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46章 他希望这样的时光,可以蔓延至永恒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勤于练习,自然会有长进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萧城诀明了现在(殿dian)下的全副心思都在那寿王府的小宠妾(身shen)上,于是起(身shen)先行回避。

    君舒影唇角这才噙起浅笑,目光懒懒地落在沈妙言脸上:“过来斟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强稳住恐惧的心神,慢慢走过去。

    短短几步路,她的脑海中就已分析出目前最有利于自己的退路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不该听的话,若君舒影真想杀她,刚刚那一剑大可直接连她一块儿砍了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……

    证明,他还不想杀她。

    顺着他的话,或许她能活着离开。

    余光落在背后的窗户上,若君舒影待会儿又突然再起杀心,她可以从窗户逃走。

    但她逃跑的速度,比得过他出剑的速度吗?

    她低眉顺眼地上前,花几上有准备好的(热re)水与茶叶,她挽袖斟茶,动作优雅矜贵,却又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这是这么多天以来,跟着礼仪嬷嬷练习的成果。

    君舒影余光扫过那截白玉凝脂般的手腕,脑海中浮现出她穿着正红色中衣,被他囚(禁jin)在宣王府地牢的(情qing)景。

    大红的衣裳,雪白的肌肤,在黑暗的烛火中相映成辉。

    他将她压在(身shen)下,她的(娇jiao)躯软软的,香香的……

    光是这么想一想,君舒影就觉得喉头发干。

    “宣王(殿dian)下,请用茶。”沈妙言垂着眼帘,双手奉上茶盏。

    即便面临未知的险境,她端茶的手仍旧四平八稳,茶水不曾晃动半分。

    君舒影接过,呷了一口,也不提刚刚的事,放下茶盏道:“浓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掀起眼皮,迅速瞥了他一眼,重新斟茶。

    “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烫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茶壶掼到桌面,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!那些话我是听见了,我还记在了脑子里!你要杀便杀,何必折腾我?!”

    君舒影摩挲着下巴,似笑非笑:“怎么,你将宣王府那样大的机密听去了,叫你为本王做些事,你还不乐意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抿小嘴,敛了脾气,挑眉睨他,试探着问道:“那你,不打算杀我?”

    君舒影轻笑出声:“本王行大事,不至于容不下一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说着,长腿一伸,慵懒优雅地交叠在一块儿,特大爷地靠坐在藤椅上:“今儿把本王伺候快活了,便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此时已近黄昏,他坐在夕阳的柔光里,白衣胜雪,绝艳出尘。

    满头乌发垂落在椅背后,打着大弧度的卷儿,修长的手指托着弧线完美的下巴,丹凤眼斜挑着山光水色,愈发衬得气质神仙也似。

    食色,(性xing)也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痴了几瞬,好不容易收回神思,脸颊微红,低着头帮他重新泡茶。

    这男人长得也太妖孽了,幸亏不像端王那般花心,否则还不知道会将镐京城闹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她想着,泡好茶,规规矩矩将茶盏奉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君舒影接过,尝了一口,碧水色茶盏遮掩了唇角转瞬即逝的恶劣笑意,他将茶盏递还给她:“这盏不好看,弄得本王心(情qing)不好。挑个好看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强忍住用茶水泼他脸的冲动,憋着一股怒气,转(身shen)去藤木柜子里找茶具。

    君舒影静静注视她的背影,许是学规矩累到了,她似乎又纤细了些。

    莲红色绣锦鲤的腰封,衬得她腰肢盈盈不堪一握……

    像是一株将开未开的莲花,等着人去采撷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地,他站起(身shen),悄然走到她的背后。

    沈妙言寻到一(套tao)纯白茶盏,想着那疯子或许会喜欢这样的茶具,于是掩上柜门,谁知刚一转(身shen),手中的红木托盘就撞到男人(身shen)上,托盘里的瓷具抖了抖,险些砸到地上。

    她端稳了托盘,蹙起眉尖:“你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君舒影朝她迈进半步,小姑娘急忙往后退,后背撞上藤木柜子,不安地仰头望他。

    君舒影单手撑在木柜上,俯(身shen)凝视她的容颜,唇角挑起恶劣的笑:“多年前见到你时,便是这么矮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这样矮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脸红得厉害,反驳的话脱口而出:“你才矮,你全家都矮!”

    君舒影低笑出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别过气鼓鼓的小脸:“你到底放不放我走?”

    君舒影才不愿意放她走,这小姑娘,也只有把柄被人家捡去了,才肯乖乖听话,而这样的机会是鲜少有的。

    他松开手,重新回到座位上,“泡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耐着脾气,在旁边收拾了(套tao)炉具出来,重新烧了(热re)水,认认真真沏好一壶茶,将水温放得适宜了,才送到他跟前,语气多了些急不可耐:“快喝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盏,余光扫了眼门外的天色,这一次倒是没挑剔茶,随口道:“近(日ri)公事繁忙,在书房常常一坐就是一整(日ri),肩膀有些乏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大模大样地品茶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他背后,隔空冲他脑袋挥了几拳,心不甘(情qing)不愿地给他捏肩。

    她不比寻常姑娘那般柔软无力,她的力气很大,这么揉捏肩膀,让君舒影觉得力道适宜,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夕阳如饶。

    茶香氤氲,君舒影的面容隐在茶雾中,恍惚有种错觉,仿佛他们是一对新近成婚的夫妻,他从山中归来,(娇jiao)妻为他泡好(热re)茶,体贴地为他除去满(身shen)疲惫。

    捏着茶盏的手不觉收紧,那双丹凤眼中充盈着深深的渴望,他渴望此时此刻这微小而踏实的幸福,可以伴随他一生。

    他渴望这个女人,有一天能够心甘(情qing)愿地为他斟茶,为他揉肩。

    他渴望这样的时光,可以蔓延至永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暮色四合时,沈妙言终于被君舒影放走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瓣,满脸不快地离开朱红小楼,因为步伐有些快,刚拐过一道曲廊,就将迎面而来的人撞翻在地。

    旁边立即有宫女呵斥出声:“你是哪一宫的人?怎么走路的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脑袋,帮忙将地上的美人扶起,连连道歉:“对不起呀,我没看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清脆的耳光声响起,沈妙言捂住脸颊,不可置信地盯向打她的那个美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