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27章 娇气!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毛色光亮的波斯猫跃到顾皇后怀中,她优雅地梳理起猫儿(身shen)上长长的卷毛,低垂着眼睫,似是闲话家常:“最近镐京城有些风言风语……宝璋,你可听说了?”

    薛宝璋双手交叠在裙子上,始终保持着得宜的微笑:“回娘娘,臣女听说了。那****与兄长泛舟湖上,正逢宣王(殿dian)下游湖,兄长与他打了个照面,却不知是被谁将臣女牵扯进去,传成那个样子。娘娘聪慧,自然知道谣言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顾皇后低低笑了几声,缓缓抬起眼睫,眸光落在薛宝璋艳光四(射she)的面庞上,很有些冰冷:“有些事,挑明了便是两相难堪。宝璋,记住你的立场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垂眸起(身shen),朝顾皇后屈膝行礼:“谨遵娘娘教诲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有女官过来,引她退下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便只剩下三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下头,感受到上座那注冰凉的目光,不由伸手紧紧攥住衣摆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顾皇后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(身shen)边的男人,见他微微颔首,便起(身shen)走向上座。

    还未走上几步,顾皇后怀中的猫儿忽然跃下来,窜到沈妙言脚边,“喵呜”一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敛着眉眼,不动声色地继续朝前走。

    前方有一块油渍。

    皇后住的宫(殿dian),平白哪里来的油渍……

    她的瞳眸闪了闪,径直跨过去,在台阶下方站定,屈膝行礼:“妙言给皇后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顾皇后将她的镇静看在眼里,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,并不叫她起(身shen),只朝那波斯猫儿招招手,猫儿很有灵(性xing),立即跳回到她怀中。

    大(殿dian)静悄悄的,唯有角落的滴漏发出滴答落水声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小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沈妙言觉得自己的腿酸胀难忍,小腿肚都开始发颤了。

    正在她快要坚持不住时,顾皇后缓慢开口:“如今寿王府中,只有你一个女人。寿王妃进府前,你要好好打理后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额头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顾皇后瞟了她一眼,这小姑娘浑(身shen)抖如筛糠,仿佛下一刻就要跪坐在地,一看就是被天澜宠到大的,真是没用……

    宫里的女子,做这般姿势,基本都能保持一个时辰往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清晰地察觉到上面那注冰凉目光里的嫌弃,自己也有些委屈,抬袖想擦把汗,谁知刚抬起手便再也受不住,一下子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绣墩上,见她摔倒,刚站起(身shen)想去扶她,顾皇后一记凌厉的目光扫来,他只得生生按捺住心疼,重又坐下。

    小姑娘狼狈地坐在地上,满头大汗、(娇jiao)喘微微,知晓四哥此时不便帮她,只得抖着双腿,勉强重新行礼:“皇后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顾皇后声音淡淡:“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这才起(身shen),走过去将她扶起,刚扶着走了半步,沈妙言腿一软,噗通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剑眉一锁,干脆将她打横抱起,抱回到绣墩上。

    “(娇jiao)气。”

    顾皇后冷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儿通红,不敢顶嘴。

    “本宫知晓你和天澜认识多年,也知你将这份(情qing)看的格外贵重。可本宫却也不得不提醒你一句,大周有规矩,正妻进府前,妾室不得有子嗣。你可懂本宫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妙言明白。”沈妙言乖巧应下,却暗自腹诽四哥会不会娶薛宝璋都是个问题,更何况四哥也没碰过她,这皇后((操cao)cao)的是哪门子心。

    顾皇后自己也没有料到,她今(日ri)说的冠冕堂皇,却在多年以后,对这个所谓“妾室”生的孩子是捧在手心怕丢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连“心肝小宝贝儿”这种(肉rou)麻称呼都叫出了口。

    此时的顾皇后仍旧保持着淡然高贵的姿态,“你既是天澜的女人,便也勉强算是本宫的儿媳。本宫瞧着你规矩学得不好,这段时(日ri)就留在宫中,本宫会派两名嬷嬷教你大周礼仪。还有周国各大世家、世家间的牵扯,也该一并学学,免得将来出错丢你夫君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知晓她说的有理,因此并不抗拒,声音软糯甘甜:“娘娘喜欢妙言,妙言留下学规矩就是,还能陪娘娘说话解闷儿呢。”

    顾皇后眸光一凛,谁说她喜欢她了?

    她还未反驳,旁边君天澜附和道:“妙妙此言有理。母后,妙妙就留在宫中陪您解闷儿好了,你们也好养养感(情qing)。”

    呸,她堂堂大周皇后,需要跟一名妾室培养感(情qing)?!

    顾皇后眼底都是难堪,怎么看沈妙言怎么不顺眼,碍着儿子在场,只得冷声道:“阿锦,给她安排一座偏(殿dian)。”

    女官程锦走进来,笑吟吟请沈妙言随她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生怕自己女人被亏待了,也跟过去瞧那住处。

    顾皇后盯着两人的背影,无奈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御花园的水榭之中。

    薛家兄妹并肩而立,薛宝璋端着个玉碗,正慢条斯理地将碗中鱼食洒向池塘里的锦鲤。

    薛远盯着争食的锦鲤,声音清冷:“宝璋,你自幼便是个有主见的,在嫁人这件事上,也请你勿要犯糊涂。既与寿王订下婚约,又何必再肖想宣王……”

    薛宝璋手一抖,撒的鱼食有些多了。

    她并不在意,将玉碗放到扶栏上,笑容美艳端庄:“如今谢家归附寿王,你觉得,谢昭还能坐稳宣王妃的位置?宣王需要的不是一个摆设,而是一个真正能为他带去利益的女人。此时此刻,我比谢昭,更适合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与寿王的婚约——”

    “兄长,寿王与我没有婚约,宣王与我也没有婚约……”薛宝璋偏头望向君舒影,眉目含笑,“与我有婚约的那个人,是未来的皇帝。谁更有可能成为帝王,谁就是我的夫君。”

    薛远静静注视着这个妹妹,清晰地从她眼睛里看见了勃勃野心。

    他想起多年以前,她和宣王的那件事,不由蹙眉:“你这是何苦……”

    薛宝璋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而正如薛宝璋所预料到的那般,萧贵妃所居住的甘泉宫中,谢昭正被狠狠训斥:“(身shen)为舒儿的王妃,却半点用处都没有!早知你如此无用,当初还不如为舒儿求取薛相之女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