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28章 被人疼,才是最重要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正(殿dian)里,萧贵妃慵懒地靠坐在上座,眉宇间都是不耐。

    君舒影与大公主君子佩坐在她(身shen)边,俱都沉默。

    谢昭跪在(殿dian)下,眼泪顺着面颊滑落,看起来楚楚可怜:“母妃,臣媳也不知萧阳会搞砸和我大哥的联姻。若萧阳争气些……”

    如今谢家投靠寿王府,她这个嫁给宣王的谢家女儿,夹在中间自然显得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从前萧贵妃看见她都是拉着手嘘寒问暖的,如今却变了脸,当着这么多宫人的面训斥她,实在是叫她难堪。

    她抬袖,擦去泪水,顺势遮掩了眼底的恨意。

    萧阳与两位哥哥来探望姑姑,刚跨进大(殿dian)门槛,就听见谢昭说了这么一句话,顿时怒火中烧,冲过去揪住她的头发,直接抽了她一耳光:“((贱jian)jian)人!你怎敢在贵妃姑姑面前,如此编排我?!”

    谢昭被打懵了,等回过神,下意识地将求救的视线投向君舒影,美眸中还盛了盈盈水光。

    萧阳看见她用这么一副柔媚模样望她的舒影表哥,顿时更加生气,又抽了她一耳光:“不要脸的狐媚子!呸,真是个浪蹄子!”

    这种话只有市井泼妇才说得出口,谢昭长在书香世家,从未被人如此恶毒地羞辱过,粉面又被打得通红,整个人气得发抖:“萧阳,你好大胆子!”

    萧贵妃最是护短,即便明知萧阳有错在先,可是看见自己的亲侄女儿被谢昭一个外人如此呵斥,不(禁jin)冷声:“这儿是甘泉宫,何时轮得到你来训斥本宫的人?!”

    谢昭垂下眼帘,泪珠子从睫毛间隙滚落,端得是我见犹怜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在场的萧家男人,皆都不是怜香惜玉之人。

    萧阳越发得意,早将前段时间她自己犯下的丢人事抛到脑后,一个劲儿地数落起谢昭,又说她娘家不中用,又说她嫁给表哥这么久肚子还没有动静,肯定是不能生巴拉巴拉,惹得谢昭跪在那儿使劲儿哭,却根本不敢反驳她半句。

    君子佩饮了口茶,鄙夷的目光掠过谢昭,淡淡道:“表妹,别把时间浪费在废物(身shen)上,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她是君舒影的姐姐、周国的大公主,生得面若桃花,自打出生起便非常受宠(爱ai),从不知什么叫做委屈,因此最看不得谢昭这副大哭模样。

    谢昭抬袖擦泪,长长的睫毛遮挡住了瞳眸里的恨。

    君子佩算什么东西,当初她还没嫁进宣王府时,这位大公主可是一口一个昭儿妹妹的称呼她,唯恐怠慢了她。

    可如今谢家不过稍稍表现出亲近寿王府的意思,她就将脸变得这样快,果然如民间百姓所言,婆与媳、姑与嫂,是最难相处的。

    萧贵妃统御宫人,向来是打一棒头给颗枣儿,于是挥了挥手,谢昭这才啜泣着起(身shen),小心翼翼地坐到君舒影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萧成诀笑眯眯开口:“侄儿收到消息,草原可汗已经动(身shen),正奔赴镐京而来。想来,离表姐成婚的(日ri)子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君子佩端着个喜鹊登枝粉瓷茶盏,她知晓这次与草原联姻,是为了给弟弟登上皇位而铺路,毕竟草原十万铁骑,战斗力非常剽悍。

    可到底是姑娘家,自然盼望自己能嫁给一位良人,将来(日ri)子和和美美,因此蹙眉问道:“那拓跋烈,到底是怎样的人物?长得可好?”

    “拓跋兄生得威武高大,表姐定会满意。”萧成诀声音透出几分调笑意味。

    君子佩脸一红,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端坐在侧的谢昭忍不住扫了眼君舒影的袍角,以前没成婚不懂事,只道男人长得好、手中握有权势是顶顶重要的事,可直到真正嫁了人,才明白过来,相貌与权势哪里就真的那么重要了……

    过得好、被人疼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她再度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君天澜出宫时,碰到了君舒影。

    两人皆都骑着骏马,君舒影瞥了他一眼,笑容绝艳:“虽然薛小姐多年前曾仰慕过我,可那毕竟是多年前的事了。近(日ri)镐京城多有风言风语,说我与薛小姐泛舟游湖,那都是谣传,四皇兄莫要往心里去。薛小姐才貌双全,四皇兄应当尽早娶进门才是,万一薛小姐忽然发现对我痴心不改,那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五弟关心,五弟与五弟媳恩(爱ai)和睦,真是羡煞旁人。希望本王与本王未来的妻子,也能如此恩(爱ai)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,可任谁也无法忽视他话中的那抹温柔。

    君舒影握着缰绳的手紧了紧,脑海中无端浮现出君天澜轻薄小妙妙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无法抑制地联想出,小妙妙是如何被君天澜随时随地吃小嘴儿还不能反抗的模样,是如何被君天澜压在(身shen)下夜夜索欢、(日ri)(日ri)缠绵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心中一阵翻江倒海的不舒服,他一夹马肚,声音仿佛淬了冰:“告辞!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他朝前方疾驰而去的背影,唇角勾起一道转瞬即逝的冷笑。

    坤宁宫青鸾(殿dian),君怀瑾指挥着几名小宫女,抱来好几只红木箱,笑嘻嘻道:“这些都是本小爷的裙子、绣花鞋、胭脂水粉和珠宝首饰,本小爷仔细翻过,上面没有公主规格的饰物,也都没穿过没用过,嫂嫂可以放心地用。”

    她长得快,尽管小沈妙言两岁,可(身shen)高已经与沈妙言一般高,因此互换衣裳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吟吟地谢过她,又道,“不知皇后娘娘平时有什么嗜好?”

    到底是四哥的母亲,总要讨好些才是。

    君怀瑾抬手示意宫女们都退下,凑到她(身shen)边,闻了闻她(身shen)上淡淡的女儿香,忍不住伸手将她搂在怀里,笑嘻嘻地压低声音:“嫂嫂,你亲本小爷一口,本小爷就告诉你母后都喜欢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保持淡然:“怎么,还想被你皇兄揍上一顿?”

    君怀瑾咳嗽两声,收回手,颇为忌惮地朝(殿dian)外望了眼,嘟囔道:“他又不在,嫂嫂忒小气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含笑落座,拿了花几上一把白玉柄团扇轻摇,她暂时拿不下顾皇后,拿下这位小姑子,却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谢昭:对付婆婆和小姑子好辛苦。

    妙妙:小姑子真好收服,两巴掌就搞定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