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45章 于殿下而言,她是他的全部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我待你,可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望这个凤眸深沉的男人,思考半晌,认真答道:“四哥除了偶尔欺负我,其他方面待我还(挺ting)好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用指腹轻轻摩挲她的脸蛋,“你是我君天澜的女人,这世上,只有我待你最好。所以,不要喜欢其他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的!”沈妙言蹙眉争辩,“四哥不信任我吗?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信任那些男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眼帘微阖,亲了亲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他真想将她变成小小的一只,藏进怀里,随(身shen)携带。

    那样,就再没有其他男人觊觎她……

    翌(日ri)一早,君天澜亲自带着沈妙言回宫。

    顾皇后听闻昨夜君怀瑾将沈妙言带出宫,早就气得不行,正要将君怀瑾揪出来罚,却被告知君怀瑾独自纵马去了北城军营。

    她心中更气,(身shen)为皇后的上位者气势暴露无遗,睨着立在跟前的君天澜,冷声道:“你和你妹妹都长本事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躲在君天澜(身shen)后,暗自腹诽,您若知道君怀瑾昨夜出宫逛的是什么地方,估计得亲自派人将那妞儿给押回来大刑伺候。

    顾皇后又揪着君天澜将沈妙言私自扣在宫外的事,冲他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最后扫了眼两人,冷冷道:“妙言的规矩学得差不多了,这两(日ri)结束了就能回府。念在这次是初犯,本宫不跟你们计较。若有下一次,军棍伺候!”

    君天澜谢过恩,牵了沈妙言回青鸾(殿dian)。

    望着一大一小两个(身shen)影从视线中离开,顾皇后貌似怒极,面色不虞地继续翻看后宫账册。

    程锦在旁边瞧着她的侧脸,隐隐观察到她的唇角稍稍勾起了些,像是……在笑?

    她抬头望向跨出(殿dian)门的那对璧人,也(禁jin)不住笑了笑,自打寿王(殿dian)下在楚国被娘娘的人找到后,那些人回报的消息里,总说(殿dian)下冷酷无(情qing)。

    虽然于上位者而言,无(情qing)无(爱ai)是好事,可(殿dian)下是娘娘的儿子,有这样一个失去喜怒哀乐的儿子,当娘的又怎会开心呢。

    如今有沈姑娘能让(殿dian)下在乎、心动,这种感觉就好像是(殿dian)下重新活过来一般。

    沈姑娘,于天下大局而言,或许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可于(殿dian)下而言,她是他的全部啊!

    也难怪娘娘待她如此青眼有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的规矩学得**不离十,眼见着就要被放回寿王府,她心中欢喜,伺候起顾皇后越发卖力。

    顾皇后将她的讨好看在眼里,心中难免叹息。

    这丫头当真是个宝贝,讨好人的时候,饶是难伺候如她,也丝毫不会感觉到甜腻,甚至总会不经意间被这丫头打动。

    她常常想,若这丫头有个好的(身shen)世能支撑她做寿王正妃,她定然要将她当做亲女儿般看待。

    可惜,世间事不如意者十之**,到底不能强求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乖巧地帮顾皇后沏茶,忽然听得她淡淡开口:“下午不必过来了。听闻御花园的花开得不错,你若愿意,可去那儿走走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着眼帘,知晓这是顾皇后奖赏自己的,于是笑眯眯道:“多谢母后体恤!母后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婆母!”

    “贫嘴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!”

    午后,沈妙言睡了半个时辰的午觉,起(床chuang)梳洗打扮好,开开心心地往御花园去了。

    她后(日ri)便能回寿王府,因此心(情qing)非常轻松,觉得御花园比平时顺眼多了,脚下的步子也十分轻盈明快。

    一只巴掌大的金色蝴蝶翩跹而至,蝶翼上镶着亮晶晶的金鳞,非常华丽夺目。

    看着,倒有些像珠儿那(日ri)跳舞时穿的金色舞裙。

    小姑娘玩心顿起,连忙取了挂在腰间的白玉团扇,追上去扑蝴蝶。

    金蝶沿着曲廊一路飞舞,小姑娘便一路追随,直到拐过数个廊角,闯到一处不知名的木制楼阁外。

    朱红小楼掩映在葱郁的树木间,打扫得很干净,可是里面静悄悄的半点儿声响都没有,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。

    眼见着那只金蝴蝶飞进楼阁,她下意识地跟着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楼内摆设是一水儿的紫竹木编织家具,金色蝴蝶飞进绣满莲花的屏风后面,小姑娘连忙追过去,终于抓到那只大金蝶,忽然听见外面响起脚步和交谈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云香楼背后之人,大约就是寿王。臣弟得到消息,他昨夜在云香楼雅座与秦王喝酒,许是想将秦王拉到他的麾下。秦王手掌北疆二十万兵权,若寿王真能拉拢他,寿王府将如虎添翼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背对屏风屏息凝神,这是萧城诀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本王听闻,他们的谈话以秦熙先行离去而告终。”君舒影慵懒地撩起袍摆,在藤椅上落座,“想来,他的谋划定然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萧城诀笑了笑,摇着折扇,在他对面坐下,“如此一来,他与(殿dian)下的较量,便集中在六部上了。他手中握有韩悯率领的户部、王硕率领的吏部、谢和率领的兵部。臣弟想,他下一个目标,是刑部。他手下的韩棠之,不是已经被安插进刑部了吗?”

    君舒影单手托着头,微阖眼帘,有一下没一下地扯着腰间玉佩,并不十分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城诀顿了顿,又道:“刑部有咱们的人,臣弟这就去安排,给韩棠之罗列些罪名,叫他在刑部再也待不下去。最好……人头落地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平稳的呼吸,陡然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手掌中拢着的金蝴蝶,一下子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间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只有长剑入鞘的铮鸣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子抖了抖,就闻得君舒影碎玉敲冰般的慵懒声音传来:“躲在那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还在想逃跑的对策,(身shen)后却发出一声响动,她回过头,只见整个屏风被斜斜劈成两块儿,她彻底暴露在那两人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而铺着青竹席的地面,躺着那只巴掌大的金蝶,却已然成了两半,再也飞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捂住嘴,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,瞪圆的眼睛里都是惊恐。

    萧城诀目光转向君舒影,他依旧靠坐在藤椅上,刚刚拔剑的动作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“(殿dian)下的剑术,又精进了……”他笑着称赞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