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692章 小妙妙,你跟着他,苦的只会是你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直到黎明,君烈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冯太医亲自喂他喝了药,他缓了缓,抬起眼帘,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便是隔了重重帷幕,内(殿dian)的人也能察觉到那眼神难掩凌厉与憎恶。

    喝完药,他一把将冯太医手中的玉碗推落在地,清脆的玉碎声叫帐外诸位皇子纷纷垂首静立,不敢发出半点儿声响。

    他扯着嗓子,哑声道:“给朕查!朕如今还没死,就敢惦记皇位到这个地步!若朕当真死了,岂不是尸骨未寒,他就要迫不及待地穿上那(身shen)龙袍、戴上那顶帝冕?!”

    所有皇子都撩起袍摆跪下,拱手道:“父皇息怒!”

    君烈喘了喘,继而低低笑起来:“萧战!给朕搜!”

    萧战领着几名侍卫进来,领命后,立即请各位皇子到偏(殿dian),一一搜查,最后毫无意外的,从君天澜手背上搜到了鬼冥之毒的残留物。

    诸位皇子被带回寝(殿dian)后,君烈得知这一消息,直接端起(床chuang)头的黄金玉如意砸向君天澜:“逆子!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,那玉如意磕到他额头上,一道血流顺着眉骨、鼻翼、面颊,蜿蜒而下。

    君烈冷声:“你可还有何话要说?!”

    “臣,无话可说。”君天澜跪在众皇子之首,垂着眉眼,脊背笔直。

    那双凤眸深沉可怖,他清晰地记得,进宫之后,就没与任何人有过肢体接触。

    唯一的接触,是晌午时,君烈拍了拍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是那个时候被下手的吧?

    他始终防备着这座皇宫,始终防备着那些魑魅魍魉。

    却没有料到,下手之人,是他的爹爹。

    当时……

    他甚至存了一丝侥幸,觉得或许,他爹爹看开了,觉得他的确有才华驾驭这座王国,才开始待他以青眼。

    却怎知……

    毒杀天子是死罪,虽然如今证据证人等都不够健全,可仅凭手背上那点残留的鬼冥之毒,倒也足以将君天澜收监宗人府,待他(日ri)审讯。

    在君烈下令将君天澜收押宗人府时,诸位皇子皆都噤声,无一人敢求(情qing)。

    倒是君无极骇得不轻,连忙膝行上前,拱手道:“父皇,宗人府哪里是人呆的地方?!儿臣以为,四弟仁善纯孝,定是遭人陷害!求父皇开恩,暂时将四弟软(禁jin)在太子府吧,若在最后查出四弟是冤枉的,也不至于失了皇家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他还有脸要什么颜面?!正所谓天地君亲师,你问问他,他眼里可还有朕这个君,可还有朕这个亲?!”

    君烈望着君无极就来气,不知怎的又想起他往(日ri)里的斗鸡走狗,拿了白玉芯的软枕砸到君无极(身shen)上,冷声道:“若敢求(情qing),连你一块儿关进宗人府!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君无极抬高音量,向来玩世不恭的脸上,竟罕见的泪流满面,“咱们大周皇族在经历了五王之乱后早已人丁凋敝,若再相互倾轧……父皇,咱们该攘除的是魏楚赵,而非咱们的亲人啊!”

    一番话,字字泣血,端得是(情qing)真意切。

    可在场之人,早已堪破所谓皇族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在皇族里论亲(情qing),未免太过天真。

    君烈实在是厌烦他得紧,厉声道:“传旨,将太子收押宗人府,将端王软(禁jin)府中,没有朕的赦令,不得外出!”

    萧战面无表(情qing)地带着(禁jin)卫军,利索地办事去了。

    君无极被带走时,途径君舒影(身shen)边,深深凝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那眼神中饱含无奈与期望,可君舒影跪在那里,一个字都没说。

    一连两个皇子被关起来,莫说朝野中人心惶惶,便是镐京城里的百姓,也同样闹得风声鹤唳,往(日ri)里议政最为频繁的茶楼酒肆,如今谈论的也多为风雅之事,再难听得一两句有关朝堂政事的议论。

    天牢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太子府众人被关押在牢房中,正抱膝闭目间,狱卒走动声传来,拿钥匙开了锁,嚷嚷道:“哪个是沈妙言?有贵人找你!”

    沈妙言睁开眼,添香怕她吃亏,连忙与拂衣和素问护住她,代她问道:“贵人?哪位贵人?”

    “与你何干?”那狱卒不屑地白了眼添香,继而转向沈妙言,催促道,“快点儿,莫让贵人等急了!”

    添香还要说话,被沈妙言制住。

    她站起(身shen),面容淡漠地走到牢房门口:“烦请小哥带路。”

    狱卒带着她七拐八绕,竟出了天牢大门,恭恭敬敬地朝一处低调的淡紫色绣青莲马车弯腰行礼:“(殿dian)下,人带到了!”

    “赏。”

    马车中传出的声音宛如碎玉敲冰。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马车帘子很快被打开,那人朝她伸出一只白玉般修长的手:“还不上来?”

    她望着那只手,蹙眉,继而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君舒影不悦地盯着她:“我求了父皇好久,他才同意将你****,你便是这般报答我的?”

    小姑娘穿着囚服,发髻松散,看起来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他心疼,然而话中却不曾饶过她:“那人已经倒台了,小妙妙,你跟着他,最后苦的只会是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抿干裂的唇瓣,她一宿未眠,容色却不曾因此减去分毫,反而更似那风雨中的青莲,一(身shen)傲骨,眼中是旁人没有的倔强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(身shen)宽大的囚服,她站在风中,小小的花骨朵般,越发衬得(娇jiao)小玲珑、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她屏息凝神,朝这人认真屈膝行了一礼:“妙言多谢宣王(殿dian)下相救,只是妙言还有要事在(身shen),就不叨扰(殿dian)下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驾车的小厮为自家主子不平:“沈姑娘这是什么态度啊,镐京城里多少贵女求着爷怜惜一二,爷连看都不看一眼,她倒好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凝望沈妙言的背影,薄唇轻抿:“若她真跟本王走了,她就不是沈妙言了。”

    那小厮摸不清他的意思,只得轻声道:“爷,那咱们还回府吗?”

    君舒影放下轿帘。

    马车徐徐朝宣王府而去,君舒影慵懒地靠在车壁上,绝艳的面庞笼着淡淡的寂寞,像是黎明时天阶的重重青云,天光水色,(欲yu)落未落。

    沈妙言来到太子府前,但见府门紧闭,两道黄色封纸贴在其上,甚至还有(禁jin)卫军把守在大门前。

    她的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,琥珀色瞳眸中都是讽刺。

    真像啊,真像啊……

    那年沈国公府被封,也是如此(情qing)景。
小说推荐