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64章 殿下是聪明人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静宜居乃是镐京城有名的茶楼,陈设布置极为幽雅。

    二楼雅座,薛宝璋跪坐在蒲团上,听见脚步声,微微抬手,四周伺候的侍女纷纷行礼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夜凛替两人掩上门,尽忠职守地抱剑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君天澜隔着矮几,在薛宝璋对面盘膝落座,抬眸瞥向专注点茶的女人,声音淡漠:“本王以为,薛小姐一门心思扑在宣王(身shen)上……如今,这是唱的哪出戏?”

    薛宝璋今(日ri)梳着凌云髻,髻间嵌着金丝仿牡丹花簪,(身shen)着胭脂红对襟立领缎袍,大袖微微挽起,露出两截纤细白嫩的皓腕。

    她半垂着脸,将碧玉小碗中的饼茶碾碎,恰逢旁边釜中水沸,便慢条斯理地冲了些水到茶碗中。

    茶香在雅座中氤氲开来。

    纤纤玉手拾起矮几上的竹制茶筅,她半垂着眼帘,极有耐心地击打茶面:“原以为(殿dian)下是冷酷无(情qing)之辈,却不料,(殿dian)下竟甘愿为妙言挡下一百七十军棍……这份能耐,普天之下,也没几个男人能做到吧?臣女甚是感动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单手托腮,目光落在渐渐浮起沫饽的茶面上,只一言不发地观望。

    “可惜与(殿dian)下有婚约关系的,是臣女,而非妙言……”薛宝璋声音幽幽,仍旧不紧不慢地击打茶面,“臣女这些天总在想,能嫁给位高权重的男人是很好,可若能嫁给位高权重又有担待的男人,似乎更好。”

    她歪了歪脑袋,仍垂着眼帘:“或许(殿dian)下对臣女无感,可这婚姻,就如同点茶一样,男女需要经过不停地接触,才能真正了解彼此。只要了解后,方能深(爱ai)。而臣女自信,深入之后,(殿dian)下对臣女,不会失望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缓缓放下茶筅,但见碧玉小碗中沫饽洁白,水脚晚露而不散。

    她捧着茶碗起(身shen),款款跪坐到君天澜(身shen)边,直视他线条完美的侧脸,用双手将茶碗奉到他面前:“请(殿dian)下……用茶。”

    一语双关。

    雅座中陷入寂静。

    君天澜漠然地转动墨玉扳指,薛宝璋朝三暮四,薛远则惦记他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薛相在朝堂上,同样如墙头草般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尽管令人厌恶,但不可否认,他若要上位,便需薛家支持。

    薛宝璋举着茶碗,面容始终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她知道一个聪明的男人,在这样的境况下,会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过了约莫两炷香的时间,君天澜缓缓偏头望向她,抬手,接过那碗早已凉透的茶。

    薛宝璋凝视他的容颜,这是他踏进雅座之后,她第一次正视他的脸。

    真的,很好看……

    比起君舒影镜花水月般的承诺,她知道这个男人,更靠得住。

    君天澜直直盯着她,将那碗茶饮了下去。

    薛宝璋心中松了口气,(娇jiao)嫩的小手试探着按住他的手背,大着胆子,直起上(身shen),仰起那张国色天香的脸,亲了下他的面颊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手,倏然收紧。

    薛宝璋对着他的耳畔,呵气如兰:“(殿dian)下既然选择了臣女,那么臣女希望,沈妙言别再随意出现,以免碍了臣女的眼……寿王府与薛府有共同的利益,而(殿dian)下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居高临下地盯着她:“薛家,似乎是你父兄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(殿dian)下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薛宝璋艳红的唇角勾起,有意无意地蹭过他的耳畔,眸中闪烁着自信与骄傲:“薛府,是臣女做主。臣女向你保证,(殿dian)下迎娶臣女过门那(日ri),便是薛府彻底站在(殿dian)下这边之时。臣女进门后,也希望(殿dian)下谨守诺言,别叫沈妙言,出现在臣女面前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如何?”君天澜瞳眸微眯。

    薛宝璋笑得艳丽而冷血:“(殿dian)下觉得,应当如何?”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片刻,大掌忽而揽住她的腰,靠近她的面庞,垂眸盯着她的眼睫,唇角噙起极淡的弧度:“一个小妾罢了,不过是个玩意儿。王妃若看不顺眼,打骂发卖,随意处置就是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唇角笑容越发浓艳,心(情qing)大悦,这才起(身shen)告辞。

    直到她走出茶楼,雅座中的男人才以帕掩唇,起(身shen)快步走到角落的青瓷渣斗旁,不可抑制地呕吐出来。

    与薛宝璋接触的感觉,令他发自肺腑的恶心……

    夜凛闻见声音,连忙进来伺候他洗漱。

    好一番清理后,主仆二人才下楼离开。

    等回到寿王府已是中午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花厅中,面对一桌凉了的食物发呆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传进来,她连忙抬起头,瞧见(身shen)着墨袍的男人,连忙站起(身shen),声音带着怯意和讨好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目不斜视,在桌边落座。

    拂衣与添香对视一眼,吩咐小丫鬟去将菜肴重新(热re)一(热re)再端上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心翼翼坐到他(身shen)边的位置,正要开口问问他在宫里可曾受了委屈,谁知刚一凑近,就嗅到淡淡的牡丹香。

    这香味儿特殊得很,她曾在薛宝璋(身shen)上闻见过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最喜欢牡丹。

    想说的话都咽进了肚子,她低下头,轻轻揪住衣襟上的盘扣,直到小丫鬟们重新将(热re)好的饭菜端上来,才抬起头,装着不经意地问道:“四哥去宫里这么久,一定和皇上说了很多话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淡淡应着,没让侍女布菜,抬手示意她们都退下。

    “四哥……就只见了皇上吗?”沈妙言垂下眼帘,声音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君舒影。”男人声音淡淡,夹菜用膳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帘垂得更低,尾音控制不住地颤抖:“没有旁人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容冷峻,声线平稳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厅中寂静良久,沈妙言笑得苍白,默然地开始用膳。

    用过午膳,她照旧要午睡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么多,她的心态其实(挺ting)好的,一躺上软榻,便很快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进寝屋来取公文,一眼看到窗边的小姑娘,神思微动,下意识地走到她(身shen)边,摸了摸她的脸蛋,继而俯下(身shen),温凉的薄唇轻轻贴上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她的味道依旧柔软,香甜。

    丝毫不令他反感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妙妙:你(身shen)上有她的香水味……

    话说四哥呕吐,一是因为的确厌恶别的女人,二是因为那年在棉城中的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开始发挥作用了。

    谢谢大家投的月票票和推荐票票,谢谢昨天四位亲亲的打赏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