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74章 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膳桌上的气氛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谁都瞧得出来,宣王今(日ri)心(情qing)很不好,那眉梢眼角像是淬了冰雪,尽管动作依旧优雅,可一举一动,却无端叫人瘆得慌。

    桌上谁都不敢吭声,穆青河正盘算着怎么将这顿饭平平安安地捱过去,谁知自己的嫡女穆如意却不是个省心的,直言道:“不知这位沈姑娘究竟是何(身shen)份?怎的昨(日ri)还跟着宣王爷,今(日ri)却成了寿王爷的(身shen)边人?”

    她自打见过君舒影,便彻底被他的容貌吸引。

    她曾与府中小厮有过苟且,早已沦为渭城嫁不出去的笑柄,自知配不上宣王爷,可如今见美人失意,自是生出护短之心,要同沈妙言争辩一二。

    沈妙言还未回答,端坐在穆如意旁边的一名女子,轻声提醒她:“如意,食不言寝不语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目光落在那女子(身shen)上,但见她生得面色苍白,发髻作妇人打扮,呼吸之间却甚是孱弱,俨然是久病在(身shen)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想起昨夜在花园里听到的筝声,君舒影说是缠绵病榻的少妇弹的,莫非,就是这位女子?

    她将目光投到君舒影(身shen)上,对方一副老僧入定的架势,只是眼底却流转着淡淡的得意。

    她心中好笑,朝那女子感激地微微颔首,便低头继续用膳。

    用罢早膳,君天澜将沈妙言带回院落,让她乖乖待着,他要去明光寺一趟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想跟去,可他说有要事拜见明光寺高僧,带着女眷不方便,再加上途中恐有危险,硬是不让她跟去。

    她倒也不强求,央了他带好吃的斋菜饭团回来,就放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走后不久,君舒影过来找她,笑眯眯道:“既然他走了,咱们继续去城中找人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被她放在窗台上的莲蓬,点点头,随他一道跨出院子。

    两人穿过长廊时,沈妙言瞧见早上帮她解围的那名女子正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见到两人,那女子连忙屈膝行礼:“臣女给宣王(殿dian)下请安!”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君舒影姿态随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那女子(身shen)后的丫鬟果然抱着把筝,不由笑道:“昨晚宣王爷与我逛贵府花园,听见有人弹筝,那曲子弹得极好,想来便是姐姐弹奏的了,真真是绕梁三(日ri)不绝呢。”

    “沈姑娘谬赞。”那女子正要笑,却(禁jin)不住以帕掩唇,重重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待她咳完,沈妙言余光望去,那帕子上竟是一滩血污。

    女子无力地扶住(身shen)边侍女的手,虚弱地朝君舒影行了个礼,“臣女(身shen)子不适,先行告退……”

    她走后,沈妙言回头望了眼她的背影,不由感慨:“正所谓天妒红颜,我观她面相,怕是活不过几个月了。可惜这等有才(情qing)的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摇开把紫竹骨折扇,浑然不在意:“她是穆府的私生女,名为穆娉婷,自幼流落在外。后来许是觉着姑娘家将来长大了还能做联姻之用,穆青河才将她接回府中教养。五年前,她嫁给渭城首富钱缙冲喜,可惜钱缙到底没能活下来,不到半年就去世了。钱家无后,财富尽都被穆青河霸占。她如今蹉跎府中,怕也是孤单等死的份儿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沈妙言就听到曲廊那头响起叱骂声:“((贱jian)jian)人!谁让你从这条路走的?!没得死在本小姐院子门口,给本小姐招惹晦气!”

    她好奇地望去,说话的人满脸扭曲,正是穆如意。

    君舒影无意管这档子闲事,觉得与小妙妙游山玩水顺带找人才是正经事,因此拉着她离开了长廊。

    晌午时分,十几骑快马来到明光寺外。

    君天澜跨下马,示意众人在此等候,只带了夜凛一人进了寺庙。

    那位高僧与顾家是老相识,因此待君天澜十分客气,请他在禅房里坐了,又亲自为他沏过茶,才认真道:“(殿dian)下找老僧问治水良策,却真真是问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渭城危在旦夕,整个南方都岌岌可危,可叹穆青河一系南方官员却不知居安思危,整(日ri)歌舞升平,实在是百姓之不幸。据钦原所言,二十年前惠敏大师还是俗家弟子时,便曾成功退治过河水,本王此次前来,乃是抱着十足的诚心,但求大师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说着,示意夜凛呈上一尊白玉佛像,亲自站起(身shen),恭恭敬敬朝他作了个揖。

    惠敏大师紧忙扶住他,笑得慈悲:“当年贫僧治水,不过是桩误会。那年贫僧还是俗家弟子,途径郊外化缘,见小吏们拉一囚车,那车中人披头散发,见贫僧路过,便唤了贫僧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告诉贫僧,他本是治水之官,无奈连着两次犯下失误,以致被判秋后处斩。他说他死不足惜,可怜南方百姓却要遭受洪水之灾,他实在于心不忍。他说他的儿子曾提出过治水良策,可惜当时他不曾信,如今细细想来,才惊觉那计策的奥妙。他将那计谋告诉贫僧,嘱托贫僧在洪水危急时刻将此计献给渭城太守。”

    “那年秋后,果然如他所言,秋水泛滥成灾,无数百姓流离失所。贫僧将那几条计谋献给太守大人,那洪水才堪堪没酿成大祸。并且此后两三年,南方都未曾遭受洪水之灾。可见,他的儿子,才真正是(殿dian)下该去寻找的治水天才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听罢,问道:“敢问大师,该去何处寻人?”

    惠敏大师仔细想了想,答道:“那官员名为梁昌德,据他所告,他的儿子名为梁羽,字白鹭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怔住。

    及至出了明光寺,沿原路返回渭城时,周边树林变得肃杀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勒住马,唇角勾起冷笑:“看来,是有人不想本王返回渭城。”

    饶是冷静如夜凛,都忍不住皱眉:“可叹穆青河一群硕鼠,为着贪国库每年拨下的赈灾钱款,竟将整个南方的百姓置于火上!如今还妄图行刺王爷阻挠治洪,实在可恶!”

    君天澜缓缓拔出腰间佩剑,凤眸里燃烧起炽(热re)的火焰:

    “这国土,是大周皇族的国土。这天下百姓,曾为守护我皇族出生入死、南征北战。如今子民有难,便该换我皇族来守护他们!本王自当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誓死守护,绝不退却!”

    跟随他的十几骑侍卫皆都(热re)血澎湃,纷纷抽出腰间长剑,高呼出声:“誓死守护,绝不退却!”

    一方天地,皆被震撼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有亲亲反应看书时章节重复或者显示不出来,遇到这种(情qing)况,可以试试将本书从书架删掉,然后从设置里清除缓存,再搜索本书看看哦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