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38章 足够令男人疯狂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他攥紧拳头:“(殿dian)下,臣去杀了她!”

    君舒影腥红的双眸骤然放大:“你敢?!”

    萧城烨低头。

    君舒影压抑住内心的戾气,冷声道:“扶本王回甘泉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千辛万苦将君天澜带回青鸾(殿dian),把他送进内室,让两个小太监伺候他解手和沐浴。

    她将(床chuang)榻铺好,却又忍不住皱起小眉毛,今晚……要不要分(床chuang)睡?

    罢了,看皇后那意思,似乎就是将四哥全权交给她负责。

    她如今在外人眼中不过是个宠妾,可她从没想过当妾也会这么累,谁家的妾室还要跑到皇宫里来学规矩,还要这般事事顾虑周全!

    若成了正妻,那些劳什子的事儿,岂不是更多。

    她坐在(床chuang)榻上,轻悠悠叹了口气,大周皇族的媳妇儿,真不是好当的。

    正拧眉间,那两名太监扶着君天澜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看过去,只见男人已经沐浴干净,换了(身shen)雪白的流光缎中衣,乌发垂至腰下,面容冷峻精致,却因喝了酒的缘故,眼角染了些绯红。

    他在(床chuang)榻边坐下,两名小太监行过礼,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烛火幽幽。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看他,他靠在拔步(床chuang)的雕花(床chuang)架上,单手扶额,双眼微阖,眉宇间都是疲惫。

    她踌躇了会儿,低声道:“四哥,我去沐浴更衣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低着头绕去了屏风后。

    等她洗完,却见君天澜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。

    她脱掉绣花鞋,在他(身shen)后跪坐下来,伸手帮他按摩头上的(穴xue)道:“就不能让旁人帮你挡酒吗?那样拼命地喝,不难受才怪。等着吧,明儿一早醒来,你头还得痛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,听起来像是小娘子在跟夫君抱怨,君天澜听着,薄唇不(禁jin)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还教导我向你学习,说你行事最是稳妥不过。可我瞧着,你总有莽撞的时候,还不如顾钦原呢。这样的酒席,喝几杯意思意思就够了,那人不喜欢你,难道你多喝几壶,他看在眼里,就能改变对你的看法了吗?”

    她按摩的手法很好,君天澜被按得舒服,没吱声,任由她数落。

    沈妙言又说了他好一顿,君天澜终于被她唠叨得烦了,突然握住她按摩的手,将她推倒,修长高大的(身shen)躯,严丝合缝地覆在她柔软的(娇jiao)躯上,用薄唇堵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即便漱过口,他的嘴里也仍旧弥漫着浓烈的酒气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囤了满肚子的话说不出口,只得拿一双水盈盈的眼睛去瞪他。

    这人也忒霸道了,不(爱ai)听直说就是,还非要……

    亲她。

    这个吻绵长辗转,将沈妙言吻得晕头转向,仿佛自己也喝了数杯陈年佳酿,躺在那儿像是飘在云端,半晌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醒过神,君天澜从她(身shen)上滚下来,将她抱到怀中,把头埋在她的肩窝,深深嗅了口她的味道,声音喑哑,似是喟叹:“妙妙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四哥喝醉了,就会说胡话。”沈妙言脸蛋红红,踌躇半晌,又轻声问,“君子佩若是嫁给拓跋烈,草原就会成为君舒影的棋子。四哥难道不打算做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她说完,等了半晌,也不见这人回答。

    她抬头,男人凤眸紧闭,淡色的唇抿成好看的弧度,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凝视着这张容颜,良久后,朝他怀中钻了钻,嗅着他(身shen)上的酒香,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周与草原的联姻势在必行,君烈今早赐婚拓跋烈和君子佩,并挽留草原人在镐京多留几(日ri),让一众皇子与年轻的世家贵族们奉陪。

    沈妙言沾了君天澜的光,也能跟着去御花园参加酒席。

    她刚到,(身shen)着火红掐腰窄袖纱裙的姑娘立即窜到她跟前,眼如弯月:“妙妙,好久不见,我真想你呢!”

    说着,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得开心:“我也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拓跋珠与谢陶一样,都是很简单纯粹的人,与之相处不需要时时刻刻留心眼,所以沈妙言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朋友。

    拥抱过后,拓跋珠望向君天澜,他今(日ri)依旧戴着暗金雕花面具,因此她没认出来,只看了一眼,察觉到男人眼底的冷峻与不善,连忙将沈妙言拉到旁边,小声道:“这个家伙真可怕。妙妙,那个月亮一样的男人呢?你为什么要抛弃他?他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失笑,凑到她耳畔低语了几句,她恍然,朝君天澜微微颔首,便兴高采烈拉着沈妙言往花园中心跑:“妙妙,咱们去跳舞吧,姐妹们都在牡丹花里跳舞呢!”

    君天澜背着双手,目光落在拓跋珠握着沈妙言的手上,眼底掠过不悦。

    此时的牡丹园,丝竹管弦齐鸣,草原上的姑娘从未来过这般精致的花园,置(身shen)于牡丹花的海洋中,忍不住拎起裙裾翩翩起舞,五颜六色,绚丽(热re)(情qing)。

    在场的大周公子们,目光俱都黏在那些草原姑娘(身shen)上,恨不得也跟着钻进花丛,与她们花间共舞。

    大周的贵女们端坐在圈椅上,尽管眼中流露出向往,可碍于(身shen)份与从小到大的教养,谁都不敢跟进去跳舞,听见四周男人对于草原姑娘的称赞,眼中又是鄙夷,又是嫉妒。

    薛宝璋好整以暇地品茶,扫了眼(身shen)边的谢昭,笑道:“妹妹舞姿最好,听闻那年之所以会败,乃是因为大风的缘故。若今(日ri)重来一场比试,想来挽回声誉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谢昭盯着蝴蝶般翩跹而来的拓跋珠,笑容不达眼底:“赢了又如何,都是虚名罢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闻言,诧异地转向她,但见她侧脸端丽,看不出任何不甘心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摇了摇团扇,这样的谢昭,倒是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正沉默间,四周忽然响起一阵倒吸气声。

    她抬眸望向花丛,只见拓跋珠将面容绝美的姑娘拉进花丛,那姑娘穿着件大摆的绯色衣裙,裙摆上绣满红莲,尽管舞步并不算出众,可一颦一笑都透出天地间极致的灵动。

    纯真,却又妩媚……

    足够令男人疯狂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