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57章 我该拿什么,回报你的深情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偏过头,君天澜一只大掌紧紧揽着她的腰,冷峻精致的容颜看起来仍旧苍白,因为熟睡的缘故,眉宇间少了些戾气,多了几分柔软。

    她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,蹑手蹑脚下(床chuang)穿衣。

    因为怕吵醒他,所以她特地去了耳房梳洗。

    等打扮好回到寝屋,见他还没醒,于是又抬步离开房间,想着先去花厅用早膳。

    用完膳正净手时,拂衣领着李斯年进来了,恭敬道:“小姐,李老先生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拿帕子将手擦干净,抬手:“先生请坐。”

    李斯年客客气气地坐下来,拂衣奉了茶,他伸手摸了摸茶盏,笑容敬畏:“小姐计谋过人,今儿一早,韩公子那边传来消息,事(情qing)已经成了。江尚书明面上虽不会公然站在咱们这边,可他亲口表示,他和朝堂中的心腹门生,都会支持咱们王爷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红润晶莹的唇角微微勾起,琥珀色瞳眸多了几分光彩: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李斯年没用茶,说是还有事(情qing)处理,便起(身shen)告辞。

    沈妙言派拂衣送他去幕僚们办事的书房,自个儿在花厅中坐了会儿,脸上的笑容愈发浓艳了些。

    她很快回到寝屋,见君天澜还未醒,便在窗边的软榻上落座,矮几上摆着文房四宝,她提笔蘸墨,对着宣纸看了会儿,缓缓落笔:

    吏部,户部,礼部,兵部,刑部,工部。

    十二个字跃然纸上,一手簪花小楷已初见秀雅。

    她注视良久后,缓缓圈出了“吏部”,吏部尚书是王家家主王硕,王硕是顾家的亲家,自是站在四哥这边的。

    抿了抿小嘴,她又圈出了“兵部”,兵部尚书谢和,谢陶与顾钦原婚事在即,再加上谢家与萧家的关系破裂,谢家早已投靠四哥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“户部”,户部尚书是韩悯,而韩家自古以来便与顾家是世交,从韩棠之自幼跟在四哥(身shen)边来看,韩家也绝不会背叛寿王府。

    最后圈出的是“刑部”。

    韩棠之这次拿下刑部,实在劳苦功高,应当请四哥好好表彰他一番。

    她托腮,仔细想了想,唤了声添香。

    添香走进来,笑吟吟行了个礼:“小姐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去吩咐云香楼的人,明晚置办一桌最好的酒席,等下我写几张请帖,你拿着分别遣人送去韩府、顾府、倚梅馆。”

    云香楼做的虽是(情qing)场生意,但实际上也承办酒席。

    虽然一桌酒席收费高达数千金,可因为菜肴美酒皆为上品,所以还是有很多贵族选择在云香楼宴客。

    而韩棠之此人看起来温润如玉好说话,但实际上脾气拧巴得很,送金送银送美人,在他看来平白是侮辱他,不如办一桌酒宴,邀请三两知己对月共饮,于他而言才算乐事。

    她处理好了韩棠之的事儿,盯着剩下的礼部与工部,陷入沉思中,听说这两部似乎都表明了态度,坚决拥护宣王……

    暗金帐幔后的男人早就醒了,一双凤眸静静盯着绿纱窗边的少女,她今(日ri)穿了件樱花粉的立领对襟衫裙,领口缀着一枚白玉蜻蜓盘扣,玉手托腮,嫩生生的容颜,像是熙光里绽放的栀子花。

    绣着繁复莲花的缎面裙摆逶迤至绣花鞋面,她又长高了些,每(日ri)吃那么多食物(身shen)量却依旧窈窕纤细,斜倚在矮几上的模样显得腰肢盈盈。

    那周(身shen)气度,真不像是落魄公卿家族出(身shen)的小姐。

    是了,她哪里是什么落魄公卿家的小姐,她分明是大魏的小郡主。

    “沈嘉。”

    他在(床chuang)上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连忙走到(床chuang)前,在面对他时,小脸上的凝重尽皆化为天真单纯:“四哥,你好些没有?我服侍你洗漱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将男人小心翼翼地扶起来,去耳房拿来洗漱的水盆水杯等物。

    君天澜仍旧虚弱,在她的伺候下用浸了薄荷汁的水漱过口,沈妙言又从水盆中拎出毛巾,拧得半干后帮他擦脸:“厨房的早膳都备下了,等会儿我叫拂衣送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正要转(身shen)去洗毛巾,君天澜忽然握住她的手,面色郑重:“这段时间,辛苦你了。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谢谢你在我重伤在(身shen)时,苦苦支撑起国师府,寿王府。

    谢谢你绞尽脑汁为我出谋划策、争权夺势。

    谢谢你无名无分却依旧心甘(情qing)愿待在我(身shen)边,承受外人的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,这世上,再也不会有其他姑娘,能够做到你这样的程度……

    我该拿什么,回报你的深(情qing)呢?

    这些话他都没有说出口,可沈妙言望着他的目光,却在刹那就能明白。

    她在他跟前跪坐下去,仰头望着他的脸,抬手轻轻为他将垂落在额前的长发捋到耳后,琥珀色瞳眸里,是极致的温柔:“你我之间,何须言谢?”

    “四哥一手遮天时,我便做你笼中的金丝雀,享受你为我遮风挡雨。四哥落魄失意时,我便化作从灰烬中重生的凤凰,拼尽手段,也要护住四哥。”

    柔嫩的小手覆在男人脸颊上,她直起上(身shen),深(情qing)地吻上他的薄唇。

    君天澜低着头,凝视眼前这张稚嫩的小脸,他亲眼看着她一点点长大,看着她一点点变得懂事,一点点变得美丽夺目……

    她是他的女孩儿,是他的亲人,从最初到将来,始终都是。

    沈妙言闭着双眼,忽然感觉到有温(热re)的液体落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男人凤眸幽深,眼泪打湿了他的睫毛,那斜挑的眼尾染上绯红,瑰丽,精致,更有那浓得化不开的深(情qing)。

    似是觉得狼狈,君天澜一手扶着(床chuang)架,一手抬袖擦泪,声音含着泪腔:“抱歉……又让你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鼻尖发酸,忍不住跟着哭起来。

    她起(身shen),轻轻抱住君天澜,将下巴搁到他的肩窝:“无论前方是怎样的路,刀山火海,暴雪荆棘,只要四哥不赶我走,我就陪着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哥待我好,我也想,待四哥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小姑娘哭得厉害,话语颤抖,支离破碎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