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87章 她不是妾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乾元宫。

    君烈盯着刘喜递进来的消息,眼里都是冷笑,毫不犹豫地将丞相薛慎与大理寺少卿薛远召到御书房,把那布帛扔给他们瞧:“这就是薛丞相挑的好女婿了!”

    父子俩连忙跪下,捧起那布帛阅览。

    君烈端坐在龙椅上,静静注视他们,这布帛上的事,往小了说是君天澜有宠妾灭妻之嫌,往大了说是太子沉迷女色不务正业,端看薛家如何理解。

    薛远盯着布帛上陈述的种种事迹,字里行间,都是君天澜如何宠(爱ai)那个花儿般(娇jiao)嫩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他眉宇间笼着的郁色更加深沉,始终想不明白君天澜到底有什么好的,他能这般宠(爱ai)她,难道他薛远就不能吗?

    薛慎放下布帛,拱手道:“许是太子糊涂,回头老夫同他好生说道说道。天地伦理,便是贵为太子,也没有在正妻进门前,如此偏宠小妾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君烈听着这话,狭长的丹凤眼危险地眯起。

    薛慎这话的意思,完全是将君天澜的作为往小处解释,这是不肯放弃君天澜这个女婿了……

    这些时(日ri)以来,那崽子在朝堂的动作,都被他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六部向那崽子归拢乃是足以威胁到舒儿的大事,再加上南方人心皆都偏向那崽子,若再与相府联姻……

    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威冷的视线扫过薛远的面容,他冷声道:“遥程,你如何看?”

    遥程是薛远的字。

    薛远听见君烈这般问,便知皇帝的意思是叫他们薛家把这件事闹开来。

    往大了闹,参奏君天澜沉湎女色,不配为储君。

    他想起府中的妹妹,正要开口说话,却听得君烈又补充道:“朕见过他府中那名宠妾,容貌虽则不错,却不该蛊惑一国太子不理政事。朕寻思着,在朝中选个立了功勋的适龄男子,把她作为美人赐给他……”

    薛远心头一震,抬起头,正对上君烈意味深长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连忙低下头,心思百转千回,一会儿是自己妹妹叮嘱他的模样,一会儿是沈妙言鬓角簪着牡丹花笑容(娇jiao)怯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那两张脸在脑海中重复交替,直到最后,他满脑子都是沈妙言的喜怒哀乐、一颦一笑。

    拢在朝服大袖中的双拳紧紧攥起,他俯(身shen)磕头:“太子荒-(淫yin)无道,实在非薛家女良配。微臣恳请皇上,收回赐婚圣旨。”

    薛慎跪在他旁边,眼皮子快速掀起朝他瞥了下,却并未拦他,而是跟着俯首。

    君烈唇角挂着的笑容这才多了几分真意,示意福公公亲自将这对父子扶起来,“薛(爱ai)卿此言甚是有理,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朕自当为薛家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安排两人坐了,又遣福公公去请君天澜进宫。

    东流院书房,君天澜正坐在沈妙言(身shen)后,陪她练字。

    沈妙言嫌他穿朝服太正经,然而不过一时半刻,福公公亲自过来传召,说是皇上请太子入宫觐见。

    她诧异地望向君天澜,原来这厮早就料到会被召见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漠然地站起(身shen),她跟着起来,替他理了理朝服,眼睛里是显而易见的担忧:“若有什么难处,四哥只管向府中传信,我总会想办法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她生得(娇jiao)小玲珑,这般懂事体贴的模样,像个小小的妻子,倒有点叫君天澜不忍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她的脑袋,道了声“放心”,便抬步同福公公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穿过花廊时,福公公见四周人少,状似不经意地道:“如外人所言,太子(殿dian)下当真宠(爱ai)那位小妾呢。”

    跟聪明人说话,说到这里就够了,端看太子能不能领会他的提醒。

    君天澜目视前方,声音平淡:“她不是妾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四个字,包含了无尽的意思。

    福公公脊背窜上一股凉意,太子这话,莫非是真打算绝了与薛家的婚事?

    薛家的联姻,那可不是想联就能联的!

    就为了那个宠妾?!太子这是疯了不成!

    素来四平八稳的********福公公也起了焦躁的心,他强按捺住那份躁意,轻声道:“太子可要想好……薛相爷门生遍布天下,这门婚事,那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唇角微微抿起,他自然知道与薛宝璋的联姻能为他带来多少好处,只是……

    薛宝璋还未进门,那小丫头就闹腾到要离家出走,若真娶了……

    她若不把天给他翻过来,她就不姓沈。

    福公公见他眉梢眼角都是无奈,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终归,他已经提醒过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,君天澜才从宫里回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端坐在窗前练她的簪花小楷,听见脚步声,急忙抬头:“四哥?”

    见男人面容冷峻淡漠,便是她也瞧不出什么端倪来,于是将毛笔搁到翠玉小山笔架上,起(身shen)迎上去:“宫里可是有什么要紧事?”

    君天澜踱步进了屏风后,答非所问:“过来更衣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跟过去,在屏风后认真帮他解开朝服腰带。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望着她白嫩嫩的小手灵巧地翻动着,很快就将那条巴掌宽纹蟠龙扣锁金腰带解开来。

    那么熟稔……

    他心念微动,伸手握住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茫然地抬头,他揉了揉她的小手,很快松开。

    “四哥越发会占人便宜了!”小姑娘说着,将金腰带收进屉子里,又踮起脚尖,为他将朝服的盘扣解开。

    以前在国师府时,她是他的侍女,理应服侍他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如今她是他的妻子,服侍夫君宽衣解带更成了本分。

    这些活儿她做了四年,却也不知将来是否还会一直做下去……

    男人展开双臂,她将那宽大威严的朝服脱下,挂到旁边的鸡翅木雕荷塘架子上,小心翼翼地理整齐,不让留下半点儿褶皱。

    正忙碌间,(身shen)着雪白内衬锦袍的男人,从背后将她抱住。

    略显((逼))仄的屏风后,因为男人灼(热re)的拥抱,便越发显得狭窄了。

    “我正忙着呢,你做什么呀!”小姑娘拿胳膊肘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男人俯(身shen)到她耳畔,声音清越:“乾元宫那位下了圣旨,取消我和薛家的婚事。妙妙可高兴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