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58章 你可还念着慕容姐姐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萧府。

    萧城诀独立在长廊中。

    微风将他的袍摆吹得翻卷飞扬,那张总令人如沐(春chun)风的俊脸,在此刻更多的是(阴yin)沉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萧战从长廊尽头走过来,长年累月征战沙场,使得他(身shen)上特有一股血腥与杀伐气息。

    他在萧城诀(身shen)边顿住步子,拧眉道:“诀儿,(殿dian)下那边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(殿dian)下被女人(诱you)惑,以致丧失斗志。”

    萧战闻言,眉头皱得越发深了:“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为何偏偏……看中寿王府那个小妾?!要不,咱们把那个小妾抓过来,给他送去?”

    萧城诀抿了抿唇线,声音冷淡:“此时孩儿自有打算,不劳父亲((操cao)cao)心。”

    萧战没再说什么,拍了拍他的肩膀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萧城诀紧盯着池塘中的莲花,眼神一变再变。

    刑部那边传来消息,韩棠之被无罪释放。

    想来,江义海怕是已经被说服投靠寿王府了。

    他紧紧捏住木制雕花扶栏,到最后因为愤怒,竟将扶栏生生扳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(日ri),入夜之后,沈妙言乘坐寿王府的黑金马车,朝长欢街的云香楼驶去。

    妩红尘亲自过来接她,引她上了四楼,说是人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谢过她,进了雅座,只见韩棠之、顾钦原、白清觉、安似雪都在,连韩叙之都在。

    见她进来,韩叙之第一个站起(身shen)迎上去,言语之间颇有些激动:“妙言妹妹,兄长跟我说了我才知道,原来寿王(殿dian)下竟就是国师大人!从前是我眼拙,国师大人那般仪表堂堂、威严赫赫,我早该猜到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错开他走到主座:“他今晚没来,你不用献媚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表(情qing)僵了僵,瞟了眼被妩红尘合上的雕花门,很快掩去脸上的尴尬,重又回到席位上:“妙言妹妹误会了。我哪里是献媚,我是真的高兴。”

    桌上摆满了美酒珍馐,沈妙言站在桌前,亲自挽袖为韩棠之斟了杯酒,笑吟吟地举杯道:“这次能拉拢江尚书,韩公子功不可没。这杯酒,妙言代四哥敬你!”

    君天澜为何不能出席这场酒宴,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,因此谁也没有多嘴去问。

    韩棠之含笑站起(身shen),同她对碰了下,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安似雪与白清觉相视一笑,彼此都深深感受到了上座那个女孩儿的成长与改变。

    这样的改变,是好的。

    一道酒宴喝了两个时辰,等结束时,桌上早已杯盘狼藉。

    妩红尘安排了人送顾钦原与韩叙之回府,白清觉见安似雪喝醉了,便背了她,同沈妙言告辞后,回了倚梅馆。

    酒桌上便只剩韩棠之与沈妙言两人。

    雅座的两个角落,点着枝形灯盏,将奢华雅致的小间照得温暖明亮。

    沈妙言喝得醉眼朦胧,眉梢眼角、两腮都染上桃花红,单手托着额头,垂下的刘海儿遮挡了眼眸,令人看不清她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是沾酒必醉的人。

    韩棠之虽也喝了不少,可酒量甚是不错,见雕窗外已是月上中天,便起(身shen)走到她跟前:“我送沈姑娘回府?”

    沈妙言睁开眼缝,睨了他一眼,声音还透着醉意:“镐京城世家贵女不少,韩公子可有想过……”

    韩棠之含笑打断她的话:“如今王爷深陷困局,棠之又怎有闲心((操cao)cao)心婚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,脑海中浮现出一张苍白而模糊的清秀面容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,她轻声问道:“你可还念着慕容姐姐?”

    韩棠之在她(身shen)边落座,把玩起一只白瓷酒盏,酝酿了会儿,低笑道:“她是我深(爱ai)的女人,我总以为,即便她离开人世,我亦会在心底,将她牢记一辈子……可时间真是可怕,这么多年过去,我竟已忘了她的音容笑貌……”

    夜风透过雕窗,将白纱窗帷吹得飞扬,角落的灯也被吹熄了好几盏。

    沈妙言沉默着倒了杯酒,也给他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澄澈的月光洒进酒水中,越发显得那酒液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“敬慕容姐姐。”沈妙言举杯。

    韩棠之唇角噙起寂寞的浅笑:“敬嫣儿。”

    冰凉的酒液顺着喉管滑入胃里,沈妙言放下酒盏,趴到臂弯间:“你先回去吧,妩姑娘会派人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平静,却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韩棠之起(身shen)拱了拱手,离开了雅座。

    夜风清凉,小姑娘趴着醒了会儿酒,踉踉跄跄地起(身shen)走到窗边,扶着窗棂,仰头望向夜空,长街的灯火,遮掩不了那轮明月的光辉。

    她缓缓收回视线,目光落在对面,看见对面窗户中有女子(身shen)着华服盘膝而坐,正低头弹奏琵琶。

    那道侧影,倒是有些像她的大堂姐。

    可她的大堂姐又怎会出现在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小姑娘唇角嘲讽地勾起,脑海中莫名浮现出楚国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诚如韩棠之所言,时间真是可怕,曾经她以为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人,在离开这么多年以后,脑海中所烙印下的面容,竟都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如慕容姐姐,如那个(身shen)着月白龙袍,站在石榴树下仰头望她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时间如流水,死亡是人生的终点,它终将带走人所拥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活着,才能将所有东西,都牢牢抓在掌心。

    小姑娘面无表(情qing)地转(身shen),走到桌边,握住酒瓶,仰头灌下整整半瓶,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站立,一下子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妩红尘上来看她,见她这副模样,连忙将她扶起来,“姑娘喝得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不想回府……帮我找间屋子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闭着眼睛,任由她扶着朝外走。

    云香楼四楼备着间上好的绣房,沈妙言在两名侍女的伺候下沐浴过,困醉得睁不开眼,躺到(床chuang)上后便再也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角落的安神香静静燃烧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梦半醒间,沈妙言察觉到有人在为她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伸手推了下,那人便没了动作,只轻轻为她裹上一层薄毯。

    这薄毯也不知是何材质,裹在(身shen)上,温凉温凉,在初夏的夜里,格外惬意。

    她只当是云香楼的侍女在照顾她,便没再管,昏昏沉沉地入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