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56章 妙妙不怕……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又服侍他用过小米粥,自个儿去偏房沐过浴,换了(套tao)干净的中衣,将灯芯剪短些,在(床chuang)榻外侧躺下。

    见无事可做,她怕君天澜闷着,便又坐起(身shen),声音软糯:“四哥,我念书给你听吧?”

    君天澜注视着她白嫩的面庞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小姑娘从(床chuang)头抽了本《史记》出来,翻到第一页,就着烛火,认认真真地念出声:“黄帝者,少典之子,姓公孙,名曰轩辕。生而神灵,弱而能言,幼而徇齐……”

    夜空中乌云汇聚,遮挡住了月色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窗外落了雨。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凝视(身shen)边的女孩儿,她的音色极好,衬着雨声,将史书中尘封的故事娓娓道来,竟比他自己看书时,要生动得多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屋中忽然闪现过极亮的光。

    小姑娘紧忙丢掉书,下意识地钻进男人怀中。

    君天澜大掌搭在她的纤腰上,下一瞬,夜空爆发出一阵惊雷,直将窗户也震得抖了抖。

    他低头望着怀中的女孩儿,小姑娘怕打雷,还在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钻,声音轻软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君天澜拍了拍她的后背,瞳眸中都是柔软。

    沈妙言嗅着他(身shen)上淡淡的山水香,心神渐渐安稳下来,不再那么怕了。

    滚滚雷声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雷声才渐渐停歇,却有倾盆大雨落了下来,重重敲打着窗棂。

    暴风将窗外的树木吹得簌簌作响,像是野兽诡异的嘶吼。

    屋内一灯如豆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想告诉她雷声歇了,低头时,才发现怀中的小姑娘,竟不知何时睡着了。

    白嫩的脸蛋红扑扑的,精致的黛眉微微蹙起,似是睡得并不安稳。

    他用温(热re)的指腹轻轻为她舒展开双眉,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,低沉的音调一如往(日ri)般冷峻淡漠:“妙妙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那冷峻淡漠中,藏着铁血男人骨子里的柔(情qing)。

    浅淡,但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刑部大堂。

    江义海(身shen)着尚书服制,端坐在上座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年逾四十,生得面阔口方、剑眉星目,(身shen)上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质,不愧是在刑部待了多年的男人。

    韩棠之站在堂下,一袭蓝袍,周(身shen)气度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“老夫单独将你留下,你知道是因为什么。”江义海端起茶盏,慢条斯理地呷了一口,“老夫平生最恨贪官污吏,这些年经由我手抓捕的,没有上百也有八十。可没成想,我最看好的门生,竟也干起了这档子破事儿!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将茶盏凑到唇前,却再也喝不下去,直接将杯盏掼到韩棠之脚边。

    上好的薄胎白瓷碎成无数残渣,韩棠之视若无睹,撩开长袍,笔直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义海眉峰跳了跳,韩棠之眼圈发红,朝他拱手,语带悲痛:“求江尚书救寿王一命!”

    说罢,不顾满地碎瓷,双手撑在地面,以头磕地。

    江义海心中一颤,厉声道:“你在胡说什么?!”

    韩棠之的声音听起来悲愤填膺:“学生自幼跟随寿王(殿dian)下,在朝中某些人眼中,自然视学生为眼中钉(肉rou)中刺,恨不得将学生除之而后快,以期削弱寿王的力量。今(日ri)前来闹事的家属,便都是背后那人教唆,为的就是在恩师这里,埋没学生才华,使学生再不能为寿王效力!恩师若是不信,只管着人去查,那些家属,如今都被背后那人严密控制起来,为的就是不让学生沉冤昭雪!”

    江义海混迹朝堂多年,自然明白他口中“背后那人”是谁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瓣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韩棠之抬起头,泪流满面:“自古以来,朝中立子以嫡不以长,立嫡以长不以贤。大周始终恪守这条规矩,才能延续至今。恩师饱读诗书,自然知道大周以前的国家,譬如郑国,郑国国君将嫡长子撇在一旁,却立了他最偏(爱ai)的幼子为帝,最终引得天下大乱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大周与郑国境况何其相似,皇上偏(爱ai)宣王,受妖妃挑唆,竟下令赐寿王(殿dian)下一百七十军棍!可怜寿王纯孝,每(日ri)早晚一顿不落地进宫请安,如今卧伤在(床chuang),竟不知将来还能否站得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,直起上(身shen),当着江义海的面痛哭流涕:“再如此下去,恐怕国将不国!大周江山,即将毁于一旦!”

    江义海静静端坐在上,盯着韩棠之毫不作假的哭相,莫名被牵动了一丝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这些天以来,朝中的事他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自幼饱读四书五经,自然知道何为仪礼,何为规矩。

    尽管皇上偏宠宣王不妥,可他只是区区臣子。

    皇上做什么,哪里轮得到他置喙。

    韩棠之余光落到他的手上,瞧见他紧了紧大椅扶手。

    他垂眸,抬袖擦泪:“再者,学生在恩师手下待了这么多(日ri),究竟是何品行,恩师都看在眼里。恩师不信学生,却偏信那几个上门闹事的陌生人……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,宣王手下谋士只会使些龌龊手段谋害学生,宣王又怎会是品(性xing)高洁的君子?!”

    “可怜寿王纯孝,可怜寿王至仁!将来,或许会落个被宣王赐死的下场吧?”

    他忽然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,却有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滚落,站起(身shen),仰天长叹:“也罢,既然恩师左右为难,学生便是拼了这条命,都要保住刑部清廉的口碑!如恩师教导,刑部官员,当孑孑一(身shen)、两袖清风!”

    说罢,猛地朝旁边柱子撞去。

    江义海吓了一跳,(身shen)形一动,掠至他跟前,却只来得及堪堪拉住他一小把。

    他的额头重重撞击到朱红柱子上,发出“砰”一声响。

    江义海紧忙抱住他,浑浊的老泪淌落下来:“你这又是何必,老夫自是信你不过!老夫的眼睛还没瞎,宣王如何,寿王如何,心中早有公断!老夫本不(欲yu)干预夺嫡之争,你这是将老夫往死路上((逼))啊!”

    韩棠之勉强睁开眼,挣扎着在他面前跪下,高高拱手,哭得像个孩子:“若寿王得登大宝,将来朝堂三公之中,必有恩师席位!”

    说着,浑(身shen)颤抖地朝江义海磕了个头。

    江义海连连叹息几声,终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自此,刑部在江义海的率领下,暗中尽归寿王府。

    翌(日ri),天明。

    沈妙言睁开眼,听见窗外的暴雨,停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写这一章的时候好想哭,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谢谢昨天七位大宝贝的打赏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