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91章 他拿性命做赌注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他笑嘻嘻的,眼神紧紧盯着沈妙言那张白嫩小脸,毫不掩饰对她的垂涎。

    沈妙言厌恶他的目光,却不得不应付他,因此示意拂衣接过锦盒,淡淡道:“子孙这种事,大抵还是要看缘分。若能尽早诞下自然是好事,若不能,那也强求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说的是。”刘喜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嘴唇,又深深凝了她一眼,才不舍地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旁边添香不忿,冲着他远去的背影嚷道:“若不是顾忌他背后那位,就冲他刚刚看小姐的眼神,奴婢第一个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!”

    拂衣做事到底稳妥些,抱着锦盒,细声问道:“小姐,这礼物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沈妙言瞥向那尊观音像,但见玉质通透,瞧得出是前后两块上好的白玉雕琢拼接而成,算不得顶好的观音像。

    不过皇上向来不喜欢四哥,肯送这礼,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皇帝赏赐,她不便让人拿去丢了,只好道:“先摆在库房里吧,等四哥回来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然而直到夜半,君天澜也并未回府。

    小姑娘在(床chuang)上辗转难眠,四哥不是花天酒地的人,不可能在外面应酬到现在。

    他往(日ri)里最是正经不过,若有事耽搁了,也定会遣人回来报个信儿……

    除非,除非他被困住,根本派不出人手回来报信。

    普天下能困住他的,只有乾元宫那位。

    她又想起白(日ri)里刘喜过来送观音像的事儿,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,越发显得扑朔迷离。

    她的脊骨莫名窜起一股寒意,在黑暗中睁开眼,起(身shen)唤道:“拂衣!拂衣!”

    拂衣披着衣裳,擎了烛火匆匆进来:“小姐?”

    沈妙言扯过衣架上的外裳(套tao)了,声音急促:“去库房!”

    那白玉观音像,有问题!

    主仆二人尚还未踏出寝屋,嘈杂声从四面八方响起,黑暗中,无数(禁jin)卫军手持火把涌进来,直将整座太子府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沈妙言奔到东流院门前,只见萧城烨一张冷酷的脸在火光中若隐若现,声音洪亮:“你们,去搜那边!全都给本将军搜仔细了!”

    拂衣大惊:“他们是要搜府?!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萧城烨,高声道:“萧将军可知这是太子府?”

    萧城烨冷冷瞥了她一眼,毫不客气地将她推倒在地:“皇上口谕,搜太子府!”

    说罢,亲自带着几十个人闯进东流院。

    拂衣连忙扶起她,“小姐,可要命暗卫阻拦他们?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那些(禁jin)卫军的背影,咬了咬唇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若阻拦,便是抗旨不尊。

    更何况……

    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,不是他们能够阻拦得了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皇宫。

    乾元宫内点着成千上万根蜡烛,直将这里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重重帷幕之后的龙榻上,君烈面色惨白如纸,呼吸更是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以顾皇后为首的宫妃们守在外(殿dian),君天澜与其他几位皇子都陪在内(殿dian),四周站着众多太医与侍女、太监等人,长风掠过,(殿dian)中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君天澜转动着墨玉扳指,斜飞入鬓的凤眸(阴yin)沉可怖。

    今(日ri)下早朝后,君烈将他们几位皇子召到寝(殿dian)说有要事,并难得对他流露出一丝慈蔼,单独招他上前考问策论,谁知刚说上几句话,却突然喷血晕厥,至今未曾醒来。

    太医院的人诊不出个所以然,正逢萧战入宫觐见,怀疑他是中毒,于是将乾元宫里里外外都把守起来,在查明真相前不准任何人进出。

    几位皇子怀疑的目光不时朝君天澜(身shen)上扫去,毕竟,最后接触父皇的人,是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色越发冷峻,转动扳指的速度越来越快,有答案在心中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会是那样吗?

    他拿他自己的(性xing)命做赌注,就为了将他从太子之位上踩下去?

    君天澜闭上双眼,脑海中浮现出晌午时分,那人拉着他的手轻拍,言笑晏晏地夸他,回答得很好,将来若是继承大统,定是明君……

    当时,说不感动是假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,第一次得到父亲的夸赞。

    可是,这夸赞却淬了剧毒……

    他沉浸在负面的(情qing)绪里,却在此刻忘记了,他除了是他的儿子,更是这一国的太子,更是在场诸多人的眼中钉(肉rou)中刺。

    太子府。

    不过一时半刻,萧城烨就从库房中搜出了藏有毒药的送子观音佛像,以及龙袍、帝冕等物。

    他盯着那堆东西,冷笑了声:“真是胆大包天!”

    沈妙言拢在袖中的手紧了又紧,府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龙袍帝冕,不用想便知是这些人从外面带进来栽赃的。

    然而如今一面倒的局势,她自知就算是说破嘴皮子这些人也不会听,于是聪明地选择不多言,只吩咐府中人不准随意动手反抗,按照萧城烨的话做。

    萧城烨深深看了她一眼,冷冷道:“把太子府的所有人,押入天牢!”

    添香和一干人等都急了,眼巴巴地望向沈妙言,小姑娘垂眸抚了抚裙摆,抬步朝天牢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添香去拉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回首:“你想害死你家主子?!”

    添香满脸委屈,其他一些脾气火爆的幕僚更是跺脚大骂起来,一时间府中闹哄哄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整颗心都系在君天澜(身shen)上,压根儿无心解释,还是李斯年替她道:“如今只是搜出了些不干净的东西,并不能证明(殿dian)下有谋逆之心。若诸位奋起反抗,便真正坐实了(殿dian)下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吵吵嚷嚷的众人,立即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乾元宫,一名仙风道骨的男人被引着,匆匆进了寝(殿dian)。

    “冯太医,”君舒影起(身shen),“你总算来了!”

    那男人朝他恭敬地拱了拱手,随即快步走到龙榻前问脉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间过去,他蹙眉道:“皇上这是中了名为鬼冥之毒的毒药。这毒颇为霸道,沾上半点儿就会当场殒命。好在皇上早年时(身shen)中奇毒,那毒素在体内未曾清除,如今以毒攻毒,倒也不至于殒命。待微臣开几副药调和一下,想来很快就能醒来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余光扫过君天澜,但见他仍旧端坐在大椅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唇角噙起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兄弟相((逼)),父子倾轧……

    这一场无解的死局,君天澜会怎么破?

    他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啊,最近总写妙妙练字,被勾得手痒,买了曹全碑的字帖来临摹,好喜欢那种柔婉的隶书。

    希望大家都能写出一手好字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