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49章 无法扳回逆转的死局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俞昭仪的尸体被搁在大(殿dian)中央,七窍流血的模样,看起来分外恐怖,惹得在场一些妃嫔宫女纷纷用绣帕掩住口鼻,将脸转过去。

    本来被宣召进宫验尸的是大理寺的仵作,结果来的人却是薛远。

    沈妙言解释的功夫,他也已验尸完毕,朝君烈跪下,拱手道:“启禀皇上,俞昭仪乃是中了砒霜之毒,这才殒命。”

    “砒霜?”君烈狭眸转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容冷静,偏头望向薛远:“砒霜之毒需从口入,我并未给俞昭仪吃过喝过任何东西,她中毒,与我何干?薛大人应当查清楚,她临死前,食用的最后一样食物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薛远望向尸体,眉目(阴yin)郁:“若要查明食物,须得剖开胃部,但俞昭仪贵为宫嫔……”

    “查。”

    君烈拂袖,简单的一个字,却透出帝王才有的威严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君烈一副秉公处置的态度,稍稍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君烈的目光扫过(殿dian)下的女孩儿,她跪在(殿dian)下的姿势不卑不亢,风华气度竟胜过大周的许多贵女。

    区区楚国贵族的女儿,竟能有这般风范,倒是难得。

    他想着,视线掠过君天澜,对方一袭墨袍,端坐在大椅上的姿势四平八稳,不见任何慌乱之色。

    而他的舒儿……

    那小子仍旧一(身shen)慵懒,歪坐着的模样,怎么看怎么欠揍。

    验尸的过程中,大(殿dian)寂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淡淡的血腥气息弥散在(殿dian)中,萧贵妃有些不适,对君烈说了几句,便起(身shen)暂时回避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,薛远终于放下手中器具,在内侍端来的盆中净过手,回禀道:“皇上,微臣查明,俞昭仪胃中,含有毒素较多的食物乃是核桃千层糕。据微臣推断,俞昭仪是使用了千层糕,才导致中毒殒命。”

    侍奉俞昭仪的贴(身shen)大宫女早哭得没了人形,膝行向前几步,哑声道:“皇上明察,娘娘去坤宁宫前并未用过核桃千层糕,那糕点是皇后娘娘宫中特有的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又将矛头指向了顾皇后。

    薛宝璋端坐在君天澜(身shen)边,轻声道:“今(日ri)娘娘们打马吊,皇后娘娘命人所上茶点中,并没有核桃千层糕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下眼帘,是啊,偏(殿dian)里没有核桃千层糕,可茶水间里却准备的有。

    而她曾独自在茶水间里,待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君烈把玩着一串碧玺佛珠,淡淡道:“薛吟,你当时去茶水间,看到了什么,全部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吟”是薛宝璋的小字。

    她起(身shen),朝君烈行了个屈膝礼,认真道:“当时萧贵妃娘娘提到臣女与寿王(殿dian)下的婚事,妙言大约不(爱ai)听那些,就去了茶水间,后来俞昭仪说昨(日ri)傍晚误伤了妙言,要去给她道歉,便也跟去了茶水间。皇后娘娘见她们两人久久不回来,特地遣臣女过去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望了眼沈妙言:“臣女推开门,看到的(情qing)景就是俞昭仪七窍流血地趴在地上,虽没了动静,却有向门外爬行的痕迹。妙言靠在桌案旁,手中端着一盏茶,脸上的神(情qing)很平静。若臣女没有看错,那桌案上摆着的两碟点心,正是核桃千层糕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调很平静,陈述的内容也是她看见的事实,听起来非常中立。

    可沈妙言却觉得,这个女人在置自己于死地。

    她望向对方,对方半垂着眼帘,看不出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(禁jin)不住紧紧揪住裙摆,设局之人,是薛宝璋吗?

    不,不会是她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相府小姐,哪里来的本事,驱动俞昭仪为她做事?大约,只是单纯地想借机坑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若背后另有其人的话,那个人,是谁呢?

    自己死了,对谁的好处最大?

    去坤宁宫搜宫的(禁jin)卫军很快回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微臣在偏(殿dian)耳房里发现了这碟核桃千层糕,经御医检查,上面几块有微量的砒霜粉末。”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微臣在青鸾(殿dian)内搜到了这个粉包,御医查明,正是砒霜粉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望向那只粉包,粉脸渗出冷汗,眼中都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君天澜瞳眸幽深,同对面的君舒影视线相撞,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两个字:死局。

    今(日ri)这出局,是无法扳回逆转的死局。

    无论是作案动机还是作案手法,亦或是人证物证,那人在这场局中,都为妙言准备得相当完美。

    好深的心思,到底是谁,能够以人命为(诱you)饵,设下这样的陷阱?!

    杀了妙言,对她又有何好处?!

    君天澜转动扳指的速度越发快了,没等他思考出结果,上座的君烈已经不耐烦地发话:“沈妙言蓄意毒害宫妃,人证物证俱全。拖出去,杖毙!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

    沈妙言还没反应过来,君天澜和君舒影同时起(身shen)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容冷峻,朝君烈拱手:“此事疑点颇多,还请父皇宽限几(日ri),容儿臣细细查明。”

    君烈眯眼:“怎么,你认为朕的处置,有失公(允yun)?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。只是妙言天(性xing)良善,绝不会为了一点小事毒害人命,其中必有蹊跷。”君天澜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“这后宫,是你说了算,还是朕说了算?!”

    君烈暴怒,将碧玺手串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砸落到君天澜头上,发出一声不小的响动。

    帝王的威严尊贵,陡然爆发,笼罩在整座正(殿dian)上方,压的在场之人都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息怒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起(身shen)离席,朝上方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与君舒影立在(殿dian)中,目光对了下,君舒影笑道:“父皇,昨(日ri)傍晚御花园里,您没看见俞昭仪是如何对待小妙妙的。若换做儿臣,儿臣必定当时就要杀了她解恨。小妙妙能忍耐到现在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到底是四皇兄的宠妾,父皇好歹顾念些父子之(情qing),何必赶尽杀绝呢……”

    君烈望向他,他站在(殿dian)中,一(身shen)风华,笑得绝艳出尘。

    不愧是他和艳儿生的孩子,长得就是好。

    暴怒的心(情qing)稍稍消散些,他想起(殿dian)下跪着的小姑娘似乎颇得舒儿这孩子欢心,于是淡淡道:“既然宣王亲自为你求(情qing),朕便免了你的死罪。可你杀害宫妃,活罪难——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容平静:“我没有杀她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