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66章 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有断袖之癖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那座隔间里布置了拔步(床chuang)、梳妆台、衣柜、桌椅条案等物,乃是一水儿崭新的紫檀木打制而成。

    窗帘与帐幔皆用的是樱粉色浮云纱,摸上去宛如云朵般轻盈柔软,遮光效果极好。

    其余物什,也极尽精致奢华,便是君怀瑾的公主寝(殿dian),装饰也未必比得过这里贵重。

    沈妙言连着数(日ri)都待在房间不出门,因此不曾与那个男人打过照面,只偶尔听见他在寝屋里发出的窸窣声响,似乎是将书房弄到寝屋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暴雨绵绵,总有幕僚进进出出,将南方最新的水患消息带过来。

    她盘膝坐在窗边软榻上,握着书册,抬起眼帘,那个男人,似乎是在严密监测南方的水灾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他要做什么?

    小姑娘将脸转向窗外,但见雨打芭蕉,庭院里的植株被暴雨欺凌,几行水柱从琉璃瓦上冲刷下来,在地面冲出了一排水坑。

    她看了会儿,骤然卷起书册,她在《大周志》上读到过,大周有巨河名为渭,常年在雨季决堤,两岸泛滥成灾,不知淹毁了多少沃土良田。

    如今他与君舒影正值夺嫡关键期,他不曾入朝为官,论功绩,自然比不过君舒影。

    若能治理好渭河……

    即便放在大周历史上,那也是亮眼的功绩一件!

    有了这个契机,朝中以顾家为首的人再联名上奏,拥立他为太子,即便是君烈,也找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真是,好深的谋划……

    卧在软榻上的小狼崽子们一同打了个呵欠,更靠近她些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她一手抚摸着尚算柔软的狼毛,细白的指尖轻轻敲击起榻上的矮几,蝶翼般的眼睫轻轻垂下,令人看不清那双琥珀色瞳眸中究竟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用晚膳时,小姑娘出乎意料地出现在了花厅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握起牙箸,见她出来,不(禁jin)怔了怔。

    她在他对面落座,自顾自开始吃东西,声音清脆:“你若去南方,会带我同去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听着,握着牙箸的手不(禁jin)紧了紧,眸光复杂地盯着她:“谁告诉你,我要去南方的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猜的。”沈妙言夹了块红烧(肉rou),吃得喷香,却自始至终不曾看他一眼,“你会带我去吗?”

    “我已奏请那人,请司天台的判官随我同往。他最擅天象,能够帮上忙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,给她夹了一筷箸青菜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动声色地将青菜挑出来扔到面前的盘子里,继续吃(肉rou):“司马辰啊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向她,她忽然抬眸,双眸灿若星辰,朝他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那笑容太美。

    君天澜按捺住狂跳的心,竭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依旧低沉冷静:“你与他,认识?”

    当初司马辰找上门想跟小丫头说话,他明明拒绝了的。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沈妙言说完,不顾君天澜黑沉威胁的目光,继续慢条斯理地用膳。

    她在宫中学了那么久的规矩,如今用膳也算得上端庄优雅了,任谁也挑不出错处来。

    等心满意足地用完膳,她便放下碗筷,在银盘中净过手,翩然离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转动墨玉扳指,盯着她的背影,生生压下(胸xiong)腔中的妒火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暴雨停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午睡过后,找了(套tao)男装出来,用玉簪将头发束在头顶,摇着扇子,步出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伏案写字,抬眸见她这副打扮,冷声道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出府逛逛。”小姑娘没看他,抬步继续朝外走。

    等她走了出去,君天澜才唤了声夜凛,让他带人暗中跟着。

    夜凛自然知晓沈妙言是自家主子放在心尖尖上的宝贝,毫不犹豫就带了十一名最精锐的暗卫,东南西北全方位将沈妙言看紧,唯恐又发生上次被君舒影的暗卫蜘蛛掳走之事。

    沈妙言带了素问出府,途经前院,却瞧见顾明正指挥着小厮们将一口口大红木箱搬到偏厅。

    见她好奇地盯着那些木箱,素问心头颤了颤,连忙上前笑道:“小姐,若是出府逛街,可得抓紧时间,这天色暗下来也就是一时半会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摇着折扇,面容淡然地抬脚朝前走:“我知道那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素问一怔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要给薛府下聘礼吗?”小姑娘说着,余光忍不住又扫过去,两名小厮不小心将其中一口木箱打翻,无数金银宝贝、珍珠器皿等滑落出来,直晃花了人的眼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压下心头的酸楚,唇角上扬:“王爷真有钱。”

    完全不在乎的语气。

    素问心头涌上苦涩,默默跟在她(身shen)后,盯着她(娇jiao)小的背影,张开口想说什么,却终是无言。

    此时大雨初霁,开元街上到处都是重新摆摊儿的小贩,一派熙攘(热re)闹。

    沈妙言(身shen)着月白锦帕,手执折扇穿过人群,在旁人眼中端得是玉树临风、风流倜傥,暗自询问这是哪家的小公子,怎生得这般俊俏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那些人的议论,唇角的弧度更是上翘。

    他君天澜要迎娶薛相之女,她沈妙言却也不是嫁不出去的。

    见过她容貌的,谁不夸上一句颜色好?

    如今既没人帮她张罗婚事,那她自己张罗好了,总归要嫁个好的,也叫他也尝尝(爱ai)而不得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她正赌气地胡思乱想间,一名小厮挤开人群奔过来,笑得恭敬:“沈姑娘,我们爷请您楼上说话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背在(身shen)后,一手摇着把玉骨折扇,挑眉道:“你家爷是哪位?”

    静宜居三楼雅座,秦熙把玩着两只玉石滚球,正倚在窗台上。

    感受到来自背后的视线,沈妙言转过(身shen),仰起头,就瞧见那人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此时暮色四合,薄光从万里云层洒落在长街之上,她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一(身shen)白裳仿佛镀着神光,宛如最尊贵的俊俏公子,骄矜地挑着眉头看他,浑(身shen)都是傲骨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的男人唇角笑容越发幽深:“寿王的小妾,可愿意上来陪本王喝杯茶?”

    沈妙言正觉着从他那个角度看自己,必然能够惊艳到他,谁料到这货出口就是句“寿王的小妾”,直惊得四周人纷纷驻足看她。

    这不知道的,还以为寿王有断袖之癖呢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