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51章 你弟弟的东西,你不能抢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旁边君无极看不下去了,犹豫半晌,凑到君烈面前,战战兢兢拱手道:“父皇,一百七十军棍,即便咱们大周皇族(身shen)体再如何坚韧,也是吃不消的。这样打下去,恐怕会闹出人命。四弟好不容易回来,您看您……不如饶了他这一次?”

    君烈面无表(情qing):“怎么,你也想跟他一起挨打?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在宫外干了什么好事,与官员妾室偷(情qing)、花重金大肆追求青楼((妓ji)ji)女,一桩桩一件件,朕迟早要跟你清算!”

    君无极哆嗦了下,不敢多言,只得退到旁边。

    第一百四十棍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浑(身shen)都是血,汗水打湿了眼睫,他静静趴在长凳上,任由四周的人打量。

    (身shen)上火辣辣的疼,明明该是困窘的处境,可他既头脑清明,也不觉得丢人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一刻,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,他的父皇,是真的恨不得他去死。

    这件事从头到尾,妙妙没有错,他也没有错。

    可他们二人,却生生被这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折辱,随意玩弄于掌心……

    行刑的(禁jin)卫军早已换了三拨,军棍更是打折了两根。

    新替上来的两名(禁jin)军为难地望着浑(身shen)是血的寿王,饶是见惯了血腥的他们,在此时也忍不住地起了恻隐之心,这寿王(殿dian)下后背、(臀tun)部、双腿都没有半寸好(肉rou)了,尽是淋漓鲜血,叫他们怎么下得去手?

    萧贵妃唇角始终噙着浅笑,给君烈剥了个橘子,状似无意地开口:“皇上,看来寿王是吃不消了,不如先记下那三十棍,改(日ri)再打?”

    “天澜最有本事,手都伸到朝堂了,区区三十棍,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君烈似笑非笑,冷厉的目光落在那两名(禁jin)卫(身shen)上,两人心中惊惧,连忙动手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静得可怕,只余下军棍砸落在血(肉rou)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天澜双手深深抠进长凳,睁开血红的双眸,盯着享用橘瓣的君烈,低低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那笑声像是野兽嘶哑的低吼,伴着军棍落下的声音,回((荡dang)dang)在大(殿dian)中,诡异恐怖,令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君无极浑(身shen)不安,不敢直视弟弟血红而充满仇恨的双眼,颤颤地在君烈面前跪下:“父皇,手下留(情qing)啊!”

    君烈面无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旁边福公公也看不下去了,他觉着寿王(殿dian)下每(日ri)晨钟暮鼓的请安,得了好东西也不忘进宫孝敬皇上,在几位皇子之中,最是纯孝,可皇上却为着二十多年前的事儿,始终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他皱紧眉头: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想挨棍子?”君烈冷声。

    无人再敢劝谏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百六十五棍。

    君天澜死死盯着君烈,将他无所谓的模样,烙印进瞳眸最深处。

    第一百六十六棍。

    他君天澜自幼颠沛流离,却也学得诗书礼仪,知道何为父慈子孝、兄友弟恭。

    第一百六十七棍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有做错,错就错在他生在了大周皇族,错就错在他有这么一位残酷冷血的爹爹。

    第一百六十八棍。

    若能选择,他宁愿出(身shen)寻常百姓家,也再不要享受这皇家的泼天富贵,却尝尽被至亲之人嫌恶憎恨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第一百六十九棍。

    终有一天,他将取代他,君临天下。

    等到那一(日ri),他一定,一定善待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第一百七十棍。

    两根军棍,同时折断。

    君烈抬手,(殿dian)中诸人会意,尽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长凳上的男人,一头乌发早被汗水打湿,无力地垂落在地。

    粘稠的血液从他(身shen)上滴落,在地面汇聚成片片血水。

    他仿佛浸泡在血水里,若非还有一丝虚弱的鼻息,几乎叫人觉得他已不在人世。

    君烈缓缓起(身shen),走到君天澜面前,居高临下,一字一顿:“朕早就警告过你,你弟弟的东西,你不能抢。江山如此,女人亦然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脸埋在臂弯,肩膀抽动,低笑出声。

    君烈看不见他的表(情qing),更不在乎他是何表(情qing),只淡漠地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徒留下满室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,御花园(日ri)渐西斜。

    林木掩映的朱红小楼里,趴在(床chuang)上的沈妙言缓缓睁开眼,入目所及是淡青色的竹(床chuang)和雪白纱帐。

    她动了一下,(屁pi)股还有点疼。

    君舒影端着碗药进来:“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望了眼自己(身shen)上干净的雪白绸衣,皱皱眉毛:“谁帮我换的衣服?”

    “宫女。”君舒影白了她一眼,“都被打得爬不起来了,还有心惦记这些小事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小事。”沈妙言艰难地扶着(床chuang)头,直起上(身shen),琥珀色瞳眸里闪烁着不解,“我挨了一百军棍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君舒影避开那道目光,舀了一勺药,吹凉了送到她的唇边,“张口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力气跟他折腾,乖乖喝药:“你父皇脾气真差,我还以为,会挨足那一百军棍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他脾气差,你还激他?”君舒影又舀了一勺。

    沈妙言轻哼一声,喝了药,不悦道:“我就觉得冤枉,委屈!就算打死我,我也不愿意背上谋害宫嫔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乐呵呵的:“我从前倒是没看出来,你这样有骨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眼拙。”沈妙言撇嘴,喝掉他送到唇边的药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眼拙!”君舒影浅笑。

    等一碗药喝完,沈妙言擦擦小嘴,看见他要出去,便露出一副(欲yu)言又止的纠结表(情qing)来。

    见他看过来,她连忙低头,揪住衣摆,不吭声。

    君舒影知道她想问什么,让宫女将碗和勺端出去,自个儿在(床chuang)榻边坐下,大掌覆上她的发顶,唇角翘起,眉眼都是温柔:“他没有不帮你。你挨了三十军棍就痛晕过去了,剩下的七十棍子,都是他帮你挨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震惊地抬头,君舒影使劲儿揉乱她的头发,用笑容掩饰了瞳眸里的黯淡:“他真的,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屋中寂静半晌,沈妙言推开他的手,下(床chuang)穿鞋。

    可刚迈开两步,她就痛得一手扶住桌子边缘,一手扶住受伤部位,脸色惨白惨白。

    君舒影叹息着将她牵回(床chuang)上,“且休息一夜吧,明儿早上,我亲自送你去寿王府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趴到(床chuang)上,扭头看他,琥珀色瞳眸中满是不信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