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22章 他爱她,从最初到将来,始终爱着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对外就说,本王被狼抓伤了。”

    萧城烨沉默,光天化(日ri),这镐京城哪儿来的狼……

    就算有狼,那也不是(殿dian)下的对手啊!

    可(殿dian)下发话了,他只有照做的份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寿王府,东流院。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视线慢慢聚焦,意识回笼之后,最先涌入脑海的并非是全(身shen)的痛楚,而是端王府那处荒僻院落里,她发狂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幕一幕血腥场景,尽数呈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那个浑(身shen)是血的女孩儿,真的是她吗?

    她怎么会变成那样?

    “渴不渴?”

    低沉淡漠的声音响起,她缓缓转动琥珀色眼珠,(身shen)着墨色锦袍的男人,端着一盏茶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他将她扶起来坐好,把茶水凑到她的唇边。

    她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水面,水温正好。

    沉默着喝了半盏水,她咂咂小嘴,不喝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茶盏放到(床chuang)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始终低垂眼帘,拢在被子下的双手无力地瘫软在腿侧。

    余光瞥了眼男人的锦袍,她记得有一次四哥受了很重的伤,他说是刺客害他的,可她知道,那是她干的好事儿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并没有关于发狂时的记忆,可如今想来,大约当时,她的模样,也如同今天这般血腥残酷吧?

    那么丑陋……

    完好的左手紧紧揪住被褥,眼泪在瞳眸中弥漫,最后一滴滴掉落在锦被上。

    君天澜怔了怔,将她揽进怀中,轻轻摸她的脑袋,声音软和:“是不是伤口疼?我让素问熬些止疼药,别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抬手帮她擦掉眼泪。

    沈妙言浑(身shen)轻颤,微微摇首,哑声道:“我想睡觉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小心翼翼地扶着她躺进被窝,起(身shen)将房中灯盏都熄了,这才掀开被子躺进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缩在里面那个被窝,一动不动,出奇的乖巧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忽然听见轻微的啜泣声。

    窗外落了雨。

    她的哭声弥漫在暮(春chun)的夜雨里,那么清晰,那么招人疼。

    他翻了个(身shen),将她抱进自己的被窝,借着昏惑的暗光,看见她满脸都是泪。

    “妙妙……”带着薄茧的指腹拂拭过她白嫩的面庞,男人凤眸里盛着怜惜,“若是疼,尽管哭出来,我会陪着你,一直陪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窝在他怀中,嗅着清冷的山水香,哭得脸儿红红,“你有没有嫌弃我……我那个样子,那么丑……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就那样了,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她永远都忘不了,手指抠进君舒影血(肉rou)里时,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恶心得让她想吐。

    那是野兽才会做的事,可她是活生生的人啊!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错,是我的错,是我没有保护好你。”君天澜将她紧紧搂在怀中,下巴搁在她的发顶上,轻轻地蹭,“妙妙,不要自责……永远不要自责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,他搜集了不少关于魏国皇族的资料,知道他们从懂事开始,就会练习如何压抑血统中的那份嗜杀本能。

    可他的妙妙从没有练习过,能够压制到这个份上,且还能保持一颗善良纯真的心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脸贴着他的(胸xiong)膛,眼泪打湿了他的衣襟:“那四哥会嫌弃我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笑了笑,低头捧了她的脸,轻柔地吻去她脸颊上的泪珠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他(爱ai)她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从最初到将来,始终(爱ai)着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冒出酸酸甜甜的泡泡,(娇jiao)气地往他怀中拱了拱,像一只小白兔依偎在大灰狼怀中,安安心心地入睡。

    夜雨阑珊。

    君天澜抱着她,听着窗外的淅淅沥沥和怀中小姑娘匀净的呼吸,低头轻嗅她头发上淡淡的花香。

    她的(身shen)子很软,他抱着她,觉得抱住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宣王府后院。

    侍女玉晴挑了帘子进来,朝谢昭行了个礼:“娘娘,前院的公公说,王爷今晚歇在书房。”

    谢昭(身shen)着红色中衣中裤,一头乌发披散在腰间,未施粉黛的脸儿在灯火下格外美艳。

    她闻言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玉晴扶着她躺下去,又将帐幔放下:“大约是因为王爷受了伤,所以才不能来看娘娘。娘娘莫要忧心。”

    谢昭笑了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前院书房,君舒影上(身shen)缠着重重纱布,下(身shen)穿着条雪白绸裤,漠然地立在窗边。

    暮(春chun)的夜雨缠缠绵绵,天色黢黑,看不见丝毫光影。

    他独立良久,端了窗台上的一只酒盏,仰头饮下大半。

    萧城烨端着药从外面进来,看见他在喝酒,不由皱眉:“大夫吩咐,(殿dian)下伤愈前不得饮酒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药放到桌上,走过来夺下他手中的酒盏。

    君舒影面容冷厉:“谁给你的胆子?”

    萧城烨垂眸不语。

    他轻哼一声,走到桌边,将那碗药一饮而尽:“白(日ri)里,小妙妙发狂的模样你已经看过,去查。无论是毒还是奇门功法,本王要所有关于那疯状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萧城烨应声称是,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紧盯着君舒影的背影,看见他带着弧度的长发披散在腰际,灯火下的肌肤散发出莹莹光泽,仿佛上好的羊脂白玉。

    君舒影转(身shen),对他那道灼(热re)的视线视若无睹,走到旁边的拔步(床chuang)上,坦然地褪下绸裤。

    萧城烨余光注视着他的动作,很快,他(身shen)上便只剩缠住(胸xiong)口的纱布。

    君舒影的(身shen)体很美,那是一种超越了(性xing)别的美,仿佛上苍最得意的雕刻品。

    萧城烨喉头滚动,在这一刻,无法挪开炽(热re)的视线。

    而他所有的反应,都被君舒影纳入眼底。

    艳丽的唇角勾起一道冷笑,他掀开被褥躺了进去:“若再敢乱看,即便你是本王的表兄,本王也不介意挖了你的眼睛去喂狗。”

    萧城烨垂眸,拱了拱手:“(殿dian)下交代的事宜,臣定会办好。”

    他走后,君舒影盯着绣满莲花的帐顶,音色清寒:“由(爱ai)故生忧,由(爱ai)故生怖,若离于(爱ai)者,无忧亦无怖。”

    “小妙妙,你将我拉入凡尘,却又要舍我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间看似熙熙攘攘,却真真是孤独之所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