,天王老子来了她都不想起(床chuang)。

    “小姐,是宫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拂衣说着,见她又缩进被窝,只得拿过衣架上的衣服,给她一件件换上,“是乾元宫出来的人,(殿dian)下吩咐,府中所有人都得去前厅候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她折腾着穿戴梳洗打扮好,随意用了些点心,跟着她朝前厅走。

    她看过大周皇宫的地图,知晓乾元宫是大周皇帝居住和处理朝政的地方。

    乾元宫出来的人,那便是皇上指派过来的,自然(身shen)份贵重。

    她想着,绕过九曲回廊,穿过重重月门,终于到了前厅外。

    府中一些管事已经聚在院子里,排列十分齐整。

    她跨进门槛,只见君天澜端坐在椅子上,正慢条斯理地品茶。

    “四哥,来的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君天澜余光从她(身shen)上掠过,瞳眸闪了闪。

    她今(日ri)穿了件樱花粉的软罗对襟长裙,鬓角簪着两朵珍珠珠花,看起来乖巧可(爱ai)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他收回视线,继续品茶。

    沈妙言直觉他心里不高兴,估摸着乾元宫那位,大约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时辰,直到外面的(日ri)头大了,才有小厮进来禀报,说是喜公公到垂花门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又坐了会儿,搁下茶盏,起(身shen)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便都跟在他(身shen)后。

    刚走到庭院,沈妙言就瞧见前方曲廊里,一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人被簇拥着,笑容满面地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迎上去:“喜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哟,给王爷请安!”那中年男人说着请安的话,却并未做出请安的动作来,笑得像是一尊弥勒佛,“怎好麻烦王爷亲自出来相迎,这可要折煞老奴了!”

    “本王在朝中并无差事,闲于府中,闻得公公过来,自是要亲自出来迎接的。”君天澜说着,朝他抬手,“公公里面说话。”

    喜公公似乎很满意他的恭敬态度,笑眯了眼,抬步进了前厅。

    沈妙言刻意落后几步,拉住顾明,轻声问道: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乾元宫指了几位公公出来,每座王府都派了一位,说是专门服侍王爷。这位喜公公,以后是要长住咱们府里的。”顾明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立即明悟,大约是这些时(日ri),四哥与君舒影的争斗惹恼了皇帝,他才想了这么个法子,派一名公公过来监视四哥。

    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,她抬步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喜公公坐在前厅里,一边同君天澜说话,一边打量四周,瞧见进来个姑娘,眼睛亮了亮,却是不动声色地按捺下垂涎之色:“久闻王爷(身shen)边有位美貌侍妾,想来这位便是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君天澜,对方瞳眸微动。

    她立即会意,扮出一副老实乖顺的模样,朝喜公公屈膝行礼:“给喜公公请安!”

    喜公公仔细一瞅,眼底惊艳更盛,余光扫了眼君天澜,亲自将她扶起来:“哎哟喂,姑娘快快请起,这礼可使不得!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容腼腆,退到君天澜(身shen)后。

    君天澜眼底掠过淡淡杀意,面上却仍保持着客气:“喜公公既是父皇信赖之人,想必一定能打理好寿王府。顾明,请喜公公去荣安院住下,将府里的账册等物,都送给公公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顾明应下,恭恭敬敬地请喜公公去荣安院。

    等人走远了,沈妙言脸上的笑容立即换成恶心的表(情qing),将喜公公摸过的外裳脱了,命人拿出去扔掉,又转向君天澜:“四哥,这人就这么留在府里了?上次皇上看你不顺眼将你鞭笞一顿,你受下了。今儿他又塞了这么个妖怪过来,你还是打算受下?还让顾叔将账本拿给他看,你疯了不成?”

    君天澜转了转墨玉扳指,眸光显得深不可测:“这账本,也分明面和私底下的……他没眼力,挑了个老色鬼送过来,注定成不了大事。不过,咱们倒是可以利用一番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这才稍稍舒心,见他眉宇间透出淡淡疲惫,于是抬手示意厅中伺候的人都退下。

    她走到他(身shen)后,解开他的束发金冠,一边回忆素问教的(穴xue)位,一边帮他揉捏头部,声音如水般温婉:“四哥,辛苦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只道生在皇家是享福的命,却不知这福气同时伴随着天大的灾祸,稍有不慎,便是殒命的下场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纤细的手腕,将她拽到怀中,亲了亲她的脸蛋,凤眸中都是深(情qing):“只有坐上高位,才能给妙妙皇后之尊、一世荣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鼻尖微酸,伸手抱住他,软声道:“我不稀罕做皇后,更不稀罕一世荣宠……我想要的,是四哥平安快乐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小脸贴到他健硕的(胸xiong)膛上,轻轻蹭了蹭。

    君天澜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,凤眸湿润。

    这世上,大约再也不会有一个女人,像妙妙这般(爱ai)他……

    那(爱ai),与权势或富贵无关,只是仅仅(爱ai)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他默了默,忽然将她打横抱起,走向大厅后的厢房。

    厢房里置了一座垂青纱拔步(床chuang),他坐上去,将她抱在怀里,十分欢喜地亲了亲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一红,急忙扯住他的袖子:“四哥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