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62章 若再敢设计本王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君天澜结束了这个吻,摸了摸她嫩滑的脸蛋,又认真亲了亲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长夜慢慢。

    月华穿透万里高的云层,洒落在寂静的长欢街上。

    倒在街心烂醉如泥的男人,三千青丝浸在肮脏的泥水中,那张绝艳的面容早已被血污遮掩。

    直到晨光熹微,他的手才动了动。

    睁开眼,涣散的视线半晌都无法聚焦,他颤颤抬起手,遮挡住第一缕落在眼睫上的霞光。

    长街万籁俱静,不远处有打更人经过,更显街道空旷。

    有三四名混混剔着牙从斜街里过来,看见睡在地上的男人,不由好奇地凑过来,其中一人抬脚踢了踢他:“这人谁啊?”

    君舒影蹙眉,伸手握住那人的脚踝,那人顿时大怒:“哪儿来的乞丐,本大爷这裤子可是新裁的,都被你弄脏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抬起脚,重重踩在君舒影的手骨上。

    君舒影浑(身shen)无力,任由那人碾压他的手,浑(身shen)抽搐,痛苦地发出悲鸣。

    其他两名混混见他好欺负,恶从胆边生,也没闲着,上前就是一阵拳打脚踢:“王八羔子,你这样的臭东西,也敢碰我们大哥?!”

    “就是!打死他!臭要饭的,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君舒影艰难地朝前方爬去,(身shen)后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与泥水印,模样狼狈而难堪。

    那三人不紧不慢地跟在他(身shen)后,发出阵阵哄笑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抬脚将他踹得趴倒在地,一脚踩上他的后背,弯腰攥起他的长发,迫使他高高仰起头。

    尽管那张绝艳的面容被泥水糊了大半,可露在外面的丹凤眼依旧美得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三人愣了愣,那跟班小弟笑道:“大哥,瞧这人模样长得还算周整,不如咱们把他卖去青竹馆?卖几两银子,咱们也好拿去吃酒!”

    青竹馆乃是长欢街上一处特殊的存在,里面养着无数小倌儿,专为有特殊癖好的达官贵人准备。

    四周的天色是黎明前的朦胧浅蓝,君舒影盯着远处绽放着霞光万里的天际,声音沙哑而冰冷:“放开本王。”

    三个混混没听见他说什么,便俯下(身shen)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放开……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重复。

    那三人立即大笑出声,“哟,这乞丐竟敢自称本王,想来是个脑子拎不清的!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王爷,老子我就是皇上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们大笑着,为首之人更是狠狠将君舒影的脑袋踩进水坑里,反复碾压:“小兔崽子,今儿爷爷便叫你知道,这地有多厚,天有多高!”

    说罢,那三人发狠般一同对他拳打脚踢起来。

    长欢街只做晚间生意,这个时辰,临街的酒楼皆都关门闭户。

    唯有慕(情qing)馆二楼的扶栏边,萧家兄弟正静静注视街心那一幕。

    萧城烨颇有些不忍,冷声道:“我去救(殿dian)下!”

    萧城诀面无表(情qing)地拦住他:“你这个时候出去,我的计谋便都前功尽弃!让他自己爬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!”萧城诀面露狠色,“他现在爬不起来,将来就更不可能爬起来!”

    萧城烨担忧地蹙起眉头,盯着那个被揍得惨不忍睹的男人,垂在腿侧的一双拳头紧紧攥起,手背更是青筋毕露。

    君舒影被人拎着头发,无数拳头打在他的脸上,将他打得滑出数米远,浑(身shen)浸泡在一个大泥水坑中,(身shen)下的白色绸裤早辨不清颜色。

    那些混混又紧追上来,一脚脚狠狠踹向他:“爷爷叫你自称本王!叫你自称本王!”

    萧城烨再也忍不住,冷声道:“若十息之内(殿dian)下还不还手,我便下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萧城诀摇开折扇,紧盯着蜷缩在水坑中的男人,面若冰霜。

    十息已过。

    就在萧城烨准备凌空掠下楼时,一名混混调笑着开口:“大哥,他该不会是被青楼扔出来的((嫖piao)piao)-客吧?大约是(爱ai)上这长街里的某个((妓ji)ji)-女,可人家看不中他,他又(身shen)无分文,这才被人扔出来!”

    “倒也有可能!却不知那((妓ji)ji)-女长得是何模样?压在(身shen)下是何滋味儿?”

    三人说着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坐在泥水中,低垂着头,叫人看不清他的表(情qing),声音喑哑:“你说,谁是((妓ji)ji)-女?”

    “怎么,老子还说错了不成?!”

    那混混大怒,抬脚便要去踹他。

    君舒影握住他的脚踝。

    下一瞬,惨叫声陡然震彻长街,狼狈不堪地男人握着他的脚踝一跃而起,谁都没看清他的动作,只是等他落地的时候,那名混混的腿被扭曲成不可思议的弧度,竟是生生被人卸了下来!

    其他两人惊了惊,呆呆望向君舒影,男人垂着头站在街心,水滴与血液从他周(身shen)淌落,他浑(身shen)爆发出令人畏惧的(阴yin)冷气息,压迫着四周的一切,连檐下的风灯也急速摇曳起来,在熹色里散发出凄迷的红光。

    他站在光中,缓缓抬起脸,眼中的杀意,像是恶鬼,令那两名混混吓得挪不动腿。

    不过刹那,男人化作残影,穿过那三名混混。

    三道血雾,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男人不曾回头看上半眼,漠然地抬步朝慕(情qing)馆走去:“下次再敢设计本王,萧城诀,你的脑袋也不必留了。”

    萧城诀微微一笑,合拢折扇,在楼上恭敬地拱了拱手:“臣弟遵命。”

    寿王府,东流院。

    沈妙言早上醒来时,看见拂衣与添香正服侍君天澜洗漱更衣。

    她坐起来,静静望着那一幕,男人表(情qing)冷峻,似是根本不在乎她醒没醒,只声音冷淡地吩咐:“拿冠服。”

    拂衣犹豫:“您伤成这样,还要入宫请安吗?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去,他也会派人传召。何必给他羞辱本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拂衣心中微酸,垂眸去拿冠服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坐在窗边,望着他穿戴整齐后,被拂衣搀扶着朝寝屋外而去。

    即便经过软榻,他也未曾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偏过头,透过雕窗目送他远去,喉管中像是含了颗黄连,吐不出,咽不下,直苦的人浑(身shen)发颤。

    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遥望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,紧紧攥住锦被,满脸都是无措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