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65章 她从十二岁就开始仰视这个男人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仿佛品尝般,他轻轻啜了口她的小嘴儿。

    本想再进一步,可盯着那两痕弯弯的眼睫,却终是生生忍住**,凝视这张沉静的睡颜良久,替她轻轻将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,才取了公文离开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女孩儿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院大书房内,寿王府的幕僚们齐聚一堂,此刻正吵吵闹闹,不成体统。

    顾钦原坐在一把黄花梨木大圈椅上,端了茶盏慢饮,不时朝门外看上几眼。

    君天澜终于过来时,他放下茶盏,第一个站起(身shen):“表兄。”

    其他幕僚逐渐安静下来,起(身shen)拱手:“(殿dian)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目不斜视,穿过这些人,撩起袍摆就座,抬手示意众人坐。

    他环视了这群幕僚一眼,声音冰冷:“如今寿王府的境况,诸位都看在眼里。本王昨晚的提议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起(身shen),朝他拱了拱手:“臣弟私以为不可。如今大局正渐渐明朗,(殿dian)下若急功冒进,恐怕这些时(日ri)的努力,将毁于一旦。”

    “急功冒进?”君天澜微微眯起眼,咀嚼着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虽则兵部、吏部、户部、刑部的大人表明了立场,可朝中大多数老臣,却仍持隔岸观火的态度。表兄归来不过数月,(身shen)上毫无功绩,这个时候请谏官上书立太子,且不提朝中支持者占少数,单论皇上的态度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没再往下说。

    君天澜把玩着腰间佩玉,示意他坐。

    略显(阴yin)鸷的目光扫视过众人,他声音淡淡:“李斯年。”

    李斯年站起(身shen),认真地拱了拱手:“老夫认为,比起宣王,(殿dian)下最大的优势是占了嫡长子这个(身shen)份,便是未曾立下功绩,但仅凭嫡长子这点,太子之位,便该是(殿dian)下的,不过是早立和晚立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容冷峻,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李斯年望了眼书房窗外,但见天空一洗如碧,几只飞鸟掠过蓝天,隐隐有早夏的蝉鸣声传来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如今正值初夏,据老夫所知,南方一进入夏季便多暴雨,渭河更是连年发生洪灾,常常将两岸良田淹没,使得南方百姓苦不堪言,每年的赈灾款更是国库的一大负担。若(殿dian)下能自请去南方治理洪灾,彻底根治了那渭水河,必受南方百姓拥戴。届时,再请朝中谏官联名上表,奏请圣上封王爷为太子,岂不是出师有名、水到渠成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大书房中寂静片刻,便响起了窃窃讨论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天澜转动指间的墨玉扳指,凤眸低垂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南方渭水河泛滥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,若能根治,的确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顾钦原蹙眉:“想要根治河水泛滥,岂是随口一说这般简单?且不提南方官僚结党抱团严重,光是治理洪灾,便需大笔银钱。就算皇上答应让表兄去南方治理水灾,也不会(允yun)许表兄立功。恐怕国库那边,必然会在他的授意下,克扣四哥治洪银钱。”

    书房中便又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君天澜转动扳指的速度越发快,沉吟良久后,他淡淡道:“当初在楚国吞并了白家的所有的商号,其中位于大周的,有多少?”

    顾钦原惊了惊:“表兄,你要拿这笔钱去治理河患?!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,黑沉的凤眸没有半点星火,有的只是冷静与执着: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白家在大周这边积累的财富,若换算成黄金,约莫有一百八十万两。”顾钦原轻轻报了个数字,却让在座之人双眸发亮。

    一百八十万两黄金,相当于大周国库整整半年的税收收入!

    “那便这么定了。”君天澜轻而易举就敲下这个谋划,转而对李斯年道,“劳烦李先生去司天台走一遭,问问司天台的判官,今年夏季暴雨,约莫什么时候到来。”

    李斯年领命。

    大书房中的人渐渐散了,顾钦原望着仍旧端坐在大椅上的男人,眉宇间都是忧色:“表兄,那些财富是咱们手中的底牌之一,若用在南方水患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总不会白花的。”君天澜端起茶盏,淡然地饮了一口。

    顾钦原不好再劝,收回视线,(禁jin)不住以帕掩唇,重重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看他:“近(日ri)(身shen)体可有好转?”

    “也就这样。”顾钦原望了眼白手帕上的血丝,不动声色地将帕子捏拢,塞进袖袋,“表兄,臣弟和谢陶的婚事,定在了下半年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活不过两年了,娶她……”

    实在是,误了她的终(身shen)。

    顾钦原默了片刻,没再往下说,在小厮的搀扶下站起(身shen),淡淡道:“表兄先忙,臣弟告退。”

    他走之后,偌大的书房便只剩君天澜独自一人。

    光影洒落在他的面容上,那凛冽的唇线绷得有些紧。

    他将茶盏放下:“请她过来。”

    夜凛跟了他十几年,自然知道“她”指的是谁,于是从暗处掠出,立即去办。

    沈妙言过来时,已是两刻钟后。

    她跨进门槛,那人端坐在大椅上,四平八稳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,走过去马马虎虎地行了个礼:“四哥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半垂着眼帘,将手伸给她。

    她盯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,思虑片刻,轻轻将自己的小手递上去。

    他便一把将她拉到怀中。

    他生得高大,沈妙言即便坐在他的大腿上,想看他的脸,也还是需要仰视。

    她心中哂笑,她从十二岁就开始仰视这个男人,今后,还将仰视多少年呢?

    君天澜让她靠在他的(胸xiong)膛上,握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,轻轻摩挲:“世间之人各有意志,天下诸国各有谋算……我曾承诺你,两年之内,给你最好的一切。你记着,这个承诺,在我心里,是摆在第一位的,我君天澜,绝不食言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低头凑到她的耳畔,用呢喃低语,说着斩钉截铁的霸道与独断:“两年之后,我给你最好的结果,而这两年之内,用何手段,由我来定。你只需记着,我不会负你,永远不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他这番话,心中莫名升腾起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男人凤眸中似封冻着暴风骤雪,蕴藏着袭卷一切的力量,如此深沉可怖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还是她所熟知的四哥吗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