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55章 对他们的未来,充满了信心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狼狈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袖擦去眼泪,语带哽咽,“四哥在妙妙眼里,永远是世上最顶天立地的男人!永远都是!”

    君天澜唇角的弧度更弯了些,张口想说什么,却无力发出声音,最后重又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拂衣端来药,沈妙言接过,让她退下,自己喝了一口,俯(身shen)凑到男人唇边,温温柔柔地将那口药渡进他的口中。

    一口一口,虽然苦涩,可她却尝出了丝丝甜蜜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敛去了所有的锋芒毕露,盛着从未有过的似水柔(情qing)。

    那是少女心甘(情qing)愿地臣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宣王府。

    君舒影刚回到前院书房,萧城诀就迎了出来:“(殿dian)下,刑部那边,已经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他展开双臂,立即有两名侍女上前,为他脱下外裳。

    “最近镐京城中发生了几起少女失踪案,皇上前些(日ri)子将此事交由刑部查办。刑部尚书江义海非常看重韩棠之,似乎是想让他立功,所以又将这件案子交由他全权负责。臣弟动了些手脚,那些丢了女儿的人家,纷纷闹上刑部,状告韩棠之收受贿赂、办事不利。”

    萧城诀摇着折扇,笑得令人如沐(春chun)风:“江义海此人,最是刚正不阿,他若觉得遭受韩棠之欺骗,即便不办了他,也必然会雪藏他。寿王这颗棋,将就此断送在刑部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走到屏风,在侍女的伺候下换了(身shen)宽松舒适的丝缎袍子,解开发髻,随手拿了把象牙梳淡然地梳理头发。

    萧城诀等了半天不见他说话,盯着倒映出那道人影的湘绣屏风,不(禁jin)挑眉:“王爷觉得此计不妥?”

    “此计甚好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声音淡淡,抬起一缕长发瞧了瞧,觉着发梢似乎不够黑亮。

    萧城诀沉默片刻,合上折扇:“(殿dian)下没了野心,也没了斗志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君舒影也不出来了,慵懒躺在屏风后的贵妃榻上,满头青丝铺散成缎,“即便本王坐拥天下,却也仍旧得不到她的心,那本王要这天下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萧城诀听着这话,突然怒极。

    他抬手,花几上的茶盏被摔碎在地,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软榻上的男人睁开淬着冰霜的凤眸:“你同本王发什么火?”

    萧城诀一言不发,寒着脸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躺了会儿,心中郁结难解,偏头盯着雕窗外荷塘的莲花苞,竟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厉声道:“拿酒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沈妙言睁开眼,才发觉自己竟趴在(床chuang)榻外侧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抬手揉了揉眼睛,察觉到一道温柔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,不觉抬眸看去,面前的男人唇角噙着浅浅的笑,伸手给她擦了擦唇角的涎水,声音沙哑却含着精气神儿:“睡得可香?”

    视线下移,男人(身shen)上盖着薄而软的一层棉纱,不再似白(日ri)里不着寸缕的狼狈。

    她便点点头,乖巧道:“睡得很香呢。四哥什么时候醒的?晚上的药可吃了?”

    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贴上她柔软的唇瓣,男人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灯火下,两人凝望良久,忽然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屋中正静谧安然时,拂衣匆匆进来,轻声禀报道:“主子,李老先生求见。”

    李老先生正是地位仅次于顾钦原的幕僚,李斯年。

    当初君天澜从楚国回大周时,(身shen)边一堆人都跟着回来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君天澜,仅一个眼神,就明白他的意思,伸手放下帐幔,又推来一副四扇雕山水香梨木屏风挡在(床chuang)前,这才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李斯年被请进来,对着屏风拱了拱手:“王爷,刑部传来消息,韩公子被江尚书扣押,似是要连夜审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镐京城少女失踪案与那些家属诬陷韩棠之收受贿赂之事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老夫知晓王爷受了重伤,本不该来打搅,可此事事关重大,对方出手极狠,被夺去女儿的家属们都被宣王府的势力严密保护起来,咱们的人接近不了他们,因此毫无线索证明韩公子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容冷峻,转了转墨玉扳指,正要开口说话,突然剧烈咳嗽起来,脸色也陡然化为惨白。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拿出绣帕,对方握住她的手腕,在绣帕上吐出大口污血。

    她心惊胆战,一边帮君天澜处理污血,一边头也不回地冷声道:“谁说证明清白就非要确切的线索了,没有线索,才是最好的线索!”

    侍立在屏风外的李斯年听着君天澜的咳嗽,本是心急如焚,又听到沈妙言这番话,连忙问道:“不知小姐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“江义海能坐到刑部尚书的位置,除了忠肝义胆,应当也不是个蠢的。宣王府越是插手这件事,不就越显示他们与这起诬告有关吗?!想办法传话给韩棠之,让他打四哥是嫡长子这张感(情qing)牌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快速说完,将脏掉的帕子放到旁边,又拿来干净的手帕,仔仔细细为君天澜擦干净脸,听见外面没有动静,回头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?!别告诉我,你连传话的人都找不到!”

    李斯年已是五十高龄,正站在屏风外发呆,听见她话中的嫌弃,连忙拱手:“属下这就去办、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他战战兢兢地往外走,忍不住回头望了眼屏风。

    从前在楚国时,主子被贬西南,小姐独自支撑起寿王府,经历重重事件后,他对她的魄力和决断力刮目相看,由轻视逐渐变为尊敬。

    可今晚,这份尊敬竟演变为了敬畏。

    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想出了对策,不费一兵一卒解决掉这件棘手的事,轻者可救韩棠之,重者可拉拢江义海……

    这份胆识与手段,实在令人佩服!

    不过,也只有这样的小姐,能配得上他们的主子了。

    他想着,莫名对寿王府的将来,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而屏风后,沈妙言打发走李斯年,亲自端了水盆过来,帮君天澜好一番洗漱,重新收拾干净,才让他趴下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从未这般羸弱过,被她如此小心翼翼地伺候,面上虽有些难堪,可心底却暖暖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