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31章 教她帝王之术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两人来到亭子里,只见张祁云泡茶的动作十分优雅,没一会儿,空气中便茶香氤氲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他含笑抬手,桌面上搁着两只极小的白玉瓷杯,正((荡dang)dang)漾着淡绿的茶汤。

    沈妙言只会泡松山云雾,叫她品茶,她是品不出个子丑寅卯来的,余光扫向薛远,见他喝茶的姿势非常端庄,她照葫芦画瓢,也跟着拿袖子掩住口鼻。

    等喝完,她将空杯放到桌上,瞧见薛远又在喝第二口。

    张祁云摇着蒲扇,轻笑出声:“品茶品茶,这‘品’字有三个口,自然应当喝上三口,才叫做品。一口为尝,二口为喝,三口为品。一观其色,二闻其香,三品其味,如此,方是品茶。沈姑娘如此牛饮,真真是糟蹋了在下的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虽在跟嬷嬷学规矩,可还没学到品茶这里,被人如此调笑,只当是被羞辱了,因此面色由粉转红,又由红转白,最后起(身shen),冷冷道:“多谢张大少赐教,告辞!”

    说罢,便愤愤离开。

    她刚走出长亭,(身shen)后便传来张祁云的大笑,惹得她面色再度涨得通红,回头狠狠瞪了那人一眼,羞恼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从御花园到坤宁宫,要穿过长长的宫巷与曲廊。

    沈妙言揣着满怀的药草,独自一人,低着头朝前走,眼圈有些红。

    早知道会因为无知而被人如此嘲笑,当初在楚国那么多空闲时间,就应该拿来好好学东西,而不是随意玩耍荒废。

    她走着走着,走到一处无人的廊角,越想越委屈,终于忍不住,抱住廊柱大哭出声。

    正哭得伤心时,旁边有人递来一块深蓝色丝绸手帕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偏头看去,(身shen)着道袍的年轻男人正含笑注视她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对这人颇有印象,她当初刚到寿王府不久,这个男人就去寿王府拜访过,还想跟她单独说话,不过被四哥拒绝了。

    好像是,司天台的判官,司马辰。

    她退后一步,没接他的帕子,抬袖揩去眼泪,哑声道:“司马大人。”

    司马辰将帕子塞进袖袋,摇了摇手中羽毛扇:“沈姑娘若有麻烦事,不妨道出来,或许在下能为姑娘一解困惑。”

    他年纪轻轻却留着长长的胡须,生得眉目清远,看起来颇有一番仙风道骨模样,很是叫人信服。

    沈妙言犹豫半晌,还是将自己的伤心事说出了口:“我贪玩成瘾,如今都及笄一年了,却还是孩子心(性xing),常常叫人看不起。大人你是受人敬仰的司天台判官,大约不能理解我的苦楚。”

    司马辰笑了笑,同她一道悠闲地朝前走去:“这世上,千人千面,每个人的天赋不同,将来要走的路,也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司马辰指着远处的景致,声音徐缓平稳:“你瞧那笼子里的金丝雀儿,它们叫声动听,毛色鲜亮,因此成为被人豢养的宠物。而在江水两岸,生长着一种名为鸬鹚的鸟儿,它们擅长捕鱼,因此常常被渔人捉去,专门训练其捕鱼。若这两种鸟儿换了处境,你说,会如何?”

    沈妙言认真答道:“金丝雀(娇jiao)生惯养,自然不会捕鱼。而鸬鹚(性xing)野,大约是无法接受被关在笼子里的命运的。”

    司马辰赞赏地望了她一眼,继而吟诵出声: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……蜩与学鸠笑之曰:‘我决起而飞,抢榆枋,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,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?’”

    “司马大人所言,出自《逍遥游》,说的是蝉与鸠雀瞧不起志在四方的大鹏鸟,后世常用蝉与鸠雀来譬喻目光短浅之人。司马大人是觉得,妙言目光短浅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衣摆,更加伤心。

    司马辰见她妄自菲薄,不(禁jin)笑道:“在下是想说,沈姑娘将来前程锦绣,终会有大鹏翱于九天的那(日ri),又何必被地面那些雀鸟的嘲讽所影响。再者,如沈姑娘刚刚所言,金丝雀与鸬鹚,擅长的东西不同,命运也会不同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住步子,直视沈妙言的双眸:“于尊贵的帝王而言,哪怕什么都不擅长也无妨,正所谓‘知人者,王道也’,王者不必事必躬亲,只需知人善任,便足够成就一番事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得云里雾里,模样颇有些痴傻:“可我又不是帝王,你同我说这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司马辰面部表(情qing)僵硬了下,旋即绽出一个浅笑,装作若无其事地朝远处眺望:“在下满腹愁绪,可惜世上无人倾听。今(日ri)得遇沈姑娘,只觉一见如故,这才说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“哦”了声,暗道这家伙不是来开解自己的嘛,怎的忽然变成自己听他诉说满腹愁绪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与人交谈一番后,她心中倒也不似刚刚那般沉郁难过,于是向他告辞后,再度朝坤宁宫而去。

    司马辰注视着她的背影,瞳眸里多了些许深思,或许,他该顺其自然,而非揠苗助长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皇后午觉醒来,程锦与七名大宫女服侍她洗漱更衣完毕,便试探着道:“娘娘,沈姑娘在门外守了半个时辰,说是想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见本宫作甚?随意打发了。”顾皇后坐在梳妆台前,声音仍带着鼻音。

    程锦垂眸,为她簪上凤钗,笑道:“她自称学过医术,说是为娘娘熬了润嗓子的汤,想请您喝呢。”

    顾皇后抬手扶了扶钗头,声音清冷:“怎么,她的医术比太医院的还要高明?”

    “贵重的不是药,是她的心意,娘娘明白的。”程锦笑着劝。

    “你收了她什么好处?往(日ri)里,可没见你为谁这般美言过。”顾皇后不悦。

    程锦连忙跪下,轻声道:“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叫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程锦抬起头,眼中透出欣喜,连忙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宫女们撩开寝(殿dian)的珠帘,沈妙言端着一只白瓷小盅款步而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