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81章 册立皇太子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星辰洒在河面上,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船桨在夜里汨汨划过水面,声音有一种独特的江南韵味,令人安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发烫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若娶了薛宝璋,总不能不跟人家睡觉吧。

    “别想太多,”君天澜将她揽得更紧些,声音透出斩钉截铁的霸道,“我总归,不会负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往他怀中钻了钻,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回到寿王府已是第二(日ri)晌午。

    君天澜匆匆换了朝服,便去宫中觐见,将渭城的事禀报给君烈。

    沈妙言捡了干净衣裳去华容池,池子中间新设了一座与水面等高的白玉台,她泡了会儿温泉,觉着有些困了,便爬上白玉台,随手拉过蚕丝毯,打算小憩一会儿。

    可旅途实在疲倦,这么一卧,就沉沉睡了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傍晚时分从宫中回来,见她不在东流院,问了拂衣,便抬步往华容池而来。

    谁知穿过梨花林,入目所及便是小姑娘不着寸缕躺在玉台上的艳色。

    那蚕丝薄毯早被她踢落进水里,细白的小腿儿交叠在一起,(胸xiong)-前绵软的白兔球儿早被压扁,乌黑的长发在风中凌乱飞舞,偶有几缕落在纤细的小腰上,怎么看怎么糜艳。

    男人负手而立,欣赏了会儿,余光瞥见岸边一盒玫瑰胰子(香皂),唇角微微勾起,褪去衣衫,拿了玫瑰胰子,踩着水面跃至白玉台。

    沈妙言睡得正香,朦胧察觉有人将她抱起来,拿什么东西给她擦过全(身shen),又温柔地给她按摩。

    周围弥漫着淡淡的玫瑰香,她觉着被按摩得很舒服,哼哼唧唧了两声,小腿儿一伸,大咧咧继续睡。

    腿间的好景致,便尽数落入男人眼中。

    君天澜运功压下小腹的邪火,掌心运着温(热re)的内力,给她将全(身shen)都按摩了个遍后,拿毛巾帮她清洗了一遍。

    白玉台上摆了盒珍珠膏,他心思微动,拿过珍珠膏,抠了大块儿往她(身shen)上涂抹。

    珍珠最是养人肌肤,等全(身shen)都涂抹过一遍,小姑娘全(身shen)更加莹白晶莹,就如同那刚剥了壳的鸡蛋,嫩嫩滑滑,叫他一摸就不想放手。

    长期练武的男人,手掌与指腹都结了层薄茧,再加上他力气大,他觉得他只是轻轻捏了捏,可小姑娘的肌肤却红了一片。

    他研究了会儿,不由挑眉,这般(娇jiao)嫩?

    沈妙言嘤咛一声,不开心地睁开朦胧双眼,推了推那人捏她腰的大掌,声音还染着睡意,听起来(娇jiao)憨可怜:“你干什么呀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才惊觉自己赤果果被人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即便曾与他坦诚相见过,可她还是臊得慌,脸一红,急忙捞起水面的薄毯裹在(身shen)上,嚷嚷道:“四哥最讨厌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扯过薄毯,不让她裹,沉声笑道:“这就是最讨厌的了?还有更讨厌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由分说地将她压在(身shen)下,制住她的双手,目光扫了眼她不停扭动的小(身shen)子,哑声道:“帮我解解渴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瞪圆了眼睛:“解什么渴?”

    君天澜拉过她的小手,轻轻覆到他那处巨大。

    沈妙言气得拿脚丫子踹他,然而正值兴头上的男人哪里肯放弃,愿与不愿,她都得帮他做。

    不过是多受些罪和少受些罪的区别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弄完两次,早已是半夜。

    沈妙言累得筋疲力竭,被男人抱着回到东流院,将她好好放在(床chuang)榻上,“要不要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脑袋混沌了片刻,等清醒过来时,却是不答反问:“皇上有没有斥责你呀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君天澜在榻边坐下,“一帮老臣都在,便是做做表面功夫,他也不会当着众臣的面,在这件事上挑剔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的面容始终冷峻沉寂,叫人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    因此沈妙言并不知晓,下午在御书房里,以顾家、萧家、六部为首的臣子及其他老臣们,在立太子一事上争执得有多激烈。

    尽管君烈并不想立君天澜为太子,可如今这个儿子占尽天时地利人和,甚至南方百姓已经快马加鞭送来万人联名的谢恩状,他不想立,却不得不立。

    可是对君天澜而言,他的女孩儿只需要知道结果很好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过程,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面容淡漠,猜测应当是没什么事,便放了心,正要问他皇上可有嘉奖什么,就瞧见他从(床chuang)头的水晶碟子里取了颗浸在冰水中的杨梅,含进嘴里。

    她不由(娇jiao)笑:“四哥不要脸,居然拿我的零嘴儿吃!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那杨梅含在嘴里,还没嚼呢,听见她这话,余光扫向她,小姑娘穿着宽松的丝绸中衣,一张脸儿欺霜赛雪,小嘴儿却似那樱桃般红润晶莹……

    那小嘴儿,可不比杨梅好吃吗?

    他扣住小姑娘的后脑,低头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料到他会突然吻自己,刚刚在温泉池里已经吻得够久了,因此有些恼他,正要去推,谁知这人忽然咬破口中的杨梅,酸酸甜甜的杨梅汁子,顿时沁入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她瞪大眼睛,正对上那人含笑的眸子。

    他的薄唇贴着她的,声音极轻:“你的零嘴儿,本王可没贪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吐掉杨梅核儿,再度霸道地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(吮shun)吸着她嘴里的酸甜气息,心中喟叹,妙妙的味道,果然是比杨梅好。

    他无意中发现这等吃东西的妙法,暗道下次若要再吃什么水果,便也这般如法炮制好了。

    可惜这个时节,却是没有草莓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(日ri)一早,沈妙言正赖(床chuang)时,被拂衣推醒,说是宫里要来人了。

    她梳洗打扮好,来到前院,看见君天澜和顾明等人都在前厅。

    她随意用了几张葱花瘦(肉rou)丝烙饼,刚吃完,就听见宣旨的人到了。

    她跟着君天澜一同到庭院里跪接圣旨,前来宣旨的正是福公公,他眉眼含笑,声音端正高昂:

    “自古帝王继天立极,抚御还区,必建立元储,懋隆国本,以绵宗社无僵之休。嫡子天澜,(日ri)表英奇,天资粹美,兹于至德三年六月二十(日ri),授天澜以册宝,立为皇太子,即(日ri)起改寿王府为太子府,以重万年之统,以繁四海之心。钦此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